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499章 吞天蛤蟆

夏明远这一来,差点把这件事儿给忘了。

亓俊接过来一看,当时就是一个激灵,差点没把这个盒子给掉地上,一边不动声色的王风卿看见了,瞬间也坐直了。

亓俊手忙脚乱给收好了:“卖给不才吧!多少钱你说。”

程星河一听,立马凑过来:“这小盒……”

但是下一秒,程星河就皱起了眉头,甚至不由自主的揉了揉眼睛,仿佛盒子上的东西连他的眼睛都给刺了:“好凶!这东西上面,附着的残魂,比演唱会上的小姑娘还多,而且……”

而且,都不是好死。

苏寻瞬间也被吸引过来了。

“这可是珍珠胭脂盒,”亓俊立刻说道:“七珍盒之一,世上没有第二个!”

苏寻一听这个名字,浑身一颤,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我冲他笑。

说好了替你换碧水砗磲盒,说到就做到。

苏寻没有道谢——我们之间,道谢生分。

程星河转脸看着我,也是难以置信:“不是,你说弄就弄到了,你这运气跟心电图一样,真够忽上忽下的。”

人生可不就跟心电图一样有起有伏吗?一条直线,除非死了。

老亓知道了这东西的用途,十分失望:“一个,换另一个,作孽啊……”

对他来说,这七珍盒有一个就不想撒手,凑不成套都委屈,更别说还得送出去一个。

“关于邸老爷子找这个东西,”我问亓俊:“你知道原因吗?”

亓俊点了点头:“你问别人问不出来,问不才和风卿小姐,就算是问着了——这是个背人的事儿。”

原来,这一阵子,忽然就有人开始四处寻找珍珠胭脂盒,琉璃桥和崇庆堂都接待过这种客人,但是那些人鬼鬼祟祟,都是掮客,不肯透露真实身份。亓俊和王风卿都觉得可疑,一查,才查到,是邸老爷子托的,但是跟他们说好了,绝对不能说出是邸老爷子要。

但最后还是打听出来,是邸老爷子要送人。

“送人?”我跟程星河对看了一眼——能让邸老爷子送礼的,得是什么人?

不管怎么着,邸老爷子急着要,我们就想法子送过去,把碧水砗磲换回来,皆大欢喜。

亓俊自从抱上了这个盒子就不肯松手,跟撸猫似得一个劲儿撸:“这东西,跟红颜祸水一样——当初景朝国君为了搜集这个,送给水神,人力物力,数不胜数,也有人说,这些盒子真是佛家的宝贝,一碰就得入个轮回。”

自然,搜集起来,少不得巧取豪夺和鲜血。

景朝国君,到底还干了多少荒唐事儿?

我要拿回来,亓俊抱的死死的:“多让不才抱一会儿,不才给你个新消息。”

我来了兴趣:“什么?”

“你去换盒子,知不知道邸老爷子的下落?”

“你知道?”

亓俊有些得意:“在云梦河附近呢!”

云梦河?

那可太好了!

“谢了!”

“谢不才,就让不才多抱一会儿……哎,风卿小姐,你也抱抱。”

我有点高兴。

把苏老爷子想要的盒子给找来,那就没什么遗憾了。

我就对苏寻笑了笑。

可苏寻表情绷着,一副很紧张的样子。

“怎么了?”

“我终于知道,家里为什么要苏家效忠你了。”苏寻喉结一滚:“果然,不会后悔。”

“还是那句话,不叫效忠,”我答道:“是友情。”

友情就是,你为我做什么,我也为你做什么。

好不容易等亓俊爱抚完了那个盒子,拿过来都热乎了。

亓俊恋恋不舍的看着我,发现我还背着那个大袋子,顿时一愣:“你还挂着这玩意儿,不嫌沉啊?”

这不想沉也没办法——豢龙匣越来越重,内里还有赤水青天镜,琉璃桥拍卖来的怪罐子,哪一样都不能离身。

“不才送你个好东西,”亓俊一回头,拍了拍手,嘴里发出了个口哨声。

一个东西飞快的冲着我们跑了过来。

很像是个蛤蟆。

那东西顺着亓俊胳膊就上了肩膀,张开嘴:“呱。”

还真是个蛤蟆,灰绿色,嘴特别大。

哑巴兰一愣:“老亓,你弄这个干什么,炸蛤蟆腿啊?”

“没文化真可怕,还武先生呢!”亓俊把那个东西调转过来:“你看。”

那个蛤蟆屁股后面,有个圆圆的圈子,跟画出来的一样。

哑巴兰眼睛一直:“吞天蟆?”

我也愣了。

厌胜册上说过这个东西,据说,远古时代,创世神有一个乾坤袋,能装世间万物,但是后来乾坤袋通灵,不甘心当个袋子,强行下界,被当值神官截获,可直接被它吞了,后来风神赶来,大风一起,无穷无尽,这东西才被装满,被神官从中一刀劈破,其中一块布头,就落在了吞天蟆身上。

自此以后,吞天蟆一张嘴,多重的东西都能装进去,而吞天蟆还是轻盈依旧,堪称活物版本乾坤袋。

“识货!”亓俊洋洋得意:“世上没有几个了,这是不才上次去南井山买东西遇上的,就觉得早晚用的上,斥巨资买来的。”

程星河也知道吞天蟆的大名:“巨资是多少?”

“……麻辣香锅店买的,八块五。”

这是他们这一行最开心的事儿——捡漏!

说着,他就教给我:“一句话,包罗天地,养育众生。”

果然,话音刚落,吞天蟆立刻张大了嘴,亓俊把珍珠胭脂盒往它大嘴里一放,就跟进了宇宙黑洞一样,瞬间消失。

但是他再一伸手,那盒子又完完整整的出来了。

程星河吸了口气:“光靠着这个玩意儿,咱不吃阴阳饭了,也能上天桥上卖艺!”

你能有点出息吗?跟猪八戒分行礼似得,天天都在想后路。

照着亓俊教给的,我把自己中指的血点在了吞天蟆后背那个圆圈上,这东西就正式认我做主了,我给起了个名儿,叫小绿。

以后那些沉重的东西,它都给我保管,可它落在肩膀上,还是轻飘飘的。

程星河白了我一眼:“小白,小黑,小灰,现在有个小绿,你这是搞艺术呢?”

一提起了寄身符,我还想起来了——除了灰百仓和潇湘还在身边,小黑和安宁都不见了。早晚也得把他们给找回来。

还有——那个屠神使者开的出条件。

亓俊说得对,重要的决定,总得好好想想。

跟亓俊告辞回家,等着启程找邸老爷子换盒子,那些灵物也呼啦啦出来送我,其中一个灵物太激动,差点没坐在地上,另一个灵物就骂它,一天到晚急急慌慌,上不得台盘。

那个摔跤的灵物很委屈:“不能怨我,我昨天碰上煞虎了。”

“煞虎?”我第一次听到这个东西:“这是什么?”

那个摔跤的灵物立马说道:“恩公还不知道?这是最近出现在这附近的一种东西,凶的很!而且,来历有点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