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1501章 水中借道

画面一闪而过,速度很快,古玩店老板歪头看着我们:“那是什么?野猫,野狗?”

自然不是。

程星河跟我一对眼,我们刚才都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在我门口放东西的影子,冲着门板拱了拱手。

作揖。

那就只有一个理由了。

这些东西,把那些尸骸送过来,是想跟我求助。

非亲非故,为什么会求助到了我门下来?

这些东西离开监控画面的一瞬间,像是被那些黑乎乎的煞虎给扑倒了。

我看出位置是在左边巷子的转角,跟过去,就在一堆杂物里,发现了一汪快干涸的血迹,还有几片碎鳞。

放东西的“罪魁祸首”,被那几个煞虎给杀掉了。

求助的送了命,其余的线索一概没有,要找它们,都不知道去哪儿找。

何况,还跟煞虎有关。

不过,得赶紧去换盒子,换完了查探查探这件事儿。

顺带,想看看,江家请了邸老爷子来补局,到底有什么大动作。

我们准备了一下,就奔着云梦河去了,金毛如愿以偿跟上,高兴的摇头晃脑。

云梦河离得并不远,要是能找到了邸老爷子,当天就回来了。

云梦河的位置,其实是比较特殊的。

这地方在帝都附近,承接天地之灵气,出过龙脉,据说,历史上的一个乱世,有个大家族,就经过高人指点,葬在了云梦河附近。

当时找到地,坐北朝南,依山傍水,左右两个卧岭呈现龙形,恰似一对扶手,喝形金交椅,顾名思义,谁的交椅能用金子打造?

龙椅。

后来,那位王朝创始人果然白手起家,从零做起成了帝王,但是好景不长,有人窥探出了这个秘密,炸断“金交椅”两边,只留下了两道凹坑,呈现出了一个“八”字,那人做皇帝,也只做了八十天就被推翻了。

这江家不能是去找了金交椅地了吧?

要是邸老爷子肯把金交椅地给修复了,那真是能耐通神。

云梦河附近全是各种主流之流,还有水库什么的,说起来,离着九曲大坝是不远的。

不过这云梦河不小,我们也没有邸老爷子的定位,只能靠着肉眼找,我到了山上比较高的地方——云梦河附近是大苍山,山顶有个测量点,我就上去细看看。

不长时间,我就发现了——有个位置隐隐约约是有点功德光,应该就在那附近。

刚要下山,金毛像是有点躁动,程星河顺着金毛的视线一看,拉了我一把:“七星,你看。”

我顺着他指点的方向看了过去,水底下,好像有什么东西,顺着水面,飞快的往前赶。

隐隐约约,看见水面上一个小红灯笼。

这就是所谓的“借道”,有灵物有急事儿,就会举那么个红灯,请周遭的灵物让行,平民版的“肃静回避”。

但那些东西,也是一闪而逝,很快就消失了。

“这些东西急急慌慌的,干什么去?”

谁知道呢?

下了山,找到了邸老爷子所在的位置,可一到了附近,我就皱起了眉头。

这是个山谷,也就是所谓的“瓶子口”山。

宛如横着的酒瓶子,你要进去,就只有“瓶子口”那一条小道。

是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关隘。

而且,不止一夫,这里江家人实在是太多了,我倒是不怕他们,不过,他们现在跟我算是深仇大恨,一看见了我,肯定要给我添乱,把邸老爷子藏起来什么的,反正不会让我称心如意。

现如今他们见了我,估计都得有应激反应。

白藿香不用我吩咐,又要给我做个脸。

可白藿香一伸手,程星河就拉下去了:“人家预防措施做的挺严格,未必能过得去。”

顺着他的手往前一看,好么,这地方摆着不少的龙虱子。

就怕我再去添乱。

而且,后面的一个亭子里,江年正坐在里面,好整以暇的守着必经之地,像是做好了充分准备了。

我心里嘀咕了起来,他们怎么会知道我又要来?

算了,都是吃阴阳饭的,解梦姑姑能让我顺着买雄黄的人找好东西,也能帮他们窥伺天机,倒不奇怪。

毕竟解梦姑姑是他们家的人。

不过我还是不太明白,解梦姑姑之前,又到底为什么帮我?

哑巴兰瞅着我:“哥,那怎么办?”

苏寻却看向了白藿香:“帮我做个脸。”

他不怕龙虱子,打算进去探探情况。

接着他回过头来:“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做。”

哑巴兰一听,也精神了起来:“那我也去!”

也对,他们江家人跟我是有仇,可跟哑巴兰和苏寻没什么深仇大恨。

再说只是去换个盒子,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我也就点了点头。

他们的本事,我放心的下。

正这个时候,远处来了几个人——应该是本地人,开着几个电动三轮,电动三轮上还有美食的标志,这附近没有人烟,应该是来给江家送饭的。

好机会,苏寻和哑巴兰经过蜇皮子改头换面,苏寻把珍珠胭脂盒带上,灵敏的跟在了电动三轮后面,到了山谷路口,没费什么功夫,还真混进去了。

程星河摇着头:“吾家有儿初长成,真是出息了。”

好事儿。

但愿别出什么事儿。

这地方景色很不错,太阳把石壁照的暖融融的,山风吹过,把石壁上的花吹的摇摇晃晃,简直太舒服了。

金毛靠在了我怀里,皮毛又软又暖,我很少能有这么享受的时候。

反正也是等,我靠着石壁,就打了个盹。

结果还没睡着,就听见头顶“啪嚓”一声。

声音不对。

观云听雷法立马感觉了出来,上头有东西。

我身体比脑子反应快,奔着一边的白藿香和程星河就扑过去了,与此同时,一大块石头轰然而落,直接坠到了我头上。

“啪”的一下,贴着身体落下,龙鳞应声滋生,我们三个都没事儿。

程星河半个辣条还叼在了嘴里,挣扎起来:“卧槽,哪个刁民要害老子?”

白藿香也惊魂未定:“也许,是山上自然落石?”

山顶坠石头,并不奇怪,可这地方我一早就看了,有葫芦松,铁爪兰,不是能落石滑坡的地质。

那块石头,是有谁故意推下来的。

妈的,难道江家发现我们了?

可江家人不至于这么傻——一块石头,不至于能砸死了我。

果然,一转脸,江年他们听见了这里的动静,也不由自主的看了过来。

江年甚至跟一个小辈点了点头,示意上这里来看看。

而这一瞬,我听到了一个细微的声音:“你看见龙鳞了吗?”

“看见了,金色的。”

“是他不是?”

“就是他。”

有谁找我?

而这一瞬,金毛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呼的一下,奔着我身后就扑过去了。

卧槽?

江家人也快过来了,我们暴露倒是没什么,可哑巴兰和苏寻还在里面呢,不能让他们遇上危险,于是我对着金毛就追过去了:“咱们先躲一躲。”

跟着金毛一跑,它在山里腾挪闪跃,块头挺大,倒是十分轻盈,转眼之间,已经扑到了一个山洞里面。

“金毛!回来!”

可金毛第一次这么不听话,一头继续往里撞,我听到了淙淙的水声,这山洞里,有个暗河。

这地方黑,因为潮湿,又很滑,好不容易跌跌撞撞赶上了金毛,感觉出来,水声越来越大——到了暗河边缘了,铺面就是凉飕飕的水气。

金毛终于停下,扫兴的叫唤了一声,看意思追不上那几个东西,十分失望。

可下一秒,几道子声音从四面八方同时响了起来:“恭迎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