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1503章 须弥之川

我也觉出来了。

好冷。

进来的,好像是一股子刺骨的寒风。

但是,哪怕三九寒冬,也不是这种冷法。

这种冷,刺的人骨头疼,像是从阴间吹过来的。

不是地上的东西。

不光我们,那些水族,似乎也觉察出来了。

“来了……”

煞虎?

那些东西,像是灰暗的棉花,把这个地方,全给堵死了。

下一秒,那些东西,四面八方,全冲着这里过来了。

“程狗,打光!”

“唰”的一声,凤凰毛上的光芒转圈炸起,整个洞穴,全被那华贵耀目的光芒填满了,适应了光线,果然,满坑满谷,都是那些黑色的,乌云一样的东西。

程星河扫视了一圈,喃喃说道:“跟煤气泄漏一样。”

没错,让人窒息。

没有形状,可给人的感觉,就是虎视眈眈。

而那些“乌云”,被凤凰毛震慑了一瞬间之后,重新对着我们和那些水族就扑过来了。

像是一柄柄贴着皮肤刮过的快刀。

煞神身上吸来的煞气,在七星龙泉上一炸,反手对着那些东西就削了过去。

破空声划过,大团煞气被直接劈开,身后轰然就是一阵叫好的声音。

“不愧是神君!”

“跟当年一样!”

“有神君在,咱们一定能回家!”

穿过了煞虎迷雾一样的影子,我看到了后面影影绰绰的身影。

没法看分明,但是能感觉出来,很像是朱雀局里的壁画。

男女老幼俱全,像人,又不像人,偎依在一起,仓皇无助。

但是这一下下去,更多迷雾一样的煞虎围了上来,那些水族的身影一开始还像是隔着毛玻璃,但接下来,就更不清楚了。

金毛转头扑了过来,对着那些煞虎撕咬了过去——跟天狗吃月亮一样,那些煞虎被撕咬的残损,可很快,重新恢复了原状。

程星河也觉出来了:“七星,这些东西……打不死!”

是啊,这些“煞虎”,跟以前遇上的东西,都不大一样。

它们只能服从上头的命令,带来灾厄,可本身,是没有实体,没有灵魂的。

没有灵魂,也就没有是非之分,不会欢喜,不会恐惧——也不会退缩。

不光如此,离着我们越近,那种窒息一样的感觉,就就越浓烈。

我回头看向了白藿香。

凤凰毛的光芒下,她的面色已经开始发青,可她接触到了我的目光,梗着脖子就说道:“我好的很!不用分心!”

说着,撒手一把粉末,那粉末见火,跟白磷一样的燃烧了起来,熏的附近一些煞虎残损了一大片。

她从来不给我们拖后腿。

这些东西不生不死,没法消灭,哪怕力量再强,跟一拳打在了雾气上一样,怎么弄?

可下一瞬间,我听到了身后“轰”的一声。

青气大盛。

数不清的水族扑了过来:“神君,从后面走!”

我顿时一怔。

水声淋漓,是那些水族。

它们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那些煞虎。

眼看着,那些血肉之躯,被浓雾一样的煞虎吞没,就再也不见了。

我心里猛然一震。

程星河也愣了一下:“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奔着我们来的!”那些水族的声音杂乱,却都表达着同样一个意思:“我们死了不要紧,可神君不能死。”

“求神君,把我们的残躯烧成灰,撒回东海!”

“我们就想着——叶落归根。”

话音未落,一股子很大的力量,把我们从煞虎之中推了出去——那感觉,像是纪录片里看到的,壮美的鱼群。

这一瞬间,天旋地转,那股子力量从浓雾之中冲了出去,浑身就是一凉,耳边才响起了“咣”的一声。

我们几个,都落入到了那条地下河里。

但是落下地下河的一瞬间,我看到,那一大片浓雾似得煞虎后面,有两个隐隐约约的人影。

好像——就是他们,在驱赶引导这些煞虎。

一高一矮,一胖一瘦。

上次,江辰身后那两个人!

他们又来了!

我挣扎着就想从煞虎之中冲过去,可一瞬间,遇到巨浪升腾而起,把我们和煞虎隔开,水流极快,直接把我们从地下河里冲了过去。

我把避水珠吞进去,窸窸窣窣的水声之中,就听见了那两个耳熟的声音。

“你说,前几次都错过了机会,这一次行不行?”

“想必能行,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跟以前一样——他吃亏,也就吃亏在这个仁义上面。”

仁义……

下一秒,身体全部入水,水流湍急,程星河和白藿香一把抓住了我。

这感觉跟坐云霄飞车一样。

再次见光,已经到了一个山谷里面,这种地势叫“一线峡”。

头顶能漏下天光,但只有一线,逼仄的像是随时能合拢起来。

那些煞虎没追上。

但是想也知道,水族们折损了不少。

上了岸,程星河大声咳嗽了起来,白藿香脸色虽然难看,但还是抬手给了他几针。

程星河吐出了不少水——水里还有几个泥螺,他一看,吐的更厉害了。

那些煞虎,确实很难对付。

要怎么把水族给送回去?

这道河从一线峡里流淌了过去,水面上是深深浅浅的青气。

水族就在这里。

我听到了一阵呜咽声。

“你们怎么样了?”

“蒙神君垂询,您面前这些倒是还活着。”

一本正经,可却是说不出的悲怆。

“比咱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少了一半啦!”

这其中,一个清丽的声音哭了起来,声音很哀婉。

“哎,她下个月,要成亲了。”

“可是刚才……”

刚才为了抵挡煞虎,那个新郎官永远留在了刚才那个洞穴里面。

“我哥呢……”有一个稚嫩的声音焦灼的响了起来:“我哥呢!”

没人能回答他了。

“我要我哥……哇……”

那个哭声,谁听了,心里都发酸。

程星河吐的差不多了,叹了口气:“你刚才也看见煞虎了——那玩意儿打不死,怎么送?”

“那也得想法子啊!”

不想法子,这些水族就死光了。

他们跟我虽然素昧平生,可他们之所以颠沛流离,为的是潇湘。

既然是潇湘的人,我就不能不管。

“其实,送我们回家,还有一个法子!”一个苍老声音说道:“那就是,找到水神信物!”

我心里猛然一动:“水神信物?”

“没错,只要有了水神信物,全部河川,都能给我们开道,到时候,煞虎根本追不上我们的踪迹!”

只要有了水神信物,潇湘就能回来了!

但是——潇湘一早就跟我说,千万不要去找水神信物。

危险。

“你们知道,水神信物在什么地方?”

这一下,所有的水族都不吭声了。

半晌,那个苍老的声音才说道:“我知道——只是,那个地方有东西守着,进不去。”

“什么东西?”

当初,就是因为失去了水神信物,潇湘才失去了力量,被封在了青龙局里。

我现在,是不是能帮她找回那个信物了?

“在须弥川。”那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老朽愿意领着你们去!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