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0章 水下墓穴 飞一下皇冠打赏加更两更合并

接着,一个英俊的头从水上浮出来,一甩头上的水珠,看着我,两眼放光:“姑娘,你真漂亮。”

我心里一阵兴奋,这货还真是个不知死的鬼,又出来了!

而这货的声音竟然是意外的好听,难怪母鲛人能用歌声把人引过去吃肉呢。

而那东西一边深情凝望着我,又很恋慕的摸着我的脚:“连脚也与众不同——一般女人没这么大的脚。”

也不算太大,42号。

上次哑巴兰就被这货给拽下去了,我出于谨慎,决定把他搞岸上来——鲛人跟水猴子其实差不多,在水里称王称霸,在岸边就怂了。

于是我就装出含羞带怯的样子,要把脚给收回来——顺带把他拉上来。

那东西倒是一愣,望着我的眼神更感兴趣了:“有意思——这么长时间还没对我动心的,你是第一个。”

我还闻出来了,这东西身上带着一种很怪的味道,我闻着倒是没什么感觉,甚至还有点想吐,但有可能,就是这种味道,带着催晴效果,会把女人给迷昏头。

果然,那东西对我越来越感兴趣了,一手撑在了岸边,就要把我扑岸上,我心里暗喜,上来吧,上来特么把你做成贴饽饽熬鱼。

可谁知道,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他忽然身子一缩,就回到了水里,死死的盯着我:“原来是你……”

卧槽,还真是小看这个惊虫上脑的玩意儿了,竟然认出我来了?

他一只爪子曲起来,脸色也狰狞了起来,像是准备潜下去,我眼珠子一转,立刻装出了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把嗓子也压细:“你是不是见过我哥哥?”

那东西一听,立马把手缩回去了,恍然大悟:“难怪这么相似,原来那是你哥哥。”

我来了个破桌子先伸腿,反倒是露出比他还急的表情:“我哥哥白天上这里来,一直没回去,他在哪儿?”

那东西彻底放心,就又要往我身上爬,用很勾人的语气说道:“你这么漂亮,你哥哥却凶的很……”

凶你大爷。

我眼角余光见这个东西三分之二已经从水里钻出来了,但一个又黑又长的东西还连在了水里,像是个腰带。

于是我就往外面滚了滚,一手抓在了他肩膀上,想彻底把它给带出来,谁知他身上像是有一层透明的薄膜,意外的坚硬光滑,我手瞬间就滑下来了,根本无法着力。

我说怎么连哑巴兰都没法把它怎么着了,还以为它比哑巴兰力气还大,原来这东西根本吃不上劲儿。

而且,这个薄膜坚硬无比,连七星龙泉都劈不开,这难道就是传说之中的鲛绡?

这在古代可是王公大臣都弄不到的宝贝,程星河要是知道,八成又得剥下来弄鬼市里卖去。

刚想到了这,这货反手就抓住了我的手,声音低沉下来带着晴玉,笑骂道:“小美人,原来你这么着急。”

接着,死死就抱住了我,同时,腮一下打开了。

妈的,终于等到这一刻了,我翻身把他压住,低声说道:“你闭上眼睛,给你个惊喜。”

那玩意儿别提多高兴了,真的把眼睛闭上了:“那我就让你好好享受享……”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把就将两个鱼钩精准的扎进了他的左右两腮上。

只听一声惨叫,那个东西瞬间睁开了眼睛,暴怒的盯着我:“你……”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与此同时,兰建国和程星河同时冲了出来,那东西吃痛,目露凶光本来想报仇,但一看我们人多,翻身就下了水。

我拽住了连接鱼钩的鱼线,也跟了下去。

早先我就觉得,这东西刀枪不入的,要抓也只能从软肋上抓,可那鲛绡包裹全身,软肋找都找不到,不过,我留心这玩意儿用腮呼吸,就打了这个主意。

果然,那东西下了水,见我跟过来,本想把鱼钩拔掉,把我甩开,无奈何那鱼钩越拽越紧,我把水下手电照过去,看见他两腮扩散出了两团子绿色——血。

我小时候老跟老头儿去福寿河钓鱼,偶尔会去钓具店逛(大部分买不起),对鱼钩也略知一二,那种鱼钩叫管付千又,钩子弯成圆形,有倒刺,钩尖向内弯,鱼吞钩后,会被死死卡住。

渔线经过钩柄圈系住钩,拴线牢固,专门是用来海钓凶猛大鱼的,鱼吃钩后别想逃脱。

白天也看出来了,这玩意儿在水下有老巢,受到惊吓肯定要回去,跟他下去,就能救出哑巴兰和兰红梅了。

之前程星河有点担心,还问我要不要带个氧气罩。

保险是保险,可这个玩意儿,能看上个戴着氧气罩的“女人”吗?

再说了,既然哑巴兰他们被拖下水底那么久还活着,我觉得,这水下八成有能通气的地方。

这下比白天下来轻松很多,完全就跟遛狗一样。

那玩意儿也感觉出来了,在水里对我又是张嘴又是瞪眼,估计没说什么好话,我就笑眯眯看着他,摇着头露出个“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表情。

这把那玩意儿给气的,忽然对着我回冲过来,像是要跟我拼命。

可同时,身边“通”的一声下来个人,回身一个旋风腿,利落的就把那个玩意儿踢了一个筋斗。

绿色的血猛地在水里扩散,那东西抬起头,死死的瞪着我们,我一瞅他那个样子,好险没把一口气笑出来——挨了那一脚,这玩意儿一口雪白的牙齿被踢掉了好几个,跟没牙老太太似得,颜值暴跌。

回头一看,兰建国阴沉着脸盯着那个鲛人,手上微微有一团子紫黑气。

我顿时就被愣住了——这是煞的气!

凶鬼分五色,有鬼影和鬼声的,是黑厉鬼,五色之中最弱,就像是汪晴晴,能吓唬人,吃阳气,黄阶三品以上就能管。

更高一层的,是怨气大到能生出实体的红煞鬼,能跟我们玄阶势均力敌。

排名第三的,是之前兰建国用的阴青鬼,这种比红煞鬼更厉害,不仅有实体,还能害人,玄阶高阶和地阶才能管。

排名第二的是蓝厉鬼,我们还没见过,这是生前杀人,死后蒙冤的厉鬼,地阶高阶可以管。

而排名第一的,就是煞了——要成为煞,生前需要沾染无数鲜血,古代杀人无数的将领才有这种资格,就像是城北王,天阶才能制服,而我们遇上,只能自求多福。

之前在太极堂,哑巴兰就招了一个煞上身。

不过哑巴兰没法完全控制住煞,意识反倒是被煞控制,跟中邪差不多,但是兰建国不一样,她神志明明还是清醒的,能轻轻松松的把煞的力量收为己用。

兰建国把这么高端的东西招到了身上来,显然是对鲛人起了杀心了。

鲛人也不傻,感觉到了兰建国扎手,脸上露出了几分恐惧,回身就往下潜了下去。

这时我看见他身下那个腰带似得东西在水里飘扬,还看出来了,那个东西上有一圈奇怪的花纹。

鲛人也流行纹身?可看着不像,倒像是陈年的伤痕。

什么东西会留下那种伤痕?

就在这个时候,那东西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很深的洞穴。

用水下手电一照那个洞穴,我更是吃了一惊——那洞穴两侧,有两个石头雕塑。

那个两个雕塑愣一看跟大门口石狮子一样,是个蹲坐的形态,却长着一个狰狞人脸,而人脸额头,又有两个十分尖锐的角。

兰建国发觉了我的表情,用眼神问我怎么了?

我对她做出了个口型:“墓。”

那两个雕塑我认识,这叫方相。

这东西还有个名字叫土伯,宋玉在《招魂》中,这样说:魂兮归来,君下无幽都些,土伯九约,其角觺觺。

这句话的意思是,土伯其身九曲,头上的角非常尖锐,有它在,地下的妖魔鬼怪都不敢来惊扰墓主,也就是一般人所说的镇墓兽。

而方相这种神兽,就跟龙椅上的龙一样,在古代可不是谁都有资格用的,马王堆汉墓的轪侯利苍墓门口,倒是有这么一对。

水底,怎么还有墓地?

而且,还是个有身份的贵人墓。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觉得身子瞬间失去了平衡,反应过来,是手里死死拽着的钓线给断了。

那东西还真比我想的鸡贼,到了老巢,可能是找到某种工具了。

沉到了洞穴门口,只见那是个石头门,严丝合缝的,也不知道那个鲛人是怎么进去的,兰建国推了推,根本推不开。

我则把怀里的小黑纽扣给取出来了。

“小黑。”

一串气泡在我嘴边浮出来,也不知道小黑能不能听见。

只见一个黑东西倏然出现在了墓室门口。

这东西又细又长,跟平常的獾可大不相同,两只爪子是正常的,后脚却长得跟人差不多。

跟上次看见的一样,一只脚有指甲,另一只脚没有,正是小黑的原形。

小黑水性也不错,一出来,一点没犹豫,对着那墓室门就钻进去了——就跟没骨头一样。

兰建国见我竟然有这么个“祥瑞灵兽”,看着我的眼神更感兴趣了。

小黑就是小黑,不长时间,我就看见石头门一动,开了!

而且,里面冒出了很多的气泡。

我和兰建国现在气也不怎么够了,立马钻了进去,这一下就好像浴缸放水一样,我们直接被卷了进去,身体顿时失去平衡,眼前也花了,只看见数不清的气泡。

“姥爷,姥爷……”回过神来,我听见有人在叫,还有一只手在啪嗒啪嗒拍我的脑袋。

谁找姥爷呢?睁开眼,我就看见小黑趴在我脑袋旁边,正在拍我。

我这才意识到,这里真的有空气。

我连忙爬了起来,脑袋因为缺氧有点疼,缓过劲儿来失笑,小黑叫的是“老爷”。

抬头一看,就看见这时一个十分宽阔的墓室,兰建国站在了墓室中间,正在观察一个巨大的棺椁。

那个棺椁已经被打开了,倒是没有葬气味儿,反而有一种馥郁的药香。

我心说难道这就是三舅姥爷说的镇魂香?

所谓的镇魂香,是古代用来保存尸体的香料,据说能让尸体万年不腐,比木乃伊还霸道。

不过据说镇魂香需要的材料十分珍贵,除了帝王陵谁也没法子凑,时间一长就失传了。

卧槽,难不成这地方,是个帝王陵?

别说,仔细一看,这个棺椁周围,还真有一些龙纹!

不过这毕竟是在水下,很多纹路都因为潮气变了色,看不清楚。

看形制,里面躺着一具尸体,我也算见过点世面了,可一瞅这个尸体,顿时也是浑身发毛。

那尸体本来应该保存的还算不错,但是现如今,脸被整个划烂,手脚也都有被啃咬过的痕迹,像是被谁疯狂报复过。

多大仇多大恨这是。

兰建国碰了碰我,就往前面指。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一看,顿时一愣。

刚才没觉出来,这里竟然摆着数不清的灯,灿若星斗。

这个墓室也不可能是最近有人来过,闲情逸致点了灯,只能说明——下葬的时候,这些灯就是亮着的。

世上只有一种真正的长明灯——用鲛人的油做出了的鲛人灯!

抬头一看,上面竟然还悬浮着很多星斗,古代人还有这么先进的3d技术?

但是再仔细一看,才看出来那是垂着很多美轮美奂的帘幕,上面的星斗是金丝银线绣出来的,因为帘幕是透明的,愣一看跟悬浮的一样。

那些帘幕的质地跟玻璃纸一样,我顿时明白了——那都是鲛绡。

这么说,这个死鬼王侯,还是个鲛制品爱好者?

这么多的灯和鲛绡——我头皮一炸,那得杀多少鲛人?

而这个时候,小黑对着棺材,兴奋的说道:“老爷,有珠子。”

珠子?

我这才发现,那个尸体下面有个鲛绡做的锦绣垫子,下面是满满的珠子。

我没见过那种珠子,伸手一摸,触手冰凉,这才恍然大悟——这些珠子能降温防腐,药香馥郁,原来这就是镇魂香的原料。

不过那玩意儿看着黑漆漆的,也不像是珍珠,倒像是……我后心一炸,眼珠子!

小黑告诉我:“姥爷,这才是真正的鲛珠子,以前在墓地里见过,含在嘴里一颗,就能定尸,让尸体万年不腐,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

原来传说之中的鲛珠,不是鲛人的眼泪,而是眼珠子。

一个鲛人只有两只眼睛,这么多的鲛珠,这个王侯的杀孽可真是不小。

讽刺的是,他弄这么多鲛珠,本来是为了让尸体完好,却还是被划成了这个鸟样。

这时兰建国已经开始四处找人了,我回过神来,把耳朵里的水控了出去,也跟着找了起来。

这地方说是墓穴,其实更像是一个地宫,气势十分恢弘。

这时我还发觉出来了,这里的灯,装饰,看着都眼熟——很像是城北王那个大墓的形制。

我心里一提,难不成,这个墓穴,也是那个什么景朝的?

既然是景朝,说不定也有四相局的线索,一会儿找到了哑巴兰兄弟,可得好好看看。

于是我就开始望气,果然,这里是一片金光,但这个金光是淡淡的,跟城北王成了“王”之后差不多,可见这只是王侯,并非皇帝。

在一片金光之中,还真分辨出了一丝蓝色,哑巴兰的玄阶功德光!

我顿时高兴了起来,刚想跟兰建国说,一看兰建国的脸,心猛地就沉了下去——兰建国的兄弟宫飞快的从青白转黑,说明哑巴兰和兰红梅,现在正在生死关头。

妈的,难道是那个鲛人在我们这里吃了亏,要拿两个人质开刀?

我也来不及跟兰建国解释了,拉住她的手,奔着那个方向就跑过去了。

兰建国的手顿时僵了一下,但很快,顺从的就跟上了我。

后来我才知道,虽然兰建国雷厉风行,那还是第一次跟男人牵手。

这里的墓制是众星拱月,地宫周围都是小墓室,幸亏小黑跑在了前面,给我们灵巧的解开了很多的机关。

到了那个墓室前面,小黑灵巧的动了门两侧的小石头,那墓室一下开了,我就看见两个“女人”被倒挂在墙边,双眼紧闭,脸色都白的吓人。

“月月,红梅!”兰建国一步就要上去。

可一个声音恶狠狠的响了起来:“你敢过来,我现在就弄死他们!”

那个鲛人攥着一个月亮似得弯刀,卡在了哑巴兰的脖子上。

鱼钩还挂在他两腮,不住的往下流淌出绿色的血,显得他一张脸更狰狞了。

我看出来了,哑巴兰和兰红梅身上,都有血口子——而鲛人嘴边,挂着一抹红色。

他留着哑巴兰兄弟活命,是为了喝人血?

对了,鲛人确实喜欢人的血肉,这是弄点存粮,细水长流。

兰建国一咬牙,手上的紫气更盛了,就要对着那个东西招呼过去,可鲛人手很快,哑巴兰纤细修长的脖子上,顿时出现了一条血口子。

兰建国脸色一白,鲛人顿时十分满意:“人不是喜欢换东西吗?我跟你换——把你身边这个小子给我,我把这两个还给你。”

这玩意儿小肚鸡肠,对我还挺有执念。

而那个鲛人接着就说道:“我跟他有仇——就是他害了我的族人……”

说着,他的声音梗了一下:“还有我的孩子。”

我?害你的不是那个王侯尸体吗?管我屁事?你们被害的时候,我前世还活着呢。

还是说……一个让我炸了鸡皮疙瘩的想法浮上了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