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06章 两个香炉

而程星河一听这话,就去捅阮仙翁那柔若无骨的身体:“老头儿,既然如此,你们应该挺恨那个什么神君的吧?想没想过报仇啊?”

程星河心眼儿多——怕这个老头儿对我怀恨在心,趁机设套给我钻。

阮仙翁摇摇头,叹了口气:“神使此言差矣,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神君惊艳于水神娘娘,是人之常情,恐怕也是情非得已——而水神娘娘的脾气,确实暴戾,我们都知道。”

程星河更有兴趣了:“那你们,还肯为了她,颠沛流离?”

阮仙翁却说道:“神使不知——水神娘娘哪怕凶残暴戾,但仍然是一位好神!”

东海是灵气汇聚最旺盛的地方,里头的怪东西数不胜数,总有跃跃欲试来作死的。

潇湘虽然凶残暴戾,但是极为公正,在她的震慑下,那些作死的不管什么来历,就没有一个能得逞的,整个东海被治理的井井有条,没有不服的。

之前,阮仙翁的家族被一些海罗刹欺凌,要侵占阮仙翁的居所,阮仙翁一族没什么武力值,每次都被强行驱赶,甚至屠戮,也只能打落牙齿肚里咽。

可因为潇湘明察秋毫,杀了那些闹事的海罗刹以儆效尤,给阮仙翁他们一个公道。

阮仙翁的家族这才得以保全,在潇湘管理的时候,发展壮大。

不光阮仙翁,剩下的那些水族,都受过潇湘的恩惠,当然铭记于心,誓死护着潇湘。

所以,哪怕为了潇湘送命,也权且当偿还了潇湘的恩情,个个心甘情愿。

在他们看来,潇湘心高气傲,认定那个神君以下犯上,触怒神威,才会降下天灾,也确实是潇湘的作风。

我却寻思起来——这件事情,得益最大的,其实是河洛。

这里面,未必只有表面文章这么简单。

阮仙翁说着,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现如今,我们也听到了传言——神君跟我们水神娘娘,重归于好,以后迎水神娘娘归位,可要仰赖神君了!”

我回过神来:“能做的,我一定尽力。”

可我却越来越困惑了。

我跟那个景朝国君,到底什么关系,跟潇湘,又是什么关系?

她现在心里的,是这个我,还是……

一想到了这里,那种强烈的,渴的感觉再一次席卷而来。

我喝了一大口莲花蕊。

白藿香看着我,眼神越来越担心了。

“几位紧走几步!”阮仙翁说着,指向了前面的一个河流:“那个地方,就通往须弥川。”

那是一条河。

程星河往前走了几步,脸色有点不好看了——他不会水,之前都是靠着水灵芝草下去的。

可阮仙翁早有准备,伸出手,里面就是一盒子水灵芝草。

程星河和白藿香含在了嘴里,我吃了避水珠。

可阮仙翁也不动,就抬起头看着头顶的一线天空。

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程星河有点不耐烦了,不过跟我一对眼,我们心里都清楚,有的时候,一些入口不是随时都有——而是要等着某个特定的天象,时间出现,才会开启。

可这个时候,我和程星河同时感觉出来,后面有东西。

一回头,卧槽——煞虎不知道什么时候,再一次出现了。

坏了。

这么快就追来了?

那刚才那些水族呢?

我们都看向了阮仙翁。

阮仙翁又不瞎,也看见了那些煞虎,可他还是一动不动,只抬头盯着天空,宛如一尊亘古的塑像。

那些煞虎可不管这个,冷气猛然逼近,以极快的速度,对着我们就冲了过来。

马上——就要扑上来了!

我回手就要把七星龙泉抽出去——可我也知道,煞虎跟云雾一样,劈开了,也还是会重新聚拢。

程星河先我一步,凤凰毛唰的一下甩出,最近的煞虎瞬间烟消云散,可后面的煞虎更多了,对着我们就扑了过来。

凤凰毛光华流转,再次打灭了一片,他含着水灵芝草,含含糊糊就问:“老头儿,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一会儿,再扛一会儿!”

没那么好扛。

那些煞虎,打散了仍然重来,我把白藿香护住,甩手再削去了一大片,可又有不少蔓延过来,对着阮仙翁就过去了,程星河急了眼,一下挡在了阮仙翁面前,伸手进去,把浓雾似得煞虎直接劈开,可他手一缩回来,顿时就“卧槽”了一声。

他攥着凤凰毛的手,被撕下去了好大一块皮,鲜血淋漓。

白藿香见状,要给他处理,可他一抬手,沉声说道:“来不及了。”

我也发了急,这煞虎,眼看着四面八方一起来,遮天盖日,要把我们给淹没了……

可这一瞬,阮仙翁厉声说道:“几位回来!”

果然,当一缕日光从那一线天上扫过的时候,阮仙翁抓住了那半秒的时间,一下就把我们给推下去了。

我们三个沉入到了水中,可隔着那一线水面,我见到,那些煞虎,直接把阮仙翁给淹没了、

程星河急了:“老阮!”

阮仙翁一只手从浓雾之中伸了出来,跟我们摆了摆。

那个意思是——你们先走。

“轰”的一下,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煞虎之中炸开,成了一道屏障,煞虎过不来了。

而我们在被急流冲走的最后一瞬,见到那只苍老却坚定的手,被浓雾,完全淹没。

我心里猛然一疼。

阮仙翁,为了让我们找到水神信物,送其他水族回家,尽了全力。

他也许,一早就知道这个旅程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可他似乎并不后悔。

很多事情,比命重要——信念。

水流像是滚筒洗衣机,我们三个能做到唯一的事情,就是把彼此的手给抓紧了。

恍恍惚惚想起来,骨灰大楼的管理员,似乎也是在一场洪灾之中,机缘巧合进入到了那个地方。

须弥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三个被冲上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很怪。

不像是白天,也不像是黑夜——真的给人一种,到了另一个空间的感觉。

触目所及,我们看到了两个巨大的香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