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07章 美人香气

那两个香炉很大,而且造型很奇特,大肚子,细高的烟囱,很像是一个苹果上插着一根筷子。

但“筷子”细看,雕琢的极其精美,甚至有些像是华表。

金毛把一身的水都抖落下去,冲着华表就要过去——华表上,往往都会有犼的雕像。

我环顾四周,三个人也一起过去了——隐隐约约有点印象,看守骨灰楼的老人,似乎就是从这里穿过的。

香炉后面,会不会就是潇湘的水神信物所在地?

果然,大片云雾似得东西后来,隐隐约约,笼罩着一个极大的建筑物。

进去——就能取回水神信物了?

那就太好了。

不过,有点不对。

这四周围,太安静了。阮仙翁说,这地方有迷神,有灵物,可我们怎么一个也没见到?在哪儿呢?

灵骨楼的老人也说,有很多怪东西,是突如其来出现的。

程星河低声说道:“没在当然更好,那就抓住机会。速战速决,那些东西没准吃食堂去了,等他们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靠近大香炉,我闻到了一股子很奇怪的味道。

是个香气。

这个味道是香,可香的有点过了,反倒是浓郁的有些让人作呕。

有点似曾相识感觉。

这个香炉焚的什么香?

香炉前面,还有一道长长的石梁,看上去很像是个门槛。

这东西肯定有什么说道——仔细一看,石梁上一半描绘着太阳,还有一半描绘着月亮。

在风水上来说,是分界线的意思。

也就是——跨过门槛,后面是另一个世界。

有“禁止进入”的意思,但是来也来了,不可能不跨。

三个人六只脚迈进去,香气更浓了,程星河捏住了自己的鼻子,可刚走了没几步,香炉后面,“唰”就响了一声。

几乎是同时,白藿香捏了针,程星河攥住凤凰毛,我的手也抓住了七星龙泉。

我们三个就同时对望了一眼:“有东西。”

白藿香能分辨邪祟的气息,程星河能看见邪祟的影子,而我因为观云听雷法,有自己都无法解释的直觉。

影影绰绰,隐藏在香炉附近。

就好像畏光的壁虎,躲在背面。

我心里犯了怵——刚解决完了金头灵蜥的事儿,别又遇上爬虫吧?我都得了爬虫应激综合征了。

不过程星河生性乐观,还对我挤眉弄眼,意思是保不齐是火洞螈,可以搞几条在香炉里烤着吃。

这货的胃口也不知道怎么长的,宛如一个宇宙黑洞。

正想着呢,一个东西忽然就从香炉后面探出了头来,我们三个精神全体紧绷,可看清楚了,我们就是一愣。

那是一个美人的头。

满头青丝垂泻下来,宛如一道黑色的瀑布。

而乌青的香炉,更映衬的她浑身莹白如雪,几乎有一层柔润的珠光。

程星河直了眼:“这是……”

山魅?难怪这么香呢。

老相识啊。

既然是山魅,自然十分美丽,对着我们,娇羞的就延展出了半个身体。

美的让人目眩神迷。

我们不由自主,就堵住了鼻子。

这个香气闻多了,魂就是她的了。

于是我们几个聚精会神,就一直往里走,但是那个山魅,转过身子,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

我们这才吃了一惊。

这个东西,不是山魅。

她身上,刺啦一声,就爆出了两片翅膀——跟蝙蝠翅膀,一模一样!

翅膀一振,她张开了嘴,露出了一个绝美,却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像是在看一盘送到了嘴边的盘中餐。

这他娘的——是什么?

我没顾得上想,甩手七星龙泉劈过,煞气顺着锋芒炸起——这是煞神的气,一般的小灵物,甚至迷神,都不在话下。

可没想到,那个美人鸟以极快的速度反折,跟被搓起的竹蜻蜓一样,躲过这一下不说,顺势竟然攀附在了我身上——我肩膀一阵剧痛,龙鳞虽然滋生了出来,可这东西的脚指甲,死死抵在了龙鳞上,竟然也锐不可当!

那是——一双隼一样的尖爪!

美人鸟这么难对付?

“咻”的一声,几道子银针对着那东西的脖颈飞了过来,那东西甩头,我的心就提起来了——几根银针,竟然被她用雪白的贝齿给咬住了!

白藿香也是一愣。

下一秒,“咔”的一声,银针直接被咬断,对着白藿香就吐过去了!

白藿香往后一退,我心里顿时就紧了,甩手要横过七星龙泉护住她,可凤凰毛比我快一步,旋过来直接把几根银针全部扫在了地上。

不愧是摸龙奶奶亲自传授的七十二路赶龙法,厉害!

我甩手就要把身上趴着的美人鸟撸下去,可美人鸟力气极大,不光脚爪几乎楔住,纤纤十指一曲,也死死抓在龙鳞上不放,我来了脾气,龙气猛然往外一冲,灌到了诛邪手上,生生把这个章鱼一样的美人拉了下来,“咣”的一声,两个翅膀一震,直甩到了香炉上。

“嗡”的一声,香炉就传来了一声沉重的共振,我们几个耳朵就是一阵疼,下一秒,程星河立刻喊道:“七星,小心!”

一转脸,我心里一提——妈的,那个东西一摔,一石激起千层浪,香炉后面,探出了数不清的美人头。

而那些美人,脸上全露出了狂喜的笑容,跟看到了什么好吃的一样,“唰”的一声,齐刷刷振翅,四肢一弹,对着我们就扑了过来。

这些东西,模样跟大山魅相似,本事却大不相同——一个都那么难对付,更别说这么多了!

七星龙泉对着那些美人鸟一旋,“咔”的一声,十来个美人鸟重重跌远,撞翻一片,但更多美人丝毫没有姐妹之情,蹬在了倒地者身上,继续对着我们冲了过来。

金毛扑过来,一脑袋咬住了一个,甩头丢开,可数不清的玉臂伸出,金毛身上的毛也被抓掉了不少。

我一阵心疼,可眼看着那些美人鸟越来越多,我立马对着金毛就喊:“别咬了,回来!”

金毛一歪头又咬了五六个,这才依依不舍的转头兜回来。

“跑跑跑!”

程星河拽着白藿香也奔着来路跑了回去,一边跑一边叫苦不迭:“妈的,出来的时候没看黄历,这是犯了桃花劫,捅了美人窝了!”

我们几个一路往回退,白藿香也问:“往哪儿退?”

这地方人生地不熟,是没有什么能遮掩的地方,我脑子一转:“门槛后面!”

离着门槛,就来两三步路了。

可下一秒,好几个巨大的美人鸟扑过来,一下抓住了程星河的脖子。

程星河吃痛,脚底下本能一凝,眼看就要被拖进去,我也没犹豫,龙气积蓄,一脚把他踹了出去,程星河一出去,下一秒,抱住白藿香,就往门槛外面扔。

程星河先落地,正好接住了白藿香。

我才要松一口气,身后就是一阵剧痛,数不清的美人鸟脚爪,毫不留情的勾在了我身上,金毛折过身子,对着美人鸟就咬——专咬最薄弱的翅膀,那些美人鸟吃痛,也是一阵尖锐的惨叫。

我回身反手一扫,数不清的美人鸟被削断了翅膀,但是手这么一抬,动不了了——又有不少美人鸟,抓牢了我的胳膊。

坏了,用不上劲儿了。

稍微一迟疑,这些美人鸟跟沼泽一样,就要把人给吞下去!

这些美人鸟遮天蔽日,耳边眼前,叽叽喳喳一阵乱响,钻的人耳朵疼,配上那个浓烈的香气,几乎跟晕车一样,难受的要死。

妈的,离着门槛,就差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