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1509章 三川香木

耳报神立刻点了点头:“恩公料事真如神,问俺算是问对人,若想从此门前过,等她睡着香喷喷。”

程星河顿时高兴了起来:“就这么简单?那感情好——哎,她们什么时候睡觉?”

耳报神又点了点头:“此物地狱经烈火,瞪眼从昏直到晨。”

我和程星河一对眼,面面相觑:“那就是说——她们二十四小时不睡觉?”

耳报神一拍肥腿:“对喽!”

程星河一巴掌就盖在了他脑袋上:“你这不是废话吗?她们没睡眠,什么时候能睡着香喷喷?”

耳报神抱着了脑袋十分委屈:“只有一物入香炉,两眼一插耳不闻。”

就是说,要在香炉里焚烧某种东西,那东西的气息,才能让她们睡着?

耳报神就告诉我们,说能对付她们的东西,叫做三川香木,这东西在香炉里一烧,婆诃娑一闻味道,人事不知,从她们身上踩过去都觉不出来。

不过,不好找。

要找三川香木,得上须弥川对岸去摘。

须弥川是不难过,但是所有的迷神,邪祟,都在须弥川岸边,找三川香木,就得从中穿过。

接着,耳报神扫了我们一眼,说:“您有煞气护神体,这俩活人实在难。”

原来,那些迷神邪祟,都喜欢吃精气,尤其是喜欢万物之灵——人的精气。

程星河和白藿香都是活人,别说从须弥川上渡过了,只在附近一路露头,怕就得被那附近的东西给撕成碎片。

我一寻思,就看向了程星河他们。

程星河不用我说,手一抖,就把水母皮给抖出来了:“其他的不用你操心了,好好的唱你的rap,带你的路。”

水母皮一笼,程星河和白藿香顿时都消失了踪迹。

哪怕我,都不容易看到他们。

为了防止走散,我就拿了个金丝玉尾,跟他们拴在了一起,程星河说这法子好,跟遛狗差不离。

遛你大爷。

我就不用说了,直接把煞气顶出,假装出是煞神那一波的。

耳报神在前面领路,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着我,眼珠子一转一转的,问我怎么称呼。

我连忙摆了摆手,说我不是什么神仙,你就跟我叫李北斗吧。

耳报神一缩脖子,眼神顿时就是一抹惊恐:“难怪艺高人胆大,领着活人来底下,您是……真龙转世?”

不愧是搜索引擎,这都知道?

“你还知道什么?”

“真龙回到四相局,身上有个大秘密!”

原来,它也知道不少四相局的来龙去脉。

“还有呢?”

耳报神连连摇头,弯着腰就在前头领路,指给我须弥川的川口不远了。

这么生硬的岔开话题,看意思不敢说。

在一片浓雾之中穿行,隐隐约约就听到附近有一些奇怪的声音。

有的哭,有的笑,有的叫。

那些声音,凄厉哀绝,都不像是活人能发出来的。

好像在遭受什么非人的折磨一样,让人毛骨悚然。

程星河咽了一下口水:“谁在这动刑呢?”

耳报神就告诉他,要是动刑还好一点,大不了火烧油炸——可它们现在经历的,比动刑还难受。

“嗯?”

一阵迷雾散开,我们看清楚了两个身影。

这一看仔细了,我顿时就愣住了。

一个低矮的人影,被一个高大的人影揪住了。

高大的人影,正从低矮的身影身上,掠夺什么东西。

低矮的,本来是个青年,高大的,像是个老人。

但以我们肉眼可见,低矮的青年被抓住了之后,跟鲜活古尸开了棺一样,原本光润的容貌,瞬间发生了变化,皴裂,皱纹,萎缩,几乎就差变成一堆灰烬了。

那个青年,变成一个真正的三寸丁谷树皮。

而那个老人,皮肤有了光泽,佝偻瘦削的身影,转身跟杨柳树一样舒展了开来——他成了一个颀长的年轻小伙子。

程星河和白藿香同时吸了口凉气。

这就是之前耳报神跟我们说过的——这里的东西,因为没有灵气可吃,所以会互相掠夺灵气。

我忽然就想起来了一句话。

弱肉强食。

而那个变成了一小团的那个,凭空被劫掠,自然也不甘心,可他没有其他的办法。

他的灵气都被侵蚀了,更没法反抗报仇,脱身就跑了。

可他这一脱身,我看得到,他虎视眈眈窥伺的,是比他更弱小的东西。

我心里一阵发凉,这地方,比起地狱来,又差在哪里了?

发出呼号的,都是因为更强大的东西出现,自己无力抵抗的。程星河低声说道:“这里的东西,死不了?”

“死了,倒是解脱了,正是因为死不了,这里的折磨,也就停不了。”耳报神低声说道:“在这里,长生不死,未必是好处,也是一种惩罚。”

这倒是没错。

最大目标,就是活下去的程星河,也不吭声了。

我带着他们俩,从这些东西之中穿行了过去。

看的出来,有老妇人,白发苍苍,可身上还系着少女特有的桃红腰带,还有的蹒跚,极瘦的身影,脖子上竟然挂着神主牌。

触目惊心。

她们在没流落进须弥川之前,是什么样子呢?

每个人身上,仿佛都有一个不堪回首的故事。

一路往里走,尽量压低了动静。

可一经过那些身影的附近,我就看得出来,不少眼睛,跟刚才被吸干的青年一样,虎视眈眈的窥伺着我。

简直像是在掂量猎物的斤两。

耳报神嘀咕着:“人人都凶狠,万万要小心。”

果然,刚才那个高个子,变成年轻模样的胜利者,像是对我来了兴趣,对着我就走过来了。

巨大到几乎畸形的迁移宫下,是一个好贪婪的眼神。

他的腰上,系着一个青铜腰带,正中间是个凶神恶煞的鬼脸。

他以前,是个武将,或者——是个主管武运的吃香火的?

可一靠近我,他跟感觉到了什么似得,瞬间就倒退了几步,露出了一脸恐惧。

另一个身影,是个又高又壮的凶恶女人,肩膀上披着半张虎皮,跟他撞在了一起,要发怒,可他压低了声音:“这个新来的,不大对。”

认得煞气?

“好像……”他的手指向了一个方向:“那边来的。”

他指的是,上头。

那个凶恶女人一见那个手势,瞬间也退后了几步。

他们看着我的眼神——是恐惧。

我的心骤然一紧。

不过,这个地方,又不能多生事端,我就假装没听到,继续往里走。

果然,后面也出现了许多的迷神,和各种各样的邪祟,长什么样的都有——一个脑袋上,一百来个眼睛的,身后拖着两股子尾巴的,上半身是个美人,下半身是鳝鱼的。

头大如斗的,身上几个肉翅的……

眼花缭乱,简直跟百鬼夜行一样。

不过,他们对待我的态度,都像是敬而远之。

没有一个敢靠近的。

这样更好,省事儿了。

耳报神跟着我,倒是狐假虎威了起来——他自从上这里人,跟个香蕉皮一样,千人踩万人踏,人人几乎都能欺负他,可现在,见到了他,躲着走。

他是当惯了大老爷听差的,跌跌撞撞就走在了前头:“妖魔鬼怪把脚抬,没眼看见是谁来?”

“你还不知罪,给我往后退!”

我顿时很有些尴尬,立刻低声说道:“低调点!”

不引人注目,是最好的。

耳报神在前面跑了几圈,谄媚的回过头来:“老爷老爷莫着急,抬眼一看东西齐!”

我抬起头,就看见了一棵很大的树,隐隐约约,出现在了迷雾后面。

三川香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