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10章 双乌鸦杖

果然,我闻到了一股子木质的香气。

太好了。

折下这东西一烧,那些美人鸟就能睡个好觉了。

我奔着那棵树就过去了,可没想到,往前一走,就发现,前面竟然隔着一层屏障——数不清的迷神和邪祟,都聚集在大树前面。

这么多人?

原来,三川香木附近,本来就是这些东西的聚集地。

而且,这里的东西,比之前见到的那些,强大的多。

有一些,甚至大概能达到县城主神那种程度。

都有来头儿啊,他们,到底都犯了什么过错了?

到了这里,耳报神也不跟之前一样狐假虎威了:“真龙听我说分明,此路不长却难行。”

这里的迷神邪祟都挺厉害的,所以从这里过,一定要低调。

我又不是来闹事儿的,就为了折个树枝,自然低调。

我就低下了头,不紧不慢拉着水母皮下的白藿香程星河,尽量不触碰到他们,小心翼翼往里走。

可当时我也没想到——树欲静而风不止。

走近了,一道河川围绕着三川香木而过——里面的,像是死水。

附近有很多的大黑石头,跟外头的石头也不大一样,光滑洁净,十分坚硬。

上头一抹苔藓都没有。

好像,这里的一切,要么有永恒的生命,要么压根没有生命,好像时间在这里,都是静止的。

好不容易走到香木下头,我就跟金毛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护着白藿香和程狗,我上去折树枝。

金毛会意,昂首挺胸就护在了程狗他们面前。

这树挺高,我回身就想爬上去。

可手刚触碰到了散发着幽香的树皮,忽然一道破风声“咻”的一下,对着我的手就过来了。

我立马把手撤回来,锐气贴着我胳膊划到左边,下一秒,“啪”的一声,那个方向的一块大黑石头猛然爆裂,石头渣子溅的到处都是。

我后心一麻。

刚才那些大黑石头我摸过,跟外头的脆石头截然不同,硬的跟恶人的心一样。

只一下,就能把石头打碎。

低下头,我就看到,手臂上的龙鳞,有了一丝划痕。

那一下,又狠又稳又准。

要不是我躲得快,这个胳膊……

这个人,很强。

回过头,我又是一愣。

跟想象之中截然不同,我看见了一个佝偻的人。

不光佝偻,而且畸形。

他要坐在天桥下面,不给他点钱你都觉得良心过不去。

金毛调转了脑袋,盯着他,就发出了一声威胁性的低吼,回头看我一眼,意思是想扑上去,问我行不行。

我摁住了金毛。

他手里拄着一个杖。

那个杖上,是首尾交缠的两只乌鸦。

乌鸦,是报丧的——这位,八成是降灾的恶神。

而那位恶神盯着我,缓缓说道:“这树是我的。你要动,撕了你。”

他的嗓子倒像是被人撕过,毛喇喇的,磨的人耳膜疼。

你的?

果然,耳报神低声说道:“附近迷神他称霸,万万不要得罪他!”

怎么,这三川香木还有主人?

不是,你怎么不早说?

耳报神双手一摊表示委屈——意思是因为你没问。

附近开始有了一些窃窃私语:“来了新人。”

“咦,敢摸三川香木。”

“好大的胆子。”

“你看他身上的气——不是一般人……”

“那他的气,是不是很好吃?”

那些声音,甚至有些垂涎欲滴。

金毛脖子上的毛几乎全炸了起来,凶狠冰冷的扫视四周,意思似乎是在是,谁敢动,它就扑谁。

感觉出来,我身后的程星河和白藿香也都戒备了起来。

那个佝偻神虽然佝偻,但站在了一块大黑石头上,还是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你是上头来的——你来须弥川干什么?”

他应该也是认出了我身上的煞气了。

我一寻思,屠神使者的言谈举止在脑子里面打了一个转,就模仿着他们的神态,缓缓说道:“过来拿个东西,不想给你们添麻烦,拿了就走。”

果然,那些迷神声音一抖:“是屠神的。”

“就是他们……就是他们把咱们赶下来的!”

“快走……离他们远点……”

佝偻神定定的看着我,我没躲闪,看到他的瞳孔,是灰白色的。

他冷冷的说道:“你们……你们一出现,准没有好事儿,拿香木……拿香木可以。”

怎么样,摆个官威,确实管用。

可还没等我高兴,佝偻神冷冷说道:“你得拿东西换。”

什么东西?

那个乌鸦杖点下来,对着金毛。

卧槽?他要金毛?

金毛也觉察出来了,对着那个乌鸦杖就呲起了牙。

那肯定是不行。

“别的能换吗?”

那佝偻神没言语,意思是不行。

不行?那就没法子了,我攥紧了七星龙泉——我平时从来不抢人东西。

但是为了水神信物和那些水族的命,今儿只能抢你的香木了。

佝偻神跟个风蚀了的塑像一样,一动不动。

可耳报神靠过来,小声说道:“阁下虽是大英雄,此时千万要慎行——一旦动了佝偻神,须弥川里难逃命!”

我也注意到了,佝偻神好像是这个地方的首领。

许多深深浅浅的影子,都聚拢到了佝偻神附近去了。

这要是全部动手的话……

我们怕还真就出不去了。

金毛回头盯着我,意思是问我现在怎么办?

“英雄总有气短处,俺说计策行不行?”耳报神接着说道:“木头是死的,犼是活的,俺以前就见过,把驯熟的骡马卖给外乡马客,收了钱,马自己就跑回主人家,马客人财两空,依俺看,照葫芦画瓢,先把你的犼给他们——摘了香木,你一声令下,什么都不损失!”

那不就是骗人?

不,骗神。这事儿听上去是机巧——也是以前时常能见到的骗术,可是冒不起这个险。

马客买马,是为了贩卖,不会伤马分毫,可这里的迷神,万一是要吃金毛的灵气,那不就完了。

我盯着佝偻神:“这犼不换。”

不管是什么时候,我都不可能背叛金毛。

金毛愣愣的盯着我。

佝偻神一听,面无表情,就从石头上站起来了。

之前佝偻着觉不出来——这一站起来,卧槽,这么高!

是个——震慑人心的怪物!

“你别以为,你是那头来的,这里的就怕你。”那佝偻神扬起了声音:“这新来的,是屠神的!有想报仇的,只管来!”

这一声令下,数不清的迷神就转过了脸来,遮天蔽日,对着我就过来了!

卧槽了,我立马旋过七星龙泉,对着那些东西就劈了过去,同时蹬在了黑石头上,借力对着三川香木就上去了。

情况紧急,不管了。

身体凌空翻起,七星龙泉就对着三川香木削了过去。

拿了赶紧跑。

可谁知道,“铿”的一声,虎口就是一阵剧痛——妈的,这三川香木,竟然也这么硬?

这一下,把计划全给打乱了,数不清的迷神,对着我呼啸而过。

我抬手用煞气削开,翻身就上了三川香木上头。

这东西这么硬,怎么弄?

仔细一看,三川香木上,笼罩着一层青黑色,像是一身铠甲一样。

“此物并非生来硬,千年以来阴气凝!”

耳报神也跟着我翻了上来:“要想截断,得有神气……”

神气……

上哪儿找神气去?

不过这上头既然是阴气,那我一只手就划在了七星龙泉的锋芒上,热血一滴一滴就淌了下来。

被热血一溅,眼看着那一层青灰被“烧”开,七星龙泉一划,果然摧枯拉朽,几乎没费什么力气,一截子香木就落到了我手上!

太好了。

我抓住香木,就往下闯,想找到程星河他们,一起拉到了美人鸟那。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那些迷神的表情,忽然有点不对劲。

他们全看向了我的血。

尤其那个佝偻神,他刚才还冷冰冰的,现如今,灰眼睛像是起了一团火:“原来是你……”

啥情况,我一愣:“你,认识我?”

“哈哈哈哈……”佝偻神忽然大笑了起来,可这个笑声,却带着说不出的悲怆和凄凉,接着,他低下头,死死盯着我:“你忘了,你全忘了,你忘了,就是你,亲手把本神送到这个地方来的……”

我顿时愣住了。

我?

但还没等我问,下一秒,那个双乌鸦杖,裹挟着风雷之势,对着我的脑袋就劈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