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11章 那位大人

,最快更新麻衣相师最新章节!

这是——旧日的仇人?

歪头闪避过去,“咔”的一声,眼见着那个双乌鸦杖擦着我胳膊,落在了一块黑石头上,一声炸响,这一下比刚才更甚,大黑石头炸开不说,底下硬生生也跟着凹出了一个大洞!

我盯着他:“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可这个佝偻神眼里燃烧着熊熊怒火,根本就不回答,双乌鸦杖一横,换了方向就对我扫了过来。

我翻身闪过去,但是能闪避的地方不多,数不清的迷神对着我就围上来了。

耳报神趴在了我肩膀上,一拍脑袋:“昨天只知肚子饿,今朝难跨这条河!”

怎么地,你这是要直接等死了?

迷神被煞气扫倒,但是前仆后继,金毛抬起身子要护着我,我厉声说道:“别过来!”

程星河白藿香他们还在水母皮底下呢,金毛一旦跟松开了金丝玉尾,这兵荒马乱的,我还怎么找他们?

麻烦了,瞧着那个佝偻神对我恨之入骨的样子,绝不可能让我安安稳稳的回到大香炉那。

只能拼了。

可这一瞬间,我盯着佝偻神,忽然说道:“你先别急着我找我的麻烦——你自己,也要有大麻烦了。”

佝偻神的乌鸦杖眼看就要再次落我头上,可一听我这话,本能就愣了一下,接着,像是觉察出来了:“你能看出来……”

没错,我现在有了煞神的煞气,哪怕是这种半神的面相,也能看出一个端倪了。

这个迷神的迁移宫极大,大的简直跟个异形一样,可这个迁移宫上,出现了断裂的迹象——他曾经为了自己的某种野心,遭受过重创。

而现在,他迁移宫上,再次出现了一道阴影。

这个阴影色发青,极凶恶,说明很快,就有一个身份地位远超过他的“顶头上司”,会对他下重手。

听明白了我的意思,他攥着双乌鸦杖的手,就是一颤。

显然,他心里清楚,那个“顶头上司”是什么人。

“你胡说八道……”

“不可能。”我答道:“你做了心虚的事儿,自己明白。”

他眉尾逆生,说明,他做了某种背叛上头的事儿,应有此报。

他脸色再次一变。

但是下一秒,他跟反应过来什么似得,反手旋过乌鸦杖:“那就先把你抓住,戴罪立功!”

耳报神一下急了:“躲躲躲!”

连顺口溜都顾不上说了。

我却一笑,不着急。

佝偻神迁移宫上的黑气,猛然变大了。

看着我那个眼神,佝偻神灰眼珠子的神色更可怕了,简直像是能喷出火来:“就是这个眼神,之前你就是用这个眼神盯着本神……”

可就在他举起乌鸦杖,但还没落下来的一瞬间,这里的人,同时听到了一个声音。

“乓……”

那是一个极为清透的声音。

有点像是锣,可却带着金玉之声,很好听,像是某种古代敲击乐器。

可没等我看清楚这个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这里所有的迷神,猛然都变了脸色,下一瞬间,全扑在了地上。

我一愣,什么情况?

接着,在影影绰绰的浓雾后面,我看到了一个长而蜿蜒的队伍。

那个队伍最前面,是一个举着大牌子的。

另一个紧随其后,举着个东西,缓缓敲击——刚才那个声音,就是从他手里传过来的。

因为能见度极低,我只能看到一片轮廓,缓缓对着这里漫过来。

后面隐然还有一个很大的神轿一样的东西。

好大的排场——一瞬间,让我想起了水妃神巡游来了。

“那位大人……”耳报神抓住了我的手:“快跑,是那位大人来了!”

那位大人?

那个佝偻神低下头,他长的跟蝈蝈一样的腿,正在发抖。

我立马跟金毛打了个手势,反正香木也弄到了,赶紧走。

金毛把金丝玉尾叼了过来,我抓在了手里,拉着水母皮下的程星河他们就往来路跑。

这一跑起来,万籁俱寂——刚才那些怪物,几乎销声匿迹,大概,全是被坐在神轿里的“那位大人”给吓住了。

这一跑,浓雾很快在身后弥漫,把三川香木遮挡了起来,一阵嗫嗫嚅嚅的声音想起来,但很快,原地就是一阵哀嚎。

像是——佝偻神的声音。

好像,正在遭受什么严酷的刑罚。

程星河低声说道:“七星,你是不是背着我给你的嘴开了光了?”

“废话,我就是吃这碗饭的。”

“可这也太快了吧——你以后也不用搞什么星宿,什么观云听雷了,小嘴一咒,劲敌通收!”

收你大爷。

我立马就问耳报神:“那是谁啊?”

“几位来的实在巧,那位大人竟来到!”

原来,那个神轿里坐着的,是须弥川的头头儿。

他曾经是一个地位很高的神。

但是因为当年一件大事儿牵连,被罚下了须弥川。

那位大神毕竟是有大神的能力,到了这地方,也还是保持着当初的能耐和派头,一呼百应。

平时那位大人很少出来,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突然出现,这说明,须弥川肯定发生了某种大事儿。

那些迷神,往往是被放逐到这里来的,邪祟往往是自己逃进来的,一进来,都要跟那位大人报备。

一旦有擅自进来,不跟那位大人禀告的,被抓住,可就很糟糕了——据说之前有一个九丹灵物为了逃天劫进来,自认为本事高,十分傲慢,不肯对那位大人求进门的恩典,结果被那位大人发现,那个灵物就再也没出现过,据说,一鳞一爪,都散落在了死河里,捞都捞不上来。

那不就是跟监狱长一样?是这里的实际掌权者,这里的迷神和邪祟,全靠着他庇护。

虽然不知道他是为什么突然出来的,反正我们拿到香木了,趁着这里安静,赶紧烧了去找水神信物。

这么想着,我们就奔着刚才香炉那跑。

可一凑近了,才知道坏了。

虽然我们拿到了香木,但没想到那个队伍竟然这么长,把通往两个香炉之间的门槛都给挡住了。

那还怎么进去烧香木?

耳报神低声说道:“那位大人身份沉,平时基本不出门——几位不要去招惹,等那位大人回去了,你们再去烧香木不迟。”

没法子,只能等这个庞大的仪仗队打道回府了。

我们就躲在了一丛灌木里面——当然了,这地方的灌木也不是正经灌木,尖刺能悄无声息的吸灵气,不过我们一进去,倒是老老实实的。

我看见一只熟悉的手缩回去不见了——是白藿香处理了。

带着她来,好像什么都不用操心。

我正想谢谢她,可这个时候,就听到了一阵窃窃私语:“这一阵子,须弥川不太平。”“没错,是不太平——进来了怪东西。”

不是神气——是青气。

可能就是在这里避风头的邪祟。

进来怪东西,说的是我们?

“这几天,鬼鬼祟祟的,盯着香木,不晓得打什么主意。”

“没得错,那几个怪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来历。”

我一愣,我们是今天才来的,可那几个邪祟议论的,说是来了好几天了?

奇怪——难不成,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上这里打水神信物的主意了?

会是谁呢?

我正想靠过去问问,就听见那两个邪祟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看见没有——又来了!”

另一个邪祟就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了:“那位大人,说不定就是为了这几个怪东西才出来的,这下,他们可要倒霉啦!”

我顺着那几个邪祟的方向看过去,不由一愣。

卧槽,想不到他们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