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151章 压棺百年

那个棺材里的,该不会是我上辈子的尸体吧?

兰建国听见了这话,立刻回头看我。

现在两条人命在他手里,当然是救人要紧,我连忙说道:“可以,我跟你换。”

兰建国一皱眉头,说道:“你……”

我摆了摆手,往前走了一步,那个鲛人先是死死盯着我,接着一把捞住我,奔着一个石头门就过去了。

那速度太快,一阵风直接从我耳朵边掠了过去。

光知道这东西游的快,想不到跑的也这么快。

身后有声音,像是兰建国想追过来,但是鲛人很熟悉墓室里面的机关,不知道动了什么,门一关,就把兰建国挡在身后了。

接着,他指着一个地方,咬牙切齿的说道:“跪下。”

正是主墓室。

墓室里看着富丽堂皇,其实全是鲛人的尸体。

鲛人是惨,但这些又不是我杀的,你说啥我干啥,你他妈的是我爹?

呸,我爹叫我跪,我更不可能跪。

鲛人看我不跪,一手要压我,我心里本来就窝了火,一手把他的手掰了过来——鲛人的手跟人的手不一样,柔若无骨,瞬间被我翻了过去,那鲛人顿时一声惨叫,回手要冲着我咬过来。

之前在水里,它身上滑溜溜的,根本用不上力气,但这个墓室到底有空气,我刚才就觉出来,它身上发干,没有那么滑了——甚至有点发涩。

看来那鲛绡,根本不能离水。

所以我一脚揣在了它那个“麻袋”上,果然,它应声而倒,对着我倒是跪下了。

它还想挣扎,我手快,伸手就把它腮上的鱼钩往后拽,他脸上的皮都被拽到了后面,显然吃痛吃的厉害,盯着我眼神更愤恨了,像是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果然,人就是说话不算数……”

这句话我已经不记得听多少灵物说过,耳朵都起茧子了。

我接着就说道:“你刚才说我跟你有仇,是什么仇?”

说实话,我一颗心跳的也挺厉害,哪个活人能知道自己的前世?

我虽然是干这一行的,但一直没见过轮回往生,直到前一阵鬼医老白的事情上,我才知道,人确实有前世。

而且,前世的尸体就在眼前……

鲛死死盯着我:“你还装……”

我手上一使劲儿,鱼钩拉的更厉害了,它忍不住惨叫了一声:“是你……是你把我们从东海赶到这里来陪葬的!我认得你的血!”

我的心顿时提了起来——对了,它接触过我的血。

“为了一个墓,我们的族人就得把命全搭上,现在,整个鲛人族,也就剩下我一个了……”这声音特别苍凉,我眼看着它流出了眼泪。

一滴一滴滚在地上,就成了固体——真的是珍珠?

我立马问道:“那,我是谁?”

它想冷笑,但脸整个被拽过去,那个笑容不瘆人,只是很狰狞:“你化成灰我也认识你,你是东海水神,白潇湘。我以前是怕你,但是现在,以后,我都不怕了。”

这话像是一盆冷水泼在了头上,它是把我当成潇湘了?

我立刻说道:“你接着说,我……我为什么要把你们给……”

“是因为你屠戮成性,凶残奸诈,满口谎言!”它因为离开水太久,腮一直是竖起来的,呼气吸气显然都很费力:“上天降罪,要贬你的水神之职,你想贿赂王侯,讨要册封,稳固自己的位子,所以你就拿自己的子民开刀……那是个大灾之年,东海无鱼,我们忍饥挨饿,你跟我们说,让我们去地上纺织鲛绡,给我们人的五谷杂粮交换,我们来了,你却把我们送到这个地方……剥我们的皮做鲛绡,点我们的肉做灯油,挖我们的眼珠陪葬!”

我像是沉进了寒潭里,身上一寸一寸都凉了,灰百仓的话,阿满的话全在脑子里面闪回。

满口谎言,凶残奸诈……

那不可能。

它死死盯着我,忽然冷笑:“你原来托生成人了……我就知道,像是你这种神,怎么有资格享受河川子民拥戴,百姓香火供奉,你不配!”

潇湘她,到底是为什么从那个至高无上的位子上被取代,自己还被关在了九鬼压棺地?

有原因的,里面一定有原因的。

鲛人忽然放声大哭了起来,只听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数不清的白色珠子跌落在地上:“世上,以后再也没有鲛人了……”

早知道鲛人灭绝,只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么灭绝的,而且,还跟潇湘有关。

这个时候,我发现棺材底下的花纹有点眼熟,立刻就看出来了,这个花纹,正是印在了那个鲛人“腰带”上的花纹。

这个时候再看,那个“腰带”变干,隐隐带着点鳞。

这是……鲛人的尾巴?

我后脑勺一炸:“你之前,难道一直被压在棺材底下?”

他翻起眼睛看着我:“明知故问!人还妄想跟我们一样长生不老,做梦!”

对了,鲛人这个种族,千年万年都是年轻的姿态,所以民间传说,鲛人油可以万年不灭,而鲛人肉能长生不老。

我仔细一看那个花纹,后心一凉,正是七星换命术。

当年诸葛亮在五丈原就用过这个术。可惜被魏延破了,这个墓主人,是想用这种方法,把自己的命跟鲛人的命换一下,结果因为某种原因失败了,所以这个鲛人,竟然被压在棺材下好几百年。

这种孤独……大概没人能忍受。

是什么信念支撑他在暗无天日的棺材底下熬这么久?

这种情况下,长生才是折磨。

“我留着一口气,就是要给族人报仇!”鲛人盯着我,眼神黑洞洞的:“不管多难,我都会咬牙活下去,就是想跟人报仇!我活着一天,就要辱女人,杀男人!我要吃你们的肉,喝你们的血,就跟你们对我们做的一样!”

那个眼神,看的人毛骨悚然。

我身为他的仇人,竟然对他有了同情心。

“老天有眼,我被放出来了。”它这么些年都没有要倾诉的对象,像是要一口气把所有的冤屈都说出来:“还让我遇上了你,无论如何,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说着,我就觉出来,脚底下猛地颤了起来。

机关……我一下反应过来了,主墓室棺材底下有机关,它想着把水放进来,毁了这个墓室。

这下可坏了菜了,兰建国和哑巴兰兄弟还在里面呢!

我刚要回头去找他们,一股子水已经从墓室门口漫了进来,鲛人粘了水,瞬间就灵活了起来,跟充了电似得,张开獠牙,对着我就扑。

而它身上的鲛绡,也瞬间就丰润了起来。

在水里我可不是他的对手,于是我一脚踩在了那个大棺材上,往前跑了过去。

眼角余光看见那个尸体惨不忍睹的模样,终于知道它是怎么弄成这样的了——鲛人从棺材下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跟这个尸体报仇吧?

这个时候,只听“乓”的一声,关着哑巴兰兄弟的小墓室门已经开了,是小黑帮的忙,小黑四脚着地对着我跑过来:“老爷,这个地方呆不了啦!快跟我走!”

我也知道,于是我立刻喊道:“你别过来,带着他们跑!”

鲛人恨不得把我剁成了饺子馅,怎么可能放过我,他们几个跟我在一起,非得搭上命不可。

小黑顿时一愣,大声说道:“那不行!”

这时我忽然就觉得脖子上一阵剧痛,显然是被鲛人给咬上了,兰建国想帮忙,但一个肩膀搭着一个弟弟,根本挣脱不开,我手一使劲儿,就把黑纽扣扔到了她身上:“我要是没法活着出来,你对小黑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