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14章 不和之神

“诸君想知莫要忙,听俺为你道端详……”

原来,那个双乌鸦杖,是个主管纷争的神灵,外号叫“不和神”,跟“瘟神”,“穷神”,“霉神”,“煞神”差不多,是让人畏惧,不敢得罪的一号神灵。

现在这个不和神已经到这里来了,可好汉不提当年勇,他当初也是显赫一时。

为什么呢?他所到之处,轻则挑起妯娌婆媳的纷争,重则能让两个国家起争端,那个年代跟现在不一样,婆婆把儿媳虐待致死的事情时有发生,主母把小妾折磨的不成人形也屡见不鲜。

所以那些弱势群体,为了求平安,就经常去祭祀不和神,求不和神远离家门,给自己个平安。

这在皇宫之内,更是常见——那些宫里当差的,也希望主人千万别跟自己不和,那丢的是脑袋。

所以,祭祀“不和神”的仪式,蔚然成风。

可有一个国君发现宫人竟然在祭祀这种神灵,大怒,就把祭坛整个踢翻,说不许跟这种制造是非的神灵谄媚求饶,违者重罚。

这一下,就把管理那片区域的不和神给得罪了。

不和神大怒,于是宫廷之内,算是永无宁日,妃嫔争宠,内侍勾心斗角,乌烟瘴气。

当时那个国君的孩子,几乎全部死于这种不和。

国君知道的时候,已经发展的极为严重了,后来才有人测算出,他惹怒了神灵,国君想起了自己踢翻的祭坛,怒火中烧,立刻派人把当地所有不和神的庙宇全部砸毁。褫夺那个不和神的神位。

还下令,但凡哪个百姓要祭祀不和神,立刻以巫蛊的罪名砍头。

一开始还是有人偷偷摸摸祭祀,被抓到了之后,杀鸡儆猴。

谁也不敢了。

得不到香火,那片区域的不和神没有业绩,愤然大怒,干了几件缺德事儿泄愤,就被屠神使者流放到这里来了。

程星河瞅着我,一副叹为观止的样子:“你这仇家,比你的桃花还多,”

是啊,我也想起来了凤凰山上,江仲离亲自葬下的僵尸贵妃来了。

不用说,那个得罪不和神的,就是景朝国君了。

合着那个景朝国君,不光是喜欢盖庙,还喜欢拆庙,算是跟吃香火的杠上了。

而景朝灭国——会不会,也跟不和神有关?

哪一个古代的宫廷政变,不都是因为内乱起的祸根吗?

正想着呢,我和耳报神还有程星河,全都看向了门口。

有人。

果然,门缝下的微光一动,有个东西,在偷听我们说话。

这是什么玩意儿?

程星河凤凰毛就要抽出来,可我摆了摆手,悄悄拉开了门。

一个佝偻着的身影,一下就从门口倒进来了。

乍一看,很像是那个不和神的缩小版。

他身上,有跟不和神相似的气息。

是不和神的跟班儿?

果然,下一秒,那东西反应过来,就对着我狞笑:“我知道你们的来路了。”

耳报神一愣,立刻转脸看着我,意思是问我现在怎么办?

是啊,这里的东西杀不死——你灭口都不行。

接着,耳报神就看向了那个小迷神,低声说道:“东边栗子西边糖,还请千万莫张扬——双乌鸦杖已经被那位大人罚了,你现在给他报仇,也是无济于事了——你说个解决方法,咱们不要伤了和气。”

那个跟班儿咧嘴狞笑:“好说……”

他的眼神,看向了白藿香:“我要那个活人。”

我跟程星河一对眼,我们俩都明白了,合着这是个敲诈勒索的。

我吸了口气:“还有别的解决方式吗?”

那个跟班儿脸一板:“你还想跟本神讨价还价?要知道,你现在什么身份?整个须弥川,哪一个不想把你剥皮吃肉?那位大人,也正打算着要抓呢!本神一句话,你尸骨都难存,不信你看……”

说着,张嘴作势就要喊。

耳报神更紧张了,他怕就怕这玩意儿一喊,不光我们落网,恐怕独腿三娘也得被我们给连累了。

那嘴张的挺大,满脸有恃无恐。

但在他发出声音的前一秒,我一把抓住了他,反手一翻,煞气炸起,“咔”的一声,他的一只手腕子直接扭到了反方向。

他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傲然瞬间转变成了恐惧,还要张嘴,我一巴掌扇下去,他跟中风病人一样,一张嘴直接变歪。

我蹲下,和善的对他一笑:“你还能叫出来,就叫吧。”

这种东西的构成跟邪祟其实很相似,是由灵气构成的,那一下,我几乎把他身上的一半灵气打散,他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贱民,你敢……你敢……”

我捏住了他的嘴,那种想要杀戮,想要破坏的感觉再一次浮现——我想把这个嘴捏碎。

迷神一旦被打散之后,就可以给潇湘吃……

但是这东西立刻大声说道:“是我错了,这位神君饶命,我,我不敢了……”

我回过了神来,松开了手:“谁让你来的?”

我们这一路来的隐秘,按理说不会有谁知道。

“是——是那几个外来人……”

“披着斗篷的那几个?”

“是是是,神君明察秋毫!是那个穿熊皮的找到了我——问我要不要,给我们神君出这口恶气。顺带,能立个大功!可我……”

果然,穿熊皮的是让他来通风报信儿的。

可这货贪心,见到了白藿香和程星河,想把活人的灵气吃了,再反手一个举报。

穿熊皮的——果然不是什么好枣。

应该是也发现了我们,想让我们暴露,他们就安全了。

“那几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他们,他们拿了香木,搜查的一走,就往婆诃娑那去了……”

我心里顿时一紧——他妈的,双乌鸦杖被搞定了,他们趁机取得了香木,这下,真的要比我们早进去了。

程星河立马站了起来:“等雷呢?妈的,你老婆的东西,到了他们手里,可就够呛能拿回来了!”

我也站了起来,可这么一站,我就发现,那个小个子嘴边,露出了一丝诡谲的笑容。

我立刻蹲下:“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知道的,没说?”

小个子的眼里,顿时蒙上了一层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