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16章 不能睁眼

又黑又长,很像是耍龙灯的道具铺在祭坛后面了。不过——我看出来,那东西是个活的。

只是跟那些美人鸟一样,睡着了。

不能睁开眼睛——那就是说,我们不能吵醒了它。

果然,随着我们的叫不熟,那东西像是缓缓的动了一下。

我就跟程星河他们打了个手势,意思是尽量把脚步声压轻。

程星河他们会意,果然,这地方一安静,那个巨大的东西重新伏下来,跟婴儿一样,再次睡着了。

我们三个就悄无声息的靠近了祭台。

这才发现,除了那个巨大的东西,周围还散落着很多小东西——当然,是跟那个巨大的东西相对而言,那些小东西也有一人高,半人高。

那些东西,在动。

但是看不出它们动的目的是什么——漫无目的,跟游魂一样。

等靠近看清楚了,我们同时倒吸冷气。

那些东西,有的是迷神,有的是邪祟,但是都变了形状。

有的邪祟是个人样,可背后长出了三条手臂,跟剑龙背后的肉翅一样。

有的满地乱爬——本来应该也像是个体面的人样,但是现如今,下身有八条腿,好像半人半蜘蛛。

不光如此,这些东西眼里没光——跟丽娜一样,像是没了魂了。

看来,只要被那个东西的眼睛看到,活物就会迷失自我,成为一个怪物。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耳报神摇头叹气捂着眼睛,看嘴型像是在念“作孽呀”。

难怪,那个不和神的跟班儿,会说我们进去就出不来了。

那些东西对死活都没有兴趣,更别说对我们了,倒是没一个对我们这些外来客喊打喊杀。

不过,我们也尽量不要让身体触碰上这些东西。

而我环顾四周,一进来,这地方除了怪物,倒是没有旁人。

难道江良他们还没来呢?

程星河则从水母皮下钻出来,跟我打了个手势——意思是,江良和邸老头子他们,是不是也变成怪物了?

这还真说不好。

不过,江良和邸老头子,都是行当里响当当的人物,能在这里变成怪物,就这么终结一生传奇?

更别说,他们身后,还有一个披着熊皮的,那个家伙来路也很奇怪,肯定不简单,不见得就这么容易的送了命。

我就跟程星河比划了一下,意思是长个心眼儿。

靠近祭台,也是叹为观止——四周围是巨大的石柱,那石柱很怪。

是一个个女人的形状,身上穿着轻纱,臂上挂着金钏,很像是敦煌的飞天,丰满华丽,好似数不清的女巨人托起了这一方穹顶。

而且——那些女人的下半身,都是鳞。

而女人柱之间,有大幅大幅的壁画,数不清的人头攒簇,繁复精致,因为光线暗淡,看的人眼花缭乱,但是大概意思,应该是万民朝拜——神庙大多都是这种表示崇拜的内容。

总而言之,这地方,庄严肃穆,对这种壮丽来说,语言实在是太苍白了。

越靠近,那模糊笼统的轮廓,也就越清楚,我皱起了眉头,那个东西,有角,四爪,好像——也是一条龙?

只是,这个龙的脑袋非常特别,巨大狰狞,看得出来,眼睛在头部占的比例极大。

让人望而生畏。

而这个巨头龙所围绕的,是一个很高的祭台,有几层楼高,上头是有很强烈的仙灵气。

太好了,就是这里了。

程星河跟我打了个手势,意思是问我,怎么过去?

是啊,要想上那个祭台,就必须从这个巨龙身上跨过去。

可这么一跨,万一弄醒了就麻烦了。

我一寻思,就看向了祭台。

祭台极大,根本就没有落脚的地方——不过还好,上面镂刻着非常多的精美花纹,从花纹上,也许能想法子蹬上去。

程星河有套马杆技术,做成一个吊索应该差不多,但是我和程星河可以,白藿香和金毛也不行。

除非……

我转脸看向了耳报神。

耳报神因为不能吭声,所以一直露出很很窒息的样子,一见我看他,顿时就高兴了起来,比划了比划,问是不是有事儿能给我效劳?

我点了点头,就比划,你之前用人脸藤把我们引过去,你很熟悉人脸藤?

耳报神弄明白之后猛点头,折过身子滑到了阴暗的地方,不长时间回来了,手里就面条似得捧了一大堆。

好家伙,这人脸藤在这地方,跟杂草串子似得,到处都是。

不过耳报神没明白,我找这个干什么。

程星河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已经悄悄给我竖了大拇指,做出了个“鸡贼”的口型。

接着,他一把拿住了人脸藤——人脸藤阴气吃的多,灵气吃的少,一见肥猪拱门,张口就要咬,可程星河一甩手,以极其精准的姿势,就把那个人脸藤的脑袋扔到了祭台上。

人脸藤的表情顿时大惊失色,下一瞬间,它爬山虎一样的枝叶瞬间就牢牢的扒在了祭台繁复的花纹上。

而人脸藤的另一头,还在我们手里挣扎。

把人脸藤留在我们手上的藤蔓卷在了手腕上,风声就在耳边穿梭了过去,三人一犼悄无声息,直接被带到了祭台边缘,抓住了祭台上的花纹。

白藿香看着我,眼神也忍不住有点佩服——分明是个害人的东西,现如今成了帮手了。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就是这个道理。

我就看程星河,让他继续把人脸藤往祭坛顶上投——登了顶,我们拿了就跑。

顺顺当当。

程星河跟我竖起个大拇指,意思是,瞧好吧。

一只手就把藤蔓甩上去——这么个速度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就能爬到顶上去了。

十五步——十三步……

我们也越来越振奋了。

潇湘——能拿到了水神信物,咱们很快就能见面了。

可没想到,就在要蹬到了最后十步之内的时候,一阵破风声忽然从后头炸了过来,我一听动静,就知道坏了,以最快的速度抽出七星龙泉,斜着一扫,“啪”的一声,一个东西直接劈裂。

程星河和白藿香回头,也都愣了一下,顺着那个东西的来路就往下看,但还没等看清楚,跟我预想的一样,只见那个东西,凌空炸开!“啪”的一声巨响。

麻烦了……

我后心一麻,只见底下那个庞然大物,轰然就起来了!

程星河当时就想骂街,指向了一个方向:“你看!”

一个穿着熊皮的身影,消失在了一个女人立柱后面的黑暗之中。

他妈的,这个王八蛋,找了不合神的跟班来举报挡雷不说,现在又要拿我们挡雷?

可根本顾不上了,因为那个巨大的东西,转过脸来,就冲着我们看了过来。

我立马说道:“蒙住眼睛!”

下一秒,身后轰然一声响,我们几个就觉出耳边一阵风——手上的人脸藤应该是对视到了那个东西的眼睛,我们只觉得手头一阵滑腻,腥臭的液体奔着脸就溅了过来,接着,失去了人脸藤的力量,直接从祭台上头坠了下来。

我喊了一声:“抓紧”立马就用七星龙泉把奔着对面卡,七星龙泉被我们拖了一段时间,“咔”的一声,被卡在了一个缝隙上。

我们几个跟被图钉钉在墙上的风铃一样,脚底悬空,就在半空摇晃了起来。

但这还不算,观云听雷法感觉出来,那个巨大的东西,就在我们身后。

与此同时,我感觉出来,另外一道身影,十分轻捷的就从另一个角度往祭台上爬。

利用我们拖住了那个怪龙,自己去抢水神信物了。

我心里冷笑,行啊,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就在那个巨龙要扑过来的一瞬间,我摸出手机摁了一下,奔着那个身影就砸过去了。

“咕咕咯……”

一阵鸡叫从手机里炸响,那个巨大的身影,奔着手机的方向,就冲过去了,直接截住了那个要抢水神信物的。

抓住这个机会,我带着他们就往上头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