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17章 水神信物

没法直接看那个怪物,但是我一下就听见了滑落的声音——那个身影也跟怪物龙遭遇上了,应该是为了避开,闪身下去了。

可惜可惜,听这个动静,是为了避开锋芒,可见他跟我一样,也没有直接对上怪物龙的视线,没能变成没魂怪物。

程星河趁着怪物龙被吸引过去,低声说道:“七星,你怎么知道,不跟那个东西对眼就行?”

“简单——我刚才就看见了,底下那些变成怪物的东西,眼睛都有变化。”

无一例外,都像是被灼伤过。

既然如此,那肯定是视线相对引起来的——如果不对眼就能变成怪物,那他们好歹得有一些眼睛完整的。

“不愧是我儿子,”程星河喘了口气,又想起来了那个穿熊皮的拿我们当饵料,气的牙根痒痒:“妈的,那个王八蛋够狠的。”

江家哪一个是善茬?

不过,那个穿熊皮的到底是谁啊?

我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但我没顾得上往下深挖,而是死死抓住了那些繁复的花纹——得带着他们继续往上爬。

不过手刚才被人脸藤溅了满手的汁液,黏糊糊的,很容易打滑,我正要在程星河身上擦干净,程星河一躲骂我不孝,我说你他娘不想死就忍一忍,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面前伸下来了一段金丝玉尾。

卧槽?

抬起头,我们都是一愣。

没想到,耳报神倒是抓住了那个机会,自己抓着花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去了,从祭台顶上给我们伸下来的。

我立马抓住,耳边唰的就是一阵风声——耳报神虽然现在沦落了,好歹也是吃过香火的,硬是一下就把我们给拉上去了。

上去之后,我们都剧烈的喘息了起来,抬起眼,我就高兴了起来。

祭台中央,正摆着一个很大的圆桌。

圆桌中间,仙灵气耀眼。

我立马对耳报神点了点头:“多谢!”

耳报神对我一笑,可他的笑容,瞬间就凝结在了脸上。

同时注意到了,那个怪物龙没声音了。

我反应快,立马就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直接把耳报神扑倒,同时对着身后说道:“都闭眼睛!”

那个怪物龙,出现在了我们身后!

我的心狂跳了起来——耳报神刚才,跟那个怪物龙对上眼睛没有?

千万别——千万别!

还好,身下一阵挣扎,我这才松了口气。

耳报神应该还没来得及跟那个怪物龙对眼。

但是根本来不及高兴,观云听雷法感觉出来,那个巨大的影子,就在身后。

接着,裹挟着风雷之势,对着我们就要砸下来!

我立马拽着他们,往靠近大桌子的地方爬——果然,爬到了大桌下的一瞬,那个巨大的响动贴着桌子炸起,祭坛轰然崩裂,石头子溅的到处都是。

幸亏这玩意儿投鼠忌器,不敢动桌子。

耳报神有点紧张:“如今怎么办?”

程星河吸了口气,对我一指:“不用费脑子,他总能想出办法来。”

我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

我们不能在这里趴一辈子,早晚得起来。

可是那个怪龙……

卧槽,我知道怎么做了。

我立马就在肩膀上拍了拍——小绿呢?

小绿张开了嘴。

接着,我闭着眼睛站了起来,作势要往桌子上摸。

果然,那个怪物龙,对着我就扑过来了。

我伸手往小绿嘴里一挖,就把赤水青天镜挖出来了,能照人的一面,就对向了身后。

“啪”的一下,我听到赤水青天镜上发出了一个轻微的响声,下一秒,我身后就是一声痛苦的吼声。

那个巨大的怪物龙像是遭受到了极大的痛苦,“啪”的一声,我们身后的祭坛,像是直接被它拍裂。

接着,轰然一声巨响,它从祭台上落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我睁开眼睛,看向了手上的赤水青天镜。

吹水青铜镜上,也有了一丝淡淡的裂痕。

程星河之前跟这个玩意儿叫美杜莎。

那就跟美杜莎一样——能对付这个玩意儿的,只有一样。

镜子。

我一阵后怕——那玩意儿的视线,连赤水青天镜都能看裂,那得是个什么视线?

多亏了这个东西了。

程星河他们全站了起来,都跟着高兴:“成了!”

算是吧。

我抬起头,就看向了面前那个台子。

台子上,是一个很大的罩子。

那个罩子就十分精致,金丝银线勾勒出来,手法繁复精巧,这种工艺,现在早失传了,也不知道以前的人,是怎么做到的。

毕竟,现在的人最主要就是求回报,不过以前的人,不惜工本。

我伸手,就把那个大罩子打开了。

底下的仙灵气猛然炸起。

适应了光线,我就看到,那是一串极其精致的连环。

是很多小环,头尾相衔的串在了一起。

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莹润透明,美不胜收,简直像是最纯净的冰。

我心头一动,忽然就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我记得——这个东西会发出极其悦耳的响声。

宛如天籁。

脑子里模糊的印象逐渐清晰了起来。

每一个环,好像就代表了一个河川。

我还记得,这个东西,之前好像是在潇湘手腕上的。

是啊,只有潇湘,才配得上这么美的东西。

我立刻伸手,就想把这个东西给拿下来,可夏一瞬间,一道东西,划出了锐利的破风声,对着我的手就过来了。

手一抬,那东西“啪”的一声,搭在了祭台地上,就是一个深坑。

抬起头,果然,是江良。

他手里,正抱着那个小方盒子。

他身后黑暗的地方,就站着那个披着熊皮的。

程星河在我身后懒洋洋的叹了口气:“截胡或许会迟到,但不会不来。”

“咻”的一声,面前华光闪耀,他的凤凰毛出了手。

江良对我笑:“李先生,凡事要讲先来后到。”

“你自己就不讲先来后到,要我讲?”我答道:“别这么多废话,这东西是我的,要抢,你就来抢。”

一股子奇怪的气在心里萌发了出来。

焦躁,烦乱,对别人染指自己东西的怒意,还有那种——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