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6:05:37

最新章节: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抓住了!”可这一瞬,我肩膀一抬:“小绿!”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张开了大嘴。老爷子和小姑娘,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也微微一愣。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嘴,这一瞬间,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唰的一下,就从祖孙俩身上,落在了小绿口中。老爷子和小姑

第1519章 神轿之中

我感觉到了一股子逼人的压迫力。

回过头,没意外。

那个蜿蜒的队伍,缓缓的正往这里逼近。

人数很多,但是,悄无声息。

这个感觉,诡异,让人喘不过气来。“这下才是真正坏,主人一来命不再……”

耳报神的声音,打了颤。

我还以为他早就走了——没想到,对我们倒是不离不弃,而且,后来我才知道,就是他,告诉给金毛这地方有行尸的。

“跑跑跑!”

耳报神贴在了我背后,调子都拔起来了。

难怪——刚才江良和熊皮人之所以死死盯着后面,就是怕这个主人回来。

他们是想着赶在主人来之前,把水神信物夺走。

下一瞬,那个熊皮人越过了金毛,对着我身后的江良就伸出了手来。

要把江良救走。

我闻到了一股子药草的气息。

那个气息很特别,我像是在哪闻到过,又像是没闻到过。

既然那个大人来了,他们自然急着要走。

我脑子一转,现如今,对我们来说,也是逃命要紧。

于是我故意松开了手,放了江良,那个熊皮人很顺利的就把江良从我手上抢过去了。

他回头扫了我一眼,看意思有些鄙夷,觉得我不过如此。

不过下一秒,我掏出了一把贡香,擦的一下点燃,就丢到了他们身上。

哗啦一声,贡香瞬间把熊皮和江良身上的大斗篷点燃,空气之中都是烧焦的味道。

这一瞬,那个缓缓移动的队伍立刻停了下来。

这里的居民都是什么来路?迷神,邪祟。

他们最喜欢的是什么?一个是灵气,还有一个——就是梦寐以求的贡香!

被关在这里,已经不知道多长时间没吃贡香了。

贡香的味道,对他们来说,那简直跟亘古长夜的一盏明灯一样——谁都想靠近过来!

果然,他们感知到了贡香的味道,对着熊皮人和江良就冲了过来。

这是一石二鸟。

一来拿他们吸引那些追兵的注意力,我们跑,二来,他们一旦被牵绊住,自顾不暇,哪儿还有心情找我们抢水神信物?

还是那句话,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哪怕是敌人,脑子够快,也能帮上你的忙。

熊皮人是个聪明人,一闻味道就知道我打的什么主意,压着怒意吸了口气:“好,不愧是厌胜李北斗……”

这声音我没听过,但是低沉有磁性,年纪可能跟江良相仿,比我高一辈。

他抬眼看着后面,那个大队伍,靠的越来越近了。

显然,这人跟所有出身高贵的人一样,很惜命。

可江良刚才被我打伤,他再厉害,现在也是高个子盖短被,顾头不顾尾。

“我现在没空跟你们争,”我说道:“以后还有再见的日子。”

话音未落,我飘然从祭台后面往下坠,金毛一声呼喝,那些七零八碎的尸体给它搭建成了一个梯子,我们迅速落地,抬起头,就看见头顶黑压压一片,已经有数不清的东西,把熊皮人和江良给围住了。

耳报神惊魂甫定,这才回过神来:“小可平生走东西,要论机警你第一!”

谬赞——老人们常说,吃亏是福,并不是说你吃了亏有啥好处,主要这个亏能让你长经验记教训,这是无行的财富。

换句话说,我要是没让人坑那么多次,我也不会坑人。

趁着他们被当成夺走水神信物的元凶被牵绊住,一边跑,我心里一边剧烈的跳,程星河他们呢?跑出去了没有?

会不会,被大队伍堵在这里了?

可他们披着水母皮,我现在也看不到他们。

只能是先出去再说了。

之前我跟程星河说好了,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说的就是美人鸟的门槛那。

要是逃出去了,他们应该等在那里,跟我汇合。

面前是滚滚而来的须弥川居民,好几个脑袋的,好几条尾巴的,什么样的都有,宛如开闸泄洪一样,对着我们就冲。

还好,我现在煞气护身,没什么人气泄露出来,金毛也不是凡物,更别说耳报神本来就是地头蛇,那些东西盯着祭台顶端的香火气,眼里全是贪婪。

“来了——终于有人给我敬香了!”

“不是给你的,那是给我的!”

“是我的,是我的……”

他们争先恐后。

以前在位的时候,香火应该是信手拈来的吧?

可一旦跌落了神坛,香火就成了这么珍贵的存在。

任何东西,大概失去之后,才会弥足珍贵,不管是香火,还是自由。

我一路往外跑,就看见了,乱糟糟的队伍中间,有一个巨大的神轿。

心里一提,这地方是和必经之路。

也只能硬着头皮闯出去了。

不过,就跟放学一样,顺着人流出去容易,逆着人流进去难。我拼尽全力,才从那个神轿后面蹭过去。

这一过,我忽然就感觉到了一阵气息。

很熟悉的气息。

就好像——神轿里的人,我认识一样。

一股子不安攫住了我的心,这里面的,到底是谁?

但是显而易见,他是水神信物暂时的主人,肯定不能不乐意让人把水神信物拿走,被抓住了就是个倒霉。

我集中注意力往外挤,可这个时候,神轿里面,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神君,好久不见。”我的耳朵里嗡的一声。

这是个极为熟悉的声音。

就好像经久没联系的老同学,老邻居一样。

他……认识我?

与此同时,我的额角,忽然就久违的一阵剧痛!

跟着剧痛,脑海之中,闪过了一些模糊的片段。

好像——有一个正在求我什么。

但是,我一点都犹豫,反手对着那个人,就砍了下去。

那个人,跟神轿里的,好像——是一个人。

耳报神一把抓住了我:“神君,跑,跑啊!那位大人,动怒了!”

没错,脚底下,一阵震颤。

我抬起七星龙泉,对着面前一削,数不清的拦路者,统统被掀翻,面前,被煞气强行开出了一条路。

我奔着外面就跑了过去。

但是,身后起来了一阵疾风。

有什么东西,冲着我后背追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