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6:05:37

最新章节: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抓住了!”可这一瞬,我肩膀一抬:“小绿!”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张开了大嘴。老爷子和小姑娘,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也微微一愣。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嘴,这一瞬间,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唰的一下,就从祖孙俩身上,落在了小绿口中。老爷子和小姑

第1523章 我的东西

我要是伤他们,也是大不敬?

耳报神告诉我:“没错!您以前是什么身份,且不说,但您现在,肉眼凡胎……还是别给他们理由吧?好些做人的道理,神君懂!”

比如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不过,他们也未必就肯让我这么走了。

果然,那两个兄弟,对着程星河就过去了,缓缓说道:“有些事情,凡人做了,可是要折寿的。”

水神信物,还在程星河身上。

我心里猛然一提。

就在一只手要抓到了程星河身上的时候,七星龙泉出鞘,那种金色的煞气猛然炸出,那两个兄弟立刻往后退了一步。

我抬起眼盯着他们:“我可以不碰你们,但你们也别给我伤你们的理由。”

那两个兄弟咬了咬牙,显然也并不甘心:“那个东西……”

“那是我的。”我冷冷的说道:“我知道上面有多少个环,写着什么字,你们知道吗?”

高个子说不出话来了。

可矮个子忽然说道:“这个东西,现在是须弥川的。只能留在须弥川。”

他们这个意思,不留下水神信物,就不让我们走了。

金毛跳过来挡在我前面,就是一声恐吓般的呜咽。

这一瞬,周围传来了“格格”的声音,那些尸骨,再一次被金毛召唤过来了。

我知道金毛是想护着我,可是——这些屠神使者,不怕那个。

我刚要说话,忽然一只手拉住了我。

程星河。

这货刚才开始,就一直不吭声的躺在原地,看上去跟晕倒了差不多。

我反手扣住了他的手,意思是让他放心。

我一定护着他。

可没想到,那一对兄弟,已经不想在浪费时间了,忽然抬起了手。

数不清的屠神使者,对着我们就冲过来了。

我立刻抬起了手,金色的神气一炸,那些屠神使者同时退了好几步。

耳报神死死拉住了我:“神君……”

“是你要动我的人在先。”我冷冷的说道:“三界的规矩既然森严,我护着自己人,不该是罪过。”

这句话似乎说到了点上,那两兄弟顿时也犹豫了一下,但马上,他们回头看向了那些迷神。

一道散魂鞭响了起来,数不清的迷神被驱赶了过来:“去取回你们的东西!”

又是这样——想要做什么,却不肯脏了自己的手,把别人当做棋子。

我刚要抬起手,那两兄弟又是一扬鞭子,数不清的迷神,跟羊群一样,就被驱赶到了我面前来。

那些迷神……有的悲哀,有的恐惧……

我一分神,几个屠神使者趁着我被迷神牵绊住,奔着程星河就过去了。

我心里一提,程狗!

可还没等我过去,那些屠神使者忽然停了手,回头看向了那两兄弟,戴着面具一样平板的脸,忽然就露出了几分惊疑。

那两兄弟盯着那几个屠神使者,似乎也明白过来了,厉声问道:“东西呢?”

东西——按理说,就在程星河身上。

可那几个屠神使者同时摇头:“他身上——没有!”

我顿时一愣——没有?怎么会没有?

那两兄弟显然是跟我想到了一起去了,转脸看向了我和白藿香。

在白藿香身上?

也不可能。

对了——水神信物的仙灵气是极大的。

什么东西也遮盖不住。

要是在白藿香身上,不用搜,他们也能看出来。

那两兄弟的表情一下就变了,死死盯着我。

我一笑,就把衣服抖了抖:“也不在我身上。”

“当然不在!”程星河大声说道:“我已经放在其他地方了。”

那个英雄也有些意外——哪怕是他,也不知道水神信物被程星河放到哪里去了。

但是程星河一直没有离开,既然他身上没有,就只可能是被他藏在须弥川某个地方。

那一对兄弟,和所有屠神使者,立刻看向了附近,去找仙灵气。

他们在怕。

找不到水神信物,那后果将是难以承受的严重。

程星河却拉着我,低声说道:“让他们找——咱们跑。”

我立马就明白了,一把抓住了程星河和白藿香,带上了金毛,程星河凤凰毛出手,就在迷神之中,劈开了一条路。

我们不等屠神使者反应过来,奔着门口就跑了过去。

那兄弟俩反应过来,立刻反手就让屠神使者把我们留下——水神信物真要是流落到了外面,他们承担不起。

不好了——我还要抬手,可这一瞬间,一道东西从外面卷了进来。

白色的——仿佛一匹绢。

这东西上,带着一种似曾相识的香气。

是……独腿三娘那个破房子里的木质香气!

那匹绢卷住了我们,就往外拉!

一抬头,果然,独腿三娘那窈窕的身影,若隐若现的,就在门口!

一面之缘——她竟然这么帮我?

那些屠神使者要追,可这个绢,是意料之外的快。

我立刻转头:“小武!”

一听我这一声,那个英雄瞬间就愣了一下。

他眼里,竟然是说不出的怀念。

好像,他已经很久没听到这两个字了,他也想起了这两个字的含义。

我大声说道:“你家人那里——我帮你传信。”

小武眼神一凝,忽然抬起了手,双手过头,对我行了一个礼。

那是——景朝前后的礼节。

属下,谨遵上命。

而下一秒,小武转身,那道金轮在他手里,熠熠生辉。

他像是个太阳神。

一股强大极了的力量炸起,他一己之力,挡住了所有的屠神使者。

“小武!”

他——竟然要给我挡住屠神使者?数不清的散魂鞭落在了小武的身上。

神气溅的到处都是。

“你让开!”

可已经来不及了,风声在耳边一掠,我被那道绢直接拉出,坠落到了那个来时的河川里。

我眼眶忽然就酸了。

小武会怎么样?他会不会……

一个娇美的身影,出现在了我面前,艳丽虚幻的,像是个海市蜃楼。

她在水里开口,做出了一个口型。

“他没事。”

独腿三娘。

我立刻把避水珠塞在了嘴里,跟她打了个手势:“你为什么帮我?”

她微微一笑,指向了自己的腿。

我一低头,也是一愣。

她的腿,竟然完好如初了。

是,想感谢我给她设的风水局?

接着,她开了口:“活下去——把他们欠你的,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