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25章 一个残缺

似乎很久之前,我就握住过这个手环,听上面的响声,我还说过什么话——可是,具体是什么话?

苦思冥想,可就是想不起来,就好像那一片记忆拼图,被谁生生抠下来了一样,

“水神娘娘就要回来了!”

不知道哪个水族大喊了一声,对着我就跪下来了。

这一下,满坑满谷,数不清的水族。哗啦啦就跪下了一片。

是啊,我回过神来,潇湘得到了水神信物,是不是就能回来了?

我一只手伸到了小绿的嘴里,就把豢龙匣给拿了出来。

当初,要不是为了救我,她违背了规矩,提前出来,她早就应该自由了。

可是——她又委屈了很长时间。

这一切,是我欠她的。

白藿香也直直的盯着豢龙匣,程星河注意到了,显然有些担心,拉了她一把。

但是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全神贯注,就盯着我手里的豢龙匣。

我一只手摸在了豢龙匣上的时候,眼前甚至有些发白。

等了太久了,等了太久了——她终于能回来了。

简直跟做梦一样,屏息凝神,只怕这个梦会醒。

豢龙匣已经很重了。

可没想到,这一瞬,豢龙匣却猛然一颤。

我顿时一愣——什么意思,潇湘,不想出来?

难不成——我立刻环顾四周,这个时候,程星河拉了我一把,声音一厉:“七星,不好了!”

我感觉出来了。

周围,是黑压压一大片的煞虎。

它们已经追过来了。

那些水族全因为恐惧,瑟缩在了一起,抬起眼睛盯着我。

他们眼前,全是希望:“神君……”

我吸了口气,举起了水神信物:“我替你们的水神娘娘,送你们回家!”

那一串连环一动,是个悦耳极了的天籁之声。

“九天之下,九曜顺行,五湖四海,听我敕令——川流三千,奉送其行!”

这句话,我其实并没学过。

但是似乎,我天生就会。

这一瞬,面前的河川,就是一个剧烈的震颤,石破天惊。

那水宛如一条远古巨兽,猛然溅起来,势头滔天!

这是一个极为壮美的场景。

那些煞虎想过来,可是被水挡住了。

而那些水族纷纷入水——欢畅的跟回到了家里一样。

其中一个抬起了头来:“多谢神君!我们去东海——等神君和水神娘娘回来!”

整条河川,好像活了一样,揽住了它们,奔腾起来,一路向东。

水猛然翻起了波浪,重重的拍在了两岸的岩石上,几乎把天空都盖上了,哗啦一声巨响,振聋发聩。

煞虎根本没法通过。

等滔天巨浪重新落下,水猛然湍急了起来,一路向着东方,滔滔奔流了过去,水气漫天。

煞虎没有了屏障,还要追,可七星龙泉扫过去,它们扑上来,遇到了那一道耀眼的金光,倏然被劈破,接着,烟消云散。

消失了……

程星河激动了起来:“七星,你这气挺厉害的嘛!从哪儿吸来的?”

这好像——本来就是我的。

巨浪震撼人心,但是很快,那个势头过去,整个河川,就重新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

宁谧平静的,像是一条巨大的蓝色缎带。

“太好了。”哑巴兰目送着那一片明净的水面:“他们终于能回去了,”

白藿香立刻问道:“那豢龙匣……”

她的声音有点发抖,视线,就没有从豢龙匣上离开过。

我盯着水神信物,忽然就觉得,不对啊……

似乎跟记忆之中,有点什么出入。

我闭上眼睛,仔细去寻找那些似乎并不属于我,稍纵即逝的记忆。

是了……声音不对,虽然极其细微……

我猛然睁开眼睛。

这个水神信物上,少了一个环!

我的心里骤然一紧。

潇湘没有出来取水神信物,也是这个缘故?

程星河知道了,立刻皱起眉头:“卧槽,是不是丢在须弥川了?”

不像——自从打须弥川里给拿出来,这东西就一直没散落过,再说了,水神信物又不是葡萄,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落下一个?

是怎么少的,在哪一个环节少的?

我心里一空,要找出根源,那就难了。

自从水神大战以来,这东西就流落在了外面,甚至没人知道,它到底是怎么到的须弥川。

可能的地方太多了——须弥川?流落到这里的时候,被撞到了什么地方?甚至,是河洛一开始就取走了,就怕水神信物能生效?

根本无从下手。

白藿香立刻问道:“少一个……严重吗?”

这上面一个环,代表着一个河川。

少一个,这就不是完整的水神信物。

环——我脑子里忽然出现了八个字,环环相扣,永不分离。

是潇湘跟谁说的?还是——谁跟潇湘说的?

没错,她从水神信物上摘下来了一个环,跟另一个环扣在了一起。

对了。上东海的时候,蜃龙就从潇湘那废弃的水神宫里,找到了两个环。

他说,那是潇湘最喜欢的东西。

我忽然想起来了,从东海水妃神那,我不是找到了个小环吗?

我立刻从小绿嘴里,把那个环给拿了出来。

当初在东海,仅仅是这么一个环,就被蜃龙和黑蟠争抢,威力巨大。

但是拿出来一分辨,这个小环款式虽然跟连环上的十分相似,材质却截然不同。

好像——那个环是很久以前,谁亲手送给潇湘的?

而潇湘,摘下了水神信物上最重要的东西,跟那个环扣在了一起。

她摘下的那个——代表东海!

这个环,乍看是看不出什么来,但是肯定,有某种意义——某种很重要的意义。

当初是两个“永结同心”一样的连环,我记得——那个奸诈狡猾的小白杏,带走了另一个环。

难不成,代表东海的那个环,就在那个小白杏手里?

那个小白杏自从拿走了那个环,自此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谁也不知道,她现在是死是活,到底在什么地方。

小白杏……她现在是什么人?

而前面的煞虎离开了之后,后面又传来了很巨大的响动。

像是,那些屠神使者出来了。

他们的目的,当然是要把水神信物给抢走。

这个地方实在太危险了,必须得先找到个地方躲起来。

不能让他们知道,水神信物还在我手里。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面前的悬崖角上,对我招了招手。

是个熟悉极了的身影——叼刀的煞神!

他竟然也来了!

显然,是要给我们领路。

我先把水神信物塞在了怀里,领着他们,跟上煞神就跑。

煞神显然对这里的地势十分熟悉,翻墙走壁一般,从山路上绕过,到了山腹之中,一个十分隐秘的地方。

这地方,有很多黑石头——我认识这种黑石头,外号叫哑巴石。

人进山遇上了,撞进去就出不来。

比鬼打墙厉害的多,等于跟外面断了联系,你大声喊,外面也听不到,困进里面的人,就跟变成了哑巴一样,因此得名。

果然,躲进去没多久,外面就掠过了一阵巨响,但是很快,就偃旗息鼓。

煞神这才放了心,回头,跟我拱了拱手。

我立刻道谢:“你怎么来了?”

煞神又仔细往外面看了看,这才说道:“自从上次出来,就知道他们不会善罢甘休,跟在附近,想帮你。”

我心里一热。

他好不容易从屠神使者手里逃出来,为了我,折回来冒了这么大的险。

可还没开口,煞神就盯着豢龙匣:“幸好——你刚才一念之差,没把豢龙匣打开,你知道刚才,谁到了你附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