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29章 趁火打劫

煞神立刻说道:“水神娘娘——绝对不能再耽搁在这里了。”

潇湘并不甘心,她春笋一样美丽的手攥的很紧。

日头已经完全坠落,第一颗星辰开始若隐若现,波光粼粼的水面,映照出了万点灯火,华丽庄严,说不出的震慑人心。

这种虚幻的神迹,简直,像是一场盛大的海市蜃楼。

河洛的目的再明显不过了,硬碰硬,她一定会赢,能趁潇湘没能取回东海小环的时候,重新镇压潇湘。

要是潇湘逃走,那名声传出去,旧水神畏惧新水神,面都不敢出来见,那潇湘的名望,就会是个沉重打击——一些原本中立的水族,知道旧主元气大伤,为了自保,一定会站在河洛这一边。

看来,她早就计划好了。

新仇旧恨,潇湘又是那个骄傲的性格,绝不甘心就这么逃走。

那些屠神使者,远远看到了潇湘的仪仗,一瞬间都露出了喜悦的表情来——他们是想着,坐山观虎斗。

我不由也是一阵担心,看向了潇湘。

潇湘往前了一步,白色的裙摆飘带被神气冲起,像是横亘在夜空之中的一条银河。

“她是为了水神信物来的,”潇湘淡淡的说道:“你回去等我。”

不可能,我心里清楚——你这一出去,可未必能好端端回来。

不值得。

我立刻拉住了她:“听我的,别见她,跟我走。”

名望什么的,以后总能挣回来。

“没那么容易走,”煞神声音一沉。

程星河也看见了:“坏事儿了……”

现在河洛的仪仗过来,阻隔住了东南两方,西边是绝壁,北面是我们唯一能离开的地方。

可北面现在,也出现了一股子煞气。

大队的屠神使者,那些整整齐齐的面具脸,把唯一的退路,也给堵上了。

远远的,我就看见了那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气定神闲的站在了山前,像是坐等我们自投罗网。

煞神看清楚之后,喃喃说道:“他们已经拿到了屠神令了……”

罪名,是我放出了潇湘这个未被赦免的“邪神”,罪应伏诛。

他们今天,是不想让我们走了。

但是一个身影,已经到了我们面前。

夏明远。

夏明远这一阵子,因为夏家仙师被抓,所以只能跟屠神使者合作——屠神使者,看中了他跟我的交情。

他这么一来,见到了潇湘,虽然有心理准备,也猛然也被震了一下,立刻见礼,低下了头,生怕冒犯。

平时那些废话,更是不敢说了。

“李北斗,”他低着头,视线不敢抬起:“借一步说话。”

我大概能猜出是什么意思来:“只要我答应,永远不进真龙穴,屠神使者就给我让路?”

这是趁火打劫。

夏明远怔了怔,说道:“哪怕不是因为我跟他们的关系——李北斗,单单作为一个朋友给你的建议,这是最好的选择。”

程星河忽然叹了口气:“卷毛,之前就觉得你挺日系,想不到,你现在真跟年代剧里传话的翻译官一模一样,来劝降了。”

夏明远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只勉强抬起头看着我,带着点焦急:“为了水神,你得活下去,难道——你想让水神再一次……”

我没犹豫:“程狗,你们先走——他跟你们,没那么深仇大恨。”

夏明远眼神一凝,也知道我的决定了,十分失望,但看向了白藿香他们:“李北斗说得对——你们,没必要卷进去。”

程星河凤凰毛一燎,散漫的说道:“那不行——七星还欠我不少债没还呢,还不上,到了阴曹地府我都跟着他。”

哑巴兰和苏寻也一样,比起名声好听,其实却各扫门前雪的十二天阶,我们几个才是真正的荣辱与共,同气连枝。

白藿香和金毛就更别提了,跟没听到一样。

潇湘扫了他们一眼,也露出了一分动容:“你身边,也还是跟以前一样……”

而水上的那个仪仗,已经越来越近,丝竹鼓乐的声音,已经到了面前了。

我们看清楚了,那个巨大而奢华的神轿,神轿上绣着日月星辰,花鸟走兽,每一样都光芒耀眼,活灵活现,以比金丝银线绣更加珍贵且繁复,看不出什么材质的东西织就而成,几乎包含一切生灵。

是啊,世间万物,有水则生。

而以金丝银辔,在前面拉神轿的,是昂首挺胸,十二条壮美极了的白色神物。

我心里一沉。

龙。

比潇湘真正元身小很多,但是模样极为相似的四爪白龙。

那些四爪白龙胸口,都有一种华丽的纹章,跟水神宫里依稀出现的,十分相似,类似个“丄”的形状。

我记得,这是川流入海,海纳百川的意思,水神专用的纹章。

这些白龙……不用想,也知道跟潇湘必然有什么关系,也许——是以前给潇湘专用的,甚至,是跟潇湘很亲近的角色。

果然,潇湘看见那十二条四爪白龙,眸子猛然一冻。

这是——对潇湘的示威。

跟我想的一样,潇湘咬了咬牙:“贱畜,好大的胆子……”

金毛却猛然支棱了起来,死死的盯着十二条白龙,嘴边垂涎三尺。

所有的鼓乐,终于停了下来,一匹红马,离开仪仗,冲着我们过来了。

那匹红马,脚上有鳞片,有肉翅——踏水,如踏平地。

一个身穿红袍的人骑乘在红马上,在水妃神那见过这种服色,是传令的。

他架着红马停在了我们面前,拉长声音:“白潇湘,水神娘娘敕令你献上水神信物,对水神见礼!”

潇湘的眼里,像是掠过了一团风雪。

“大胆,”那个传令的有恃无恐:“孽畜白潇湘,见到水神,还不见礼!”

那些屠神使者,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河洛的目的,就是要折辱潇湘,逼潇湘对她出手,她一来能获取个仁善的美名,二来,让潇湘担负个六亲不认,尊卑不分。

心头火起,我忍不住往前迈了一步——你说谁是孽畜?

七星龙泉要出鞘的时候,手却被冰冷的手拉住了。

潇湘。

潇湘的眼睛一沉:“我不想让她再见你——一眼也不行。”

就好像,我不想再让江辰用那种眼神看潇湘一样。

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内情。

我却全想不起来了。

那个传令的狐假虎威,喝道:“孽……”

话没说完,传令的戴着乌纱帽的头,倏然落下,咕噜噜在水面上滑行出去了老远,他难以置信的盯着自己还坐在马上的身体,还能说话:“三界诸天规矩,不斩来使……”

潇湘冷冷的说道:“三界,算什么东西?”

那个来使的表情,凝固住了——下一秒,腿上长鳞的马受了惊,对着传令的就踩了下去。

四周围,一片哗然。

“哗啦”一声,是熟悉极了的一个声音。

潇湘皓腕上的水神信物。

数不清的清透圆环撞在了一起,暗夜里似乎也有氤氲的光。

“想要,从我手上抢回去。”

她的声音,凛冽,睥睨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