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30章 十二白龙

跟那个煊赫的神气比,简直跟以卵击石一样。

可潇湘一丝惧色也没有。

下一瞬,那个煊赫的队伍,传过来了一个声音。

是锣鼓的声音。

这是一个号令。

紧接着,面前这个河川,忽然就是猛的一颤。

一片平静,变成了波光粼粼,跟滚开了一样。

滔天巨浪拔地而起,对着我们所在的位置,就扑了过来。

那一大片浪头,眼看着就要把全部冲垮。

水气,眨眼功夫,就已经扑到了鼻尖上!

可就在这一瞬,潇湘的手微微一动。

那一串连环叮当一响。

水忽然停止了。

一道冰晶从第一滴即将落到了我们头脸上的水珠上,开始凝结。

紧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一路向着后面冲了过去。

那一片水,仿佛成了死的,纹丝不动——冻上了!

这种力量,让在场所有的人全部屏住了呼吸。

这就是,真正的神灵……

这个时候,煞神忽然靠近:“你看……”

有一个位置上,出现了一个空门。

能从那里逃回去。

下一秒,我立刻拉住了潇湘,甩手劈开冰面:“跟我走!”

程星河他们一听,回过神来,立刻跟着我就跑了过去。

哑巴兰忍不住嘀咕着:“太可怕了——真是,太可怕了……哥,水神娘娘,把对面冻上,完全没问题啊!”

他有点激动,词穷了。

看上去,是这样。

但是我看的出来,潇湘的神气,跟烟火一样,能极为璀璨,但是——不能长久。

跟河洛雄厚壮丽的神气比起来,差的远。

毕竟,这些年来,她受了太大的委屈。

可骄傲如她,不可能在河洛面前示弱——怎么也得争这一口气。

现如今,她已经用刚才那一下,昭告天下,她回来了,那就够了。

所有的水族都会知道——她还是那个水神。

剩下的账,等休养生息,找到了代表东海的小环,再算不迟。

身后一阵炸响——不出我所料,那一大片的病,全部粉碎,接着,是数不清的煞气,对着我们就追过来了。

我们从来都见过那么强的煞气。

潇湘要挣脱开我的手,她修长而英气的眉毛扬起:“这些孽畜……”

可七星龙泉先一步对着后面扫了过去,那一道金光炸起,所向披靡。

是无数坠落的声音。

我回头看向了那个巨大而威严的神轿。

河洛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出现。

而数不清的水族冲了过来。

遍身金甲,气势汹汹。

他们的模样长得跟人十分相似,只一样——胳膊上有鳞,脸上有鳃。

整整齐齐,赫然像是卫队大军。

可程星河一点面子没给留,划过凤凰毛就卷走了一片:“今儿就给你们上一课,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白灼小海鲜!”

那一片水族甲兵,倏然被凤凰毛打出去了老远,冰冷的水气跟炽热的凤凰毛一卷,炸出了通天的白雾。

苏寻蹲在了地上,不知道在摆弄什么,哑巴兰翻身挡在他面前,金丝玉尾出手,把程星河打翻的后面一波也全部掀开:“程狗,你打的没我多!”

“那又怎么样?”程狗的嘴素来比啄木鸟还硬:“你以为捕鱼达人给金币呢?”

但是水族甲兵越来越多,趁着程星河在前边招架,哑巴兰就念起了请神咒。

一瞬间,他怒目圆睁,猛然挺身,纤细的身材像是雄壮了好几倍——身上隐隐出现了一层炸起的,参差不齐的光圈。

是蓑衣神!

蓑衣神,是保佑渔猎的神灵!

看来,那位蓑衣神跟河洛并不对付,竟然真被哑巴兰给请来了!

哑巴兰鼻孔里冒出两股白气,甩了金丝玉尾,蹲了一个极为扎实的马步,以猎手特有的姿势,对着对面就横扫过去,漫天的水族,竟然瞬间,就倒了一半!

剩下那些水族甲兵见状,互相看了一眼,忽然全齐刷刷的举起了一样东西——寒光闪闪的钢叉。

程星河一皱眉头:“卧槽不好……”

哑巴兰也愣了一下,但是下一秒,苏寻站起来,一把将程星河和哑巴兰拽回来护在后面。

那些钢叉,跟下雨一样,对着我们投射了下来,我心里一震,还想抵挡,可看出来,那些钢叉的运行轨迹不对——本来眼看着能投过来,却偏偏在半路上改了位置,全落在了我们左侧的山石上。

按理说不可能——但是哑巴兰第一个发现了:“洞仔设了阵!”

这下那些水族全愣住了——他们哪儿知道世上还有这种东西?

其中一个头领模样的大腮帮子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忽然就对后面传话,被传话的水族,一下就面露喜色,跟听到了什么好消息一样,不长时间,那些水族忽然纷纷让开,一阵飓风冲着我们就扑了过来。

凌厉无比!

一抬眼——是那拉车的十二条四爪白龙!

这四爪白龙凶神恶煞,跟潇湘的贵气逼人,就差的很远了。

我有一种感觉,它们——急着立功。

那些水族,有了得意之色。

是啊,龙族铜皮铁骨,刀枪不入,这世上,很难有它们的对手。

潇湘的面容,微微一动——那以前,也许是她的爱宠:“这几个叛主的东西……”

但那些水族们没想到的是,一个一百来斤的身影,以跟体重完全不相符合的矫捷,凌空扑出,干脆利落的咬上了其中一条四爪白龙的头颅。

金毛!

只一口,那条四爪白龙已经轰然落地,重重的趴在了水面上——眼睛还是瞪着的,像是不相信。

紧接着,金毛身上,金光一炸——它身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迸发了数不清的金色毛!

其余十一个四爪白龙见状,悚然一动——它们认出来了。

这是犼。

像是受了惊,那十一条四爪白龙对着金毛就张开了大嘴,坚不可摧的利爪,也猛然抓下。

可是金毛像是天生知道,怎么闪避。

那十一个四爪白龙,不光攻势多凌厉,却没能碰到金毛一根毛。

它像是一道带着金光的闪电,一眨眼功夫,十一声巨响。

那些四爪白龙全跌落到了地上,头上的伤口,其实并不大。

金毛落地,身上闪耀了一圈金光。

所有的水族,一动不动——我们只听到了甲胄跟鳞片撞击的“簌簌”声。

而金毛抬起头,冷冷的盯着神轿,嘴边就流下了一缕馋涎,简直像是在问:“还有吗?”

哪怕潇湘,也微微失神。

所有的水族,全部被镇住了:“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有金毛犼?”

“护住水神娘娘——千万别让这个畜生惊了水神娘娘!”

可就金毛现在全身上下,几乎有了三分之二的金毛。

我盯着神轿,忽然有了一种感觉。

不对……哪里不对。

可是,是哪里?

就在这一瞬间,一个巨大的神气,快的连我都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对着潇湘就冲了过来。

我记得这个气息——河洛!

潇湘反手一挥,水面拔高而起,挡在了她面前,冻成了一道墙,那墙硬生生挡上煞气,啪的一声炸成了碎屑,冰晶擦着我们头发脸颊,划出了凌厉的破风声。

“这是真正的水神……”煞神转脸看着我,

河洛。

神气,跟她的手镯颜色,一模一样。

这个神气来的又快又刁钻——就是想攻其不备的伤害潇湘。

以我能看出来的——潇湘不是这个神气的对手。

可潇湘没管,反手就要推开我,我却转过身,翻过七星龙泉,对着那一片神气就扫了过去。

潇湘眼神一凝。

一道金色神气从七星龙泉上炸出,跟拿到浅蓝色神气撞在了一处,我立刻就觉出浑身一阵剧痛,金色龙鳞唰的一下全部滋生,我整个人退出了好几步,眼前一片发白,才觉出来,四肢百骸像是被磨盘碾过,几乎粉碎,一阵剧痛。

潇湘立刻扶住了我,眼里是遮不住的心疼,但是心疼一瞬,就变成了凌厉。

白藿香不知道从哪里冲了过来,也死死抓住了我,但马上,她看向了潇湘,有了一丝迟疑。

可迟疑一瞬间变成了坚定,她不管不顾的给我摸骨头扎针。

我立刻担心:“这里危险!”

她看都不看我一眼,只顾着给我上药:“你管不着!”

不过,她眼角余光,还是看了潇湘一眼。

潇湘的视线。却看向了眼前:“贱畜……”

我分辨出来了。

这个神气虽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却并不是在神轿里。

河洛不在神轿里,躲在其他地方干什么?

我心里一震,忽然就明白过来了。

堂堂水神,却在讨还水神信物的时候藏头露尾,只有一个原因。

她在畏惧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