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32章 敕封之命

所有冰面全部粉碎,炸的到处都是。

潇湘不由自主,被震的往后退了一步,脸色难看了下来。

我看到,她绝美的脸,被一道神气划破,流了一线血。

她现在,绝对不是河洛的对手。

河洛对眼前一切极为满意,微微一笑,抬起了手,面前一切,全部对着潇湘炸了过去。

可这一瞬,一个身影扑过,对着河洛就咬了下去。

那是一团金光——金毛?

金毛的身体,似乎也比没吃那十二个白龙之前,大了一圈。

浑身的金色,耀目生辉!

河洛瞳孔一缩,金毛已经奔着她的面门过来了,但我心里却一沉:“金毛,回来!”

我以为自己大声说出了什么话,可不对——嗓子里,一片嘶哑,因为阴瘴气的缘故,跟失声了一样!

金毛哪怕听到,也不可能理会。

爪子已经扬起来了。

可河洛反应极快,只是一抬手,金毛硕大的身体,凌空一个翻转,就重重的撞在了山石上,“哄”的一声,将山石直接砸出了一道裂!

金毛翻身就起来,可只往前了一步,就跪在了地上。

它一只前爪,断了!

我心里一痛——金毛虽然已经有了三分之二的金毛,可它毕竟只是一个没成年的幼犼。

哪怕传闻之中,一犼能敌二龙一蛟,可河洛并不是普通的龙族。

河洛美目流转,眼里几分不屑:“是个好犼,倒是配得上你——只不过,粗野了点。你放心,以后,我帮你管教。”

接着,她往前一步,对着潇湘,再一次抬起了手。

又一道东西斜刺里冲了出来。

凤凰毛。

程星河?

可凤凰毛“啪”的一下,直接断在了半空,火星子一样的光,撒了遍地!

我心里更紧了,想挣扎起来,可刚才跟河洛迎面相撞的伤一阵剧痛,动也不能动。

金丝玉尾也要出来——哑巴兰直面河洛,已经没法请到能面对面跟河洛动手的神灵了,不出所料,金丝玉尾化成了飞灰。

苏寻的阵法,刚摆列出来,也全部被掀翻。

没有人是河洛的对手。

潇湘甩手,冰面再起,可河洛极快,冰冷的手,已经摸在了我脸上:“等一下——我把她收拾了,就带你回家。”

“放开你的贱手!”

潇湘大怒,水神信物上几千个小环同时叮当作响,冰面跟数不清的利刃一样,对着河洛就射了过来,可河洛一抬手,冰刃瞬间粉碎,水蓝色和冰霜一样的神气两下撞到了一起,潇湘的身体凌空翻转,重重被撞到在了冰面上。

河洛并不意外,甚至没有多看,她盯着潇湘的眼里,只有漠然。

她抬起戴着水蓝镯子的手,缓缓说道:“回天河吧。”

巨大的神气,凝结在她冰冷的手掌上,抬手对着潇湘就要劈落。

潇湘瞳孔一凝,可这一瞬,七星龙泉锋芒上,金色神气炸起,将那个巨大神气,再一次削断。

潇湘盯着我,瞬间一愣。

河洛更是难以置信:“你为了她……”

我是肉眼凡胎,不该扛住。

可我还是扛住了——归功于白藿香在手帕上的药,会让疼痛暂时消失——当然,没法让伤这么快好。

但是,我心里清楚,那药最多能让我挡住一下。

骨头残损的,已经非常厉害了。

河洛也看出来了,攥住了手,又很快松开,搭在了我肩膀上,柔和一笑:“你累了……”

她这一下,要把我摁倒了。

可我张口就是一声:“退开!”

嗓子极难开口,几乎出声就跟撕裂一样的疼。

但我还能出声。

河洛本来还满怀希望的眼神,瞬间冻住。

她的身体,几乎是不由自主,就退后了一步。

跟上次一样。

我冷冷的说道:“我命令你……”

额角一阵钻心剧痛,眼前什么都看不清了。

河洛终于露出了一丝恐惧。

可我咬牙死扛着:“我命令你,把水神的位置还给……”

可是,似乎是被额角带的,喉咙一阵剧痛,一阵腥甜。

温暖的感觉蔓延了整个口腔。

血。

血把喉咙全堵住了。

我心里明白,也许,这不是一个肉眼凡胎能承受的命令。

河洛眼里一丝如蒙大赦悄然而过,立刻转过了身子。

平地里一阵疾风。

一阵鼓乐再次响起,那种压人的神气,倏然远去。

“就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河洛的声音淡淡的说道:“我先放你们一条生路——反正过不了多久,还会再见。”

一个身影抱住了我。

“你受苦了。”

混合血腥气之外的,是一阵空灵的香气。

我想说值得——不过,说不出来。

那些阴瘴气,跟随着河洛的仪仗,一起逐渐消失。

程星河他们全缓过来了,哑巴兰喃喃的说道:“为什么,我哥一句话……”

程星河一阵咳嗽之后,沙哑的说道:“他不是一般人。”

是啊。

我知道河洛这段时间,为什么一直没来找我了。

以她的本事,不会连我一点消息也得不到。

之所以不来见我,就只有一个原因。

她怕我。

我记得很清楚,上次她要伤潇湘的时候,逼退她,只是我一句话。

她刚才故意用个神轿当障眼法,自己却不坐在里面,也是不希望我能看到她所在的位置,对她发号施令。

因为她是那个跟我关系匪浅的景朝国君敕封的,所以……就跟我能代替景朝国君,敕封城北王做王一样,她不得不听我的命令。

这一次,恐怕她也并不想来,是不得不来的——旧主带走了水神信物,新主不可能坐得住。

她要是不来,水族们,只怕也会传出什么风言风语。

后来迫不得已现身,她第一件事儿,就是把阴瘴气给召唤出来。

为什么宁愿死伤自己人,也要无差别屠杀?

因为,她不想让我对她说出任何一句关于敕令的话。

刚才匆匆离去,也是怕我真的能说出关于水神敕封的话来。

其实,她还是高估我了,我似乎是跟那个景朝国君产生了某种联系,我身上,有属于他的什么特质。

可我目前只能册封一下城北王的王位之类,褫夺册封主神,这个身体还做不到。

不过,已经足够震慑住她了。

我想起了一件之前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事儿。

江辰。

江辰身上,有过一些神气。纯净磅礴。

跟河洛的,有些相似。

河洛跟江辰之间,是不是……

可这一瞬,一个声音打断了我思路:“七星,不好了,你回头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