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33章 散神之丝

我回过头,也没意外。

数不清的屠神使者对着我们就冲过来了。

河洛在这里,他们坐山观虎斗,河洛这么一走,他们黄雀在后。

屠神令已经到手,他们终于有理由了。

程星河的凤凰毛就剩下了半截子,哑巴兰的金丝玉尾全成了灰,我挣扎着就想跟他们说,快走!

可喉咙因为说了不该说的话,血流不止,几乎倒灌气管,根本就没法讲话。

潇湘的眼神冷了下来。

而那些屠神使者,抬起了手,手上有一种很特别的绳子。

有的是鞭子,有的是网子。

哑巴兰皱起眉头:“他们手里的东西,看上去很怪。”

那绳子的颜色,是一种难以形容的黑色,一看就不是人间有的东西。

程星河吸了口气:“周围绕着很多残碎的魂魄——很凶。”

煞神开了口:“这叫散神丝。每一束散神丝里,都有一根创世神的头发。”

程星河和哑巴兰,表情悚然一动。

那个东西——是世上唯一能克制神气的东西,专门来制服犯了过错的神灵。

屠杀神灵,他们是专业的。

煞神脸上露出了几分不自然——想必,他以前也曾经使用过散神丝,但是,也被散神丝制裁过。

潇湘抬起了手,水面啪的一下升起巨大的冰墙。可是那些屠神使者本来就厉害,散神丝更是无往不利,直接把冰墙削断,对着我们就冲了过来。

潇湘大怒,抬起手腕,四面八方,数不清的冰刃对着他们就来了。

最前面的屠神使者扛不住,倒是倒了一片,但是人数太多了,后面的源源不断,就要围上来。

金毛挣扎着还想过来,但它从来没受过这么重的伤,挣扎了半天,也站不起来。

全是为了我……

潇湘挡在了我前面,没回头:“带他走。”

我想挣扎起来,可浑身剧痛。

程星河他们对望了一眼,都露出了几分为难——没干过为了自己活命先走,留下其他人殿后的事儿。

以前,殿后都是我们做。

但是他们都知道——这是神仙打架的时候。

而他们跟我一样,都是肉眼凡胎,好像燕雀要在鸿鹄的斗争之中参一脚,哪怕有心,也并不现实。

于是他们几个一对眼,咬了咬牙,程星河说道:“那——我们就先把七星带走了,你保重。”

说着,就要架我。

不行,我不走——她好不容易回来,我怎么可能把她丢在这里?

她还没恢复全部的元气,万一,她在这里出了事儿……

一切不都白费了吗?

我拼尽全力,想挣扎起来。

可这个身体,接连两次抵挡住了河洛的神气,现如今残损不堪,哪怕抬起手来,都极为困难。

我得抬手,我得动……我得需要点时间!

可程星河他们已经没辙了,抓起我就要把我拉走,面前乓乓一阵乱响,数不清的屠神使者手里的散神丝,对着潇湘就削了过来。

潇湘灵动的往后一避,散神丝几乎是擦着她鼻尖儿过去的,但是——就是碰不到她。

潇湘的嘴角微微勾起,眼神一冰——她之前被废黜的时候,应该也吃过屠神使者的苦头,这个恨积攒了几百年,下手毫不留情,手掌微微翻转,冰面再次炸开,那种纯净的冰霜一样的神气,连面前那些屠神使者,带附近的草木,全部掀翻。

似乎,要将整个寰宇荡平。

但是一大群屠神使者跃起,潇湘甩手削开,可没想到,那些屠神使者背后,两个身影跃出。

那俩兄弟。

潇湘眸子一沉,那俩兄弟抬起手,数不清的散神丝从四面八方穿过来,对着潇湘就打!

潇湘轻盈的凌空闪避,一缕青丝飘开,瞬间被截断。

潇湘绝美的面庞,笼罩上了一层寒霜。

曾经是至高无上的主神之一,却被这些屠神使者触碰到。

她那冰雪一样的神气,再一次猛然炸起。

可这一瞬,趁着她注意力被两兄弟牵引住,又有一群屠神使者暗度陈仓,散神丝对着她的颈项,手腕,脚腕就冲了过去!

潇湘极其灵动的避开,甩手冰面又压倒了一片,但是——跟洪灾一样,堵住这里,那里又起来了一片。

这么下去,早晚会把她抓住!

这样不行!

我拼命想挣扎,可程星河他们只回头看了一眼,虽然为难,但已经把我拉起来了。

可这个时候,一只手挡住了他们俩。

白藿香。

程星河一愣:“正气水,你拦着我们干什么?”

“是啊,藿香姐。”哑巴兰咽了一下口水:“咱们得争分夺秒,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我心里也是一动,她……

白藿香刚才吸入了阴瘴气,脸色已经发青,可她强撑着,大声说道:“他不愿意走。”

程星河和哑巴兰都愣了一下。

我耳朵顿时嗡的一声。

哑巴兰忍不住说道:“藿香姐,你平时不是最希望我哥平平安安吗?怎么……”

白藿香的嗓子也因为瘴气变得十分沙哑,但她梗着脖子,厉声说道:“你们不懂吗?最重要的人要是出事儿,哪怕自己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心像是被重重的捏了一下,钝痛、

她真的特别了解我——人生路途虽然漫长,但遇上这么懂自己的人,几率绝对不多。

程星河忽然松开了手,盯着白藿香,忽然释然:“是啊,你最懂。”

后来他跟我说,那个时候,他想起来的,是之前从须弥川出来,白藿香说的话。

白藿香说,她选择,为我白搭性命。

我的眼窝,像是被烫了一下。

我得动——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必须动!

就在这个时候,趁着潇湘掀翻东边一片,西边三道散神丝,对着她手腕就缠了下去——这一下,潇湘没能躲开!

那些屠神使者面具一样的脸上,都露出了几分欣喜。

那三道散神丝,死死往下一拉。

胳膊还是不能动——阿四,对了,阿四,帮我一把!

我全靠你了!

右臂上的太岁牙,猛然炸起了一股子力量。

就在他们要拽住潇湘的这一瞬,我抬起了手,七星龙泉金色神气,冲着那几个屠神使者就削了过去。

他们全部被掀翻。

不愧是散神丝——金色的神气,也削不断。

潇湘回头,满眼难以置信。

可冥冥之中,像是阿四抬起了我的右臂,我一把抓住了肩膀上呆若木鸡的小绿。

小绿这次跟我出来,带来了九幽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