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3章 诛龙之阵 飞一下皇冠打赏加更两更合并

要是她给我那个红色东西还在就好了,起码也是个线索。

于是我就问程星河:“你知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含在嘴里下水,就不用呼吸?”

程星河掰过我的脑袋就往外控水:“嚯,想完了女人,开始YY了,西游记里的龙宫里有,叫避水珠,怎么,你下去一趟,跟老龙王攀上关系了?”

说着,洋洋得意的就跟我说:“你是不知道,哥神兵天降的时候,你已经开始打挺了,要不是哥英明神武,给了你一拳,你把哥也得拽下去。”

“打挺”是救溺水人的一种术语,说的是人快被淹死的时候神志是不清醒的,求生本能会让人死死勒住手边的东西,不少救援人员就是这样让溺水者给带下去的,遇上这种情况,最好的法子就是把溺水者打昏。

可我那会明明是清醒的,只不过想回头看看那个女人而已,你特么就给我来了一下。

我摸了摸被打肿的腮,这事儿不想还好,一想就生气,要不是程星河这个王八蛋给了我那一拳,那东西明明还在我嘴里,也算是那蓝衣女人留下的一个线索,现在可倒好,什么都没了。

可这个时候,兰建国倒是说道:“你说的这个东西,是不是红色的,味道很甜?”

我立马来了精神:“没错!你知道?”

兰建国点了点头:“我们家的镇尸手札里倒是有这个东西——是我太爷爷遇上的,当年有个贵人大墓被军阀给炸了,惊了尸,太爷爷受命去救那个军阀,见到墓主尸体分明不是荫尸,却百年不腐,知道里面有东西,果然从嘴里取出来了一个小珠子。”

“那个小珠子就是红色的,味道很甜,含着下水能不用呼吸,根据墓志铭,那东西是水神送给墓主人的,叫赤星珠。”

程星河喉咙里忍不住“咕噜”了一声:“味甜……该不会咱太爷爷还尝了尝这个死人嘴里起出来的珠子吧?”

水神……我的心猛地一提,难道那个穿着蓝衣服的女人,是潇湘?

我能看见她,难道她现在已经能化形成人了?

对啊,今天已经是第四十八天了。

明天,就是最后的日子了,她马上能出来了。

“满口谎言,凶残狡诈,杀戮成性……”

可鲛人那些话再一次在我耳边响了起来,简直跟钻心的锥子一样。

“遭到天罚,为了水神的位置,不择手段……”

阿满也说,她只是利用我。

潇湘她的本性,到底是什么样的?她对我,又到底是真心,还是利用……

高亚聪的笑容也浮现在了心头:“只是一个玩笑……”

我吸了口气,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压下去了。

不过转念一想,又有点奇怪——虽然我也没见过潇湘的真面目,但是那个蓝衣服女人给我渡气的时候,感觉跟潇湘不一样。

我想了想,问道:“那个珠子现在还有吗?”

兰建国摇摇头:“有一年本地发大水,搬家的时候仓促弄丢了。”

“这也太可惜了,要不得值多少钱啊!”程星河气的一拍大腿:“要是我能弄到这么贵重的东西,命丢了也不能让它丢了!”

拜你所赐,那东西就是你弄丢的。

现在那个红色珠子也没了,之前的记忆,简直跟一场梦境一样,什么都没留下来。

“阿嚏。”这时哑巴兰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兰建国听见,连忙说道:“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把湿衣服换一换。”

我还看见另一个“美女”靠在哑巴兰身边,长得比哑巴兰还好看,大眼小唇,楚楚可怜的,一瞬间我有了一种想法,哑巴兰的女朋友?

可这个想法还没浮现清楚,我就看见“女朋友”脖子上的大喉结。

不用说,这就是他们家兰红梅了。

程星河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低声说道:“幸亏哑巴兰他们家人长得都好看,不是大雕萌妹就是女装大佬,不然一个彪形大汉搞个女装,画面太美不敢看。”

回到兰家的路上,我靠在车窗边就打了个盹。

朦朦胧胧,我感觉潇湘默默从背后抱住了我。

她的手有点不自然,像是……在紧张。

我回头就想看她,可她不让我回头:“北斗,在你心里,我是什么人?”

我的心一下就提起来了,但是想了想,说道:“你是我的女人。”

潇湘抱着我的手一下紧了:“如果,我真的满手血腥,杀戮无数,你……你还会让我当你的女人吗?”

我心里一动,难道,她真的……

但我还是答道:“那我得知道原因——还有,我不在乎你的过去,我只在乎你的将来。”

潇湘的声音喃喃的响了起来,像是心满意足:“我没看错人……”

我一手摸在了她的手上,不是有句话吗?过去的你我来不及参与,将来的你,我奉陪到底。

只是有件事情,我一直有些在意:“但是,我最不喜欢别人骗我。”

潇湘抱着我的手一僵,小心的说道:“我要是说,我没有骗过你,你愿意相信我吗?”

这声音,似乎带着几分祈求,潇湘还是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心像是被触动了一下,管那些人说什么呢,我就是愿意相信她。

自己的女人要从别人嘴里了解,那还算什么汉子。

潇湘一阵高兴,脸贴在了我的后背上,接着,就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冷下来,带着咬牙切齿的恨:“这一两天,你小心一些,那个贱人果然又来了。”

她的仇家?

她接着就意识到,这个口气可能太狠厉,怕我不舒服,连忙把声音放缓:“你放心,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让它动你分毫——等过了明天,我第一件事,就是要把它碎尸万段。”

我知道那个仇家夺了她的位置,不过什么叫“再”动我分毫?我又不认识它。

于是我就问她:“那个仇人到底是谁?”

她的牙齿咬的格格响:“它叫河洛。”

河洛……果然又是一个水神的名字。

而且,跟潇湘十分相似,难道她们之间,还有别的关系?

我刚想问清楚,可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刹车的动静,眼睛瞬间睁开了。

兰家到了。

河洛……

程星河上来就给我脑袋来了一下:“你脑袋里的水是不是还没控干净,发什么呆呢?”

我回过神来,明天就是第四十九天了,本来想立马去找那个老爷子看看四相局的密卷,可现在一身狼狈,只能先去洗澡,哑巴兰说后院有个澡堂,说起澡堂我还挺怀念,小时候老头儿老带我去泡澡堂子。

我脑子里的澡堂,就是穿着湿裤衩的搓澡大叔,水池子,莲蓬头,两块钱一张的澡票。(现在八块)心说兰家人就是多,连澡堂子都有。

可跟过去一看,我反正是愣了——他们家竟然有一个花木扶疏的私人温泉!

程星河三下五除二把那个“恭喜发财”的红酷衩给脱了,光溜溜扑了进去:“天了噜,有钱人的幸福你真是想象不到,七星你快下来体验体验,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

哑巴兰也下去了,程星河瞅着他还穿着内酷,表情微妙,非给他剥下来不可,哑巴兰脸红的跟猴腚一样不让,俩人在池子里闹成一团。

我也想下水,可忽然觉得肚子上有点不舒服,跟粘上了什么东西似得,心说要是一身老泥,把人家温泉搞脏就很尴尬了,就打算先把泥洗下去再下,结果一低头,发现肚子上围了一圈东西,好似一个胶带。

奇怪,我上哪儿缠胶带去了?八成是金秀河里的垃圾,不知道谁那么没公德心扔的。

于是我随手揭下来就想扔,可程星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子:“那是啥?”

哑巴兰也凑了上来,一瞅那东西,顿时激动了:“哥,还是你有本事,还把这个带回来了,这不鲛绡吗?”

鲛绡?

我一瞅,果然,那东西没了水,就迅速的干燥了下来,薄如蝉翼,像是一块透明胶带,但是又非常轻薄透气,过了水,则有点湿滑,跟那个鲛人身上的透明薄膜一模一样!

我记得,这东西附着在身上刀枪不入,七星龙泉都砍不开,也不知道啥时候粘上的——对了,我之前不是掉进了那个王侯的棺材里了吗?八成是那会儿蹭身上的。

程星河抢过去一阵爱抚:“给我给我,这要是拿到了鬼市……”

结果哑巴兰一把就夺了回去,说道:“这是我哥拼了命弄回来的,凭啥给你。”

说着,塞到了我手上:“我算是见识到那玩意儿的厉害了,哥你把这个随身带着,你就是铁甲小宝。”

程星河羡慕的快流口水了,骂道:“七星你有没有人性,哥拼了老命把你救回来,你不给哥带一块。”

我倒是没什么所谓:“你要你拿去,什么好玩意儿似得。”

其实现在,真的跟程星河说的一样,没什么东西比大家的交情更值钱。

程星河趴在池子边摇摇头,大义凛然的说道:“算了——你用这玩意儿的机会,比我多,这块你先带着,下次记得孝敬我。”

我就用脚去踹他脑袋:“孝敬你个头。”

世上最后一个鲛人都躺在那个棺材里,以后,再也没有第二块鲛绡了。

那个鲛绡展开,倒是不大,最多能做个背心,程星河让我别瞎讲究,缠身上算了。

三个人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会儿,程星河跟想起来什么似得,说道:“密卷也到手里,咱们很快就能知道四相局的位置了,哎,四相局要是真的能破,那你们之后有什么打算?”

我想了想,要是我能活过明天,潇湘也能顺利出来,那我想跟她组建一个家庭——听上去,她之前受过很多的腥风血雨,要是可以,我想给她一世安稳。

程星河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可她毕竟不是人……七星,我就这么一说,你就这么一听,古往今来,那牛郎织女,白娘子许仙……”

他的意思我明白,跟异类在一起的,没几个有好下场的。

可我认定她了。

程星河叹了口气,哑巴兰就问他:“那你呢?

程星河想了想,说道:“我要是能活过二十五岁,那我也就去找个老婆——我一个人太久了,这日子过够了。而且,”

他眼睛里难得的带了点憧憬:“我想亲自带着儿子骑大马,钓虾,搓澡,打游戏机,别人有什么,我儿子就得有什么。”

他是想着,把自己小时候没有经历过的东西,补偿给下一代?

说着,程星河看向了哑巴兰:“你呢?”

哑巴兰脸瞬间就红了,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嘛……”

程星河给了他脑袋一下:“看你这个娘炮样。”

哑巴兰甩开程星河的手,大声说道:“我想穿西装,我想搞对象!我不想跟我妈我姐那样的男人婆在一起,我想找个萌妹子——我再也不想被人骂成人妖了。”

我一下乐了,程星河也说地主家的傻儿子就是傻儿子。愿望都这么稀松平常。

我笑完了心情有点发酸,这对别的男人来说,确实是天经地义,在哑巴兰那,竟然只能是个愿望。

当时我们三个都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却不知道后来的变故,都让人猝不及防。

泡完温泉出来,我就有点头晕眼花的,脑袋直发热,程星河看出我脸色不对,摸了摸我脑门就让哑巴兰去找个鸡蛋——试试看能不能在我脑门上煎熟。

哑巴兰知道我发烧了,连忙就让我去看他们家的家庭医生,我说这点小事儿算啥,四相局的密卷才是最重要的——我想知道,青龙局的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结果一出门,就碰见了兰建国。

兰建国好像在外面等着我挺长时间了,一看我穿着新衣服,眼睛很亮:“很合适。”

我这才知道,这些新衣服是兰建国帮我们买的,于是我就道了个谢,兰建国摇摇头,脸色有点发红:“我们兰家欠你的人情,应该的。”

程星河跟看出来什么似得,跟哑巴兰使了个眼色,哑巴兰也心知肚明,表情怪怪的,我不知道说啥好,就问老爷子出关了没有?

兰建国连忙点了点头,引着我就往里面走。

过了一个大院子,我发现这个院子形状很特别——竟然是八角形的。

这好像,是专门用来摆阵的地方——不愧是武先生世家。

而这个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过这里,心里说不出的不舒服。

也不知道是发烧比较严重,还是什么别的。

兰建国看我盯着这个阵,很热情的就跟我介绍:“这是诛龙阵——我们兰家特有的。”

“诛龙?”这个名字让我心里更不舒服了:“你们家还能杀龙?”

从古到今,这龙都是华夏族的图腾,帝王的象征,崇敬还来不及,哪儿有屠杀的道理?

兰建国点了点头:“不错,只有这种阵法能杀龙,据说前几百年,我们的祖先就……”

但说到了这里,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转了话头:“当然了,也只不过是个传说罢了,毕竟谁也没见过真龙。”

这倒也是。

过了那个诛龙阵,我心里才稍微舒服了一点,后面是个大香炉,香炉后面有一个很大的丹房——我心里顿时就明白了,这个兰家老爷子,看来跟祸国妖妃家赵老爷子一样,也是醉心于长生之术啊。

兰建国开门,里面走出来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那老太太虽然岁数大了,却还是风韵犹存,身上一身绫罗绸缎的中式裙装,领口袖口都是精致的三镶三滚,跟从民国年间穿越过来的一样。

而这个老太太两个耳朵上各自戴着翡翠耳环,裙子下是如今非常少见的三寸金莲。

我条件反射就要叫个奶奶好,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对了,这里是兰家,这才是真正的兰老爷子。

哑巴兰低声说道:“这就是我太爷爷了。”

我和程星河连忙行了晚生礼,那“老太太”很和煦的摆了摆手:“你们帮了我们兰家的大忙,该老头子谢你们才对,不要这么客气。”

别说,他声音轻声细语,也很温柔。

老头儿很爽快的就说道:“你们想让我看风水符是不是,拿出来吧。”

我连忙就把把那个发黄的丝帛奉上去。

兰老爷子戴着翡翠手镯的手接过丝帛,竟然微微的颤了起来:“老天有眼,想不到我老头儿有生之年,还真能看见四相局的密卷……”

但是他的视线一落到了密卷上,表情就变了,像是看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一样,身子一颤,好险没坐在地上。

兰建国和哑巴兰赶紧把老爷子给扶住了。

我连忙就问道:“那这上面的风水符,到底是什么意思?尤其是……青龙局上的。”

兰老爷子回过神来,再看着标注青龙局那风水符,缓缓说道:“这个,是破局密卷——说的是,若要破青龙局,需要潜龙指,以血为祭,青龙局的镇物,入潜龙指四十九天之后,以潜龙指主人的命与血为祭,乃可重生。”

程星河一听,连忙说道:“那青龙局的镇物重生之后,潜龙指的主人呢?”

兰老爷子答道:“命与血为祭,就是说这青龙局镇物出世,那潜龙指的主人,当然就是用自己的命与血,换青龙局镇物重生了。”

意思就是,明天过后,我和潇湘,只能活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