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34章 天边流星 @@@@@ff261435皇冠打赏加更

那个巨大的罐子被拉出来,我一手推翻。

数不清的黑雾,遮天盖日,争先恐后,对着那些屠神使者,就冲了过去。

“九幽魄……”

那些屠神使者,也愣住了。

是啊,九幽魄。

景朝国君,也许就预知到了,我会遇上这一天,所以才特地请阿四在那里等着他。

阿四,为我在那个地宫里,替他守了几百年。

阿四,你的苦,没有白吃。

九幽魄简直像是吞噬一切的黑洞,对着屠神使者就卷了过去。

就跟散神丝专门能克制神灵的神气一样,这九幽魄,也正好能吞噬屠神使者。

这是数不清的迷神怨气构成的——我忽然想起来,耳报神跟我说过,在须弥川里,有些迷神不会死,会变成怪物。

难怪——就是变成了九幽魄?

那些屠神使者还想躲避,但是九幽魄对他们来说,像是会移动的岩浆一样,碰上了,就会被卷进去!

尤其,那些九幽魄的方向。

是对着那牵引着潇湘手腕的屠神使者冲了过去。

那几个屠神使者平时肯定也是受过严格训练的,什么时候,都不能放手。

可他们不放手不行。

九幽魄冲着他们淹没下去,散神丝一下就松弛了下来。

再也没人能拉着那几根散神丝了。

潇湘反应极快,甩手从圈套里挣扎出来,飘然而起,躲过了九幽魄,而这个时候,一个小小的声音响了起来:“神君倾耳听小可,西南方向干净了!”

耳报神!

从须弥川出来了之后,精神一直是紧绷的,一直也没留意,耳报神竟然真的跟了出来。

太好了!

程星河他们也都反应了过来,欢呼雀跃,带着我就往那个方向跑——哑巴兰背上了我,程星河拖住了金毛。

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我的手。

那皓腕上还有三丝伤痕,但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

潇湘!

“谢谢你……”潇湘的声音带着心疼:“你为了我,做了很多。”

潇湘那绝美的身影,也毫发未损。

太好了,不管之前吃过多少自以为没有意义的苦,可今天能用上,那一切都值。

不过,能成功,必须得谢一个人。

白藿香。

要不是她把我强行留下,要不是她为了我争取时间,现如今,我们不会这么顺利的全身而退。

在哑巴兰的背上回过头,白藿香也跟在后面,但她视线是躲闪的——故意不朝着我这边看。

我心里一疼——为什么,心里总是会疼。

但这一瞬,哗啦一声,两个身影跟贴地飞行的鹞鹰一样,对着我们就跟了上来。

不愧是屠神使者的头领——那两兄弟,竟然能从九幽魄那里逃出来继续追杀。

想也知道,他们脚底下,不知道踩着谁的脑袋,才能出来。

那两兄弟的脸色也全阴沉了下来:“这次一定得追上。”

“是啊,从来没出过这么大的纰漏。要是不行……”

“不行的也得行——不然,咱们回去,交不了差。”

可现在,我彻底动不了……

潇湘一皱眉头,还想回头,可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倏然出现在了我们身后。

煞神?

那两兄弟见到了煞神,顿时也吃了一惊:“你……”

煞神叼着刀的嘴,微微扬起,接着,一脚对着那两兄弟就踹了下去。

这一下,凶狠凌厉,简直跟兀鹰一样——不知道,对着曾经的顶头上司,是积攒了多少怨恨。

那两兄弟的脸色,猛然一变:“你敢……”

煞神笑起来,带着一股邪气:“以前不敢——现在敢了。”

煞神是谁?带着刑煞的神灵——他的本职工作,就是给对方带来厄运。

屠神使者两兄弟不由自主就在空中一个翻身,身体猛然往下一坠,正撞上了一大块山石。

两兄弟坠落,而他们脚下,就是铺天盖地的九幽魄。

九幽魄缠住了他们的脚,他们两个从容惯了的表情,第一次变的惶惑:“也许,是不该接这个差使……”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这一瞬,眼前一黑。

我几乎以为自己失明了,但是我闻到了一股子山石的味道。

是在耳报神的引导下,穿过了一个隧道。

我支撑起来,就感觉到了,一阵风吹了过来。

下一秒,看到了面前豁然开朗,我看到了漫天的星光。

交相辉映,辽阔壮观。

第一次觉得,星空真美。

“安全了!”背着我的哑巴兰别提多高兴了,白虎局带来的巨大力气,让他背我和空身没什么区别,原地就跳了一大步:“咱们逃出来了!”

程星河气喘吁吁:“不是我说——这金毛的狗粮是不是该断了?减减肥,做个狗吧!”

金毛十分不悦,没折断的脚爪对着程星河脸上就是一下,意思是你才做个狗呢。

这俩一样,不是狗,胜似狗。

潇湘侧脸看着我,微微一笑。

美的让人觉得目眩神迷。

但是我醒过神,回头看向了身后。

煞神翻过了一道山梁,停在了原地:“送君千里终须一别,神……李北斗,我走了。”

我心里一暖:“多谢!”

“不,”煞神十分认真的摇摇头:“是我应该多谢你——你回来了,就好。”

回来……我感觉的出来,他真正想谢的,也许,也是另一个我。

没等我问,他身体轻捷的往后一纵,消失在了繁密的山林之中,只剩下了口边的一道寒芒。

也像是天上坠下的一颗流星,转瞬之间,就消失了。

十分应景,这个时候,天上也是一道流星。

哑巴兰看见,激动了起来:“我得在许愿,早日一穿一脱……妈的,来不及了!”

穿男装,脱单。

程星河嗤之以鼻:“你懂个屁——不是来不及,流星之所以走的那么快,就是不想听你瞎bb。”

哑巴兰跟吃了臭鸡蛋似得,脸色一变:“你真是个浪漫杀手,万年单身狗。”

程星河摸着金毛的毛,冷笑:“你浪漫,你对象在哪儿呢?”

我忽然想笑。

真好,这样,真好。

可这一笑,白藿香忽然死死盯着我,立刻捧住了我的脸。

潇湘看向了白藿香。

程星河他们一愣,低声说道:“卧槽,修罗场要开始了!”

可是,我看得出来,白藿香的眼神和举动都不对。

我身上——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果然,觉得出来,额角——好像不太对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