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1542章 帝流浆纸

高老师把东西给我——眼神别提多悲壮了,就好像要亲手给我一把枪,让我自杀一样。

他其实不愿意给,因为怕我送死,可他还是给了,是想让我尽量少走一些弯路。

我点了点头:“你放心。”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眼里有悲悯,有无奈:“老头儿以为拦得住——可惜,人到底不能跟命争,现在也是一样,不想你步后尘,可不得不看着你步后尘。”

是啊,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数不清的命中注定。

“要是当年,我们早点知道那里头出来的是……”

高老师还要说话,可外面忽然一阵脚步声。

高老师立刻停了嘴,把我拉到了屏风后面,压低了声音:“隔墙有耳,我这也没有那么太平,你们得赶紧走。”

说着,回身从多宝阁下面,拿出了一个大包。

“这些东西你带去,总有能用上的。”

为了以防万一,他一早就给我打包好了?

这个时候,门口一个人影靠近,高老师就把我往后门推。

我摁住了鼻子下的一阵酸,转身带着江采萍要走,就在手碰到后门的一瞬间。

“北斗!”

高老师的声音,有些惶急。

我回过头,高老师扶着多宝阁,定定的看着我。

目光交接,他却咧开嘴,露出了个十分局促的笑容:“没什么——我就是,想多看你一眼。”

我忽然意识到——高老师曾经挺拔的身材,已经开始变得佝偻。

络腮胡子,也有了星星点点的白。

不知不觉,高老师,也老了。

心里顿时就是一阵发酸。

“放心吧,”我冲着他笑:“我很快就回来。”

没再回头,我开了门。

是得快走——不能把高老师也连累了。

一出门,我忽然发现江采萍回头看了一眼。

“怎么了?”

“也没什么。”江采萍微微一笑:“妾只是觉得,这位长辈——有些面善。”

面善?

我还想起来了——高老师,跟江采菱认识。

我忽然觉得,四周围的人,好似一张网,都有着错综复杂的联系。

而这张网都连着一个方向——四相局。

灰百仓等在了外头,小心翼翼:“水神爷爷,咱还进去吗?”

“你还有法子?”

灰百仓一咂舌:“阴路啊!”

说着,他一脚踢开一堆箩筐,后面露出个小洞,得意洋洋:“一早,就打出来了。”

好么,不愧是县城首席灰仙,这么短的功夫,它还给我搞了一个后门。

从后门进去,钻过了一道红帘子,赫然就是我们家供桌。

我一怔。

窗帘是拉着,可老头儿早就起来了,抱着小白脚,躺在了贵妃榻上,一下一下的撸猫。

转脸看着我,缓缓说道:“养个小猫赛小虎,可惜不肯打地鼠。”

小白脚没搭理他。

我知道,老头儿又要装痴呆了。

而这个时候,脚步声已经密集到了门口了。

一从水母皮下出来,果然立刻被发现了。

我盯着老头儿:“我这趟,一定回来。”

老头儿一笑,忽然摇摇摆摆就站了起来,小白脚跳下,老头儿摇着蒲扇边走,嘴里还唱着:“我从来将相出寒门,咱王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他走到了冰箱,从下层找出了一个东西。

粽子?

不——是个粽子形状的护身符。

这是什么玩意儿?

他二话没说,套在了我脖子上:“快端午节啦,戴着这个,毒虫不近……”

端午节过去快半年了。

而且,这个护身符我认识,确实是端午节戴的,内里都是雄黄艾叶,不过,七八岁小孩儿才戴呢。

反正,是个好意——上面写着,吾家小儿,长命百岁。

江采萍把丝络给我整理好了,我跟老头儿告别:“我走了。”

老头儿背对着我,假装没听见。

可是我看清楚了,对面的柜子玻璃,倒映出了老头儿鼻子红了,他怕让我听见,忍着不肯吸。

人岁数大了,总爱多愁善感,真没错。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四处都是生离死别的感觉,给人一种不祥的预感。

是啊,这是最后一个局了。

很久之后回忆起那天,我才明白,他们为什么露出那种表情。

可惜,那个时候的我,再也回不来了。

门口轰然一响,有人要撞进来——好像夏夜里,玻璃外面扑灯的蛾子。

“水神爷爷,咱们可得快点……”

灰百仓有点担心了。

“老头儿,你保重!我回来,买糕给你吃。”

那些人很快破门而入,可惜屋里空荡荡的,想必他们一定露出了十分迷惘的表情。

他们开门的时候,我们早就从后门出去了。

走过了十步三岗哨的路,我回头又看了商店街一眼,问灰百仓:“人都上哪儿去了?”

“还不是因为那些盯梢要抓水神爷爷的!商店街煞气这么大,属相小八字轻的,哪儿有扛得住的?还不大病小灾不断!客人就更别提了,虽然看不见,可到了这地方,那本能也得寒毛直竖,谁还愿意来逛街,生意也不好,好些人歇业了——倒是有个好事儿,古玩店老板,去看外孙女了,我把他们家黄花紫檀全啃了。”

不是,古玩店老板该你什么了?

哦,想起来了,古玩店老板很久以前坑过我一次,灰百仓知道那事儿,早想给我报仇。

从商店街出来,我要跟灰百仓告别,可灰百仓摆了摆手:“不用!这次上玄武局,我跟着您去。”

“你?”

“托福、”灰百仓一乐,露出了两排雪白的板牙:“孩子都大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灰百仓,也到了报恩的时候了——跟着水神爷爷,积攒功德,赎罪。”

是啊,灰百仓的功德有亏欠,是得补补。

行,我尽量把你全须全尾的带回来。

回到了龙气地,就闻到了热乎乎的香气——铁锅炖大鹅?

好么,龙气地有个湖,附近有些野鹅,遇上程星河,倒了大霉,被一窝端了。

“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我们都得去找你了!”程星河扯着脖子喊:“赶紧搬凳子去!哎,鹅脑袋别跟我抢!”

其实,有人等你回家吃饭,就是一种幸福。

入了夜,我就把那张帝流浆纸给拿出来了。

果然,映着月光,那张纸张,出现了星星点点,荧光似得痕迹。

那像是一个——地图?

地图边,还写着一些字。

月光越亮,字迹也就越清楚。

一看清楚,我就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