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43章 空中楼阁 法克牌鱿鱼干大佬皇冠打赏欠更补更

字迹苍劲,第一行是:“玄武局,入者不得出。”

跟之前听说的一样——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地图清晰了起来,绘制人手艺很厉害,简练的描绘出来,风水局一片浑圆,四爪一头,确实很像是个巨大的玄武。

不过,我去过月亮山附近。

我记性还不错,记得非常清楚,地图标注的是地方,明明是一个很大的湖泊。

要是按着地图,那位置,得是个湖心大岛。

可那片湖,并没有岛屿。

这个图要是真的——除非,是跟传说之中的空中花园一样,是悬浮在半空之中的。

这——哪怕再是什么样的能工巧匠,还能修出个空中楼阁?

而且,为什么非要八月十五的月光下,才能看到玄武局的入口呢?

不愧是四相局之中分量最大的,还没进去就神秘莫测的。

进去出不来——难道也因为是个空中楼阁,一辈子就停在空中了?

程星河他们都不是专业看风水的,都跟着皱眉头。

不过,高老师提供了地图,那就比赤膊上阵强。

“哎。哥,你看,那还有字!”

哑巴兰眼睛挺尖。

还真是——指的是,玄武局入口附近。

那位置有一个风水符,是“水”的意思。

这么说,入玄武局,还得过水。

程星河一副牙酸的样子:“那就是个跟进须弥川似得,还得下去?得了,江采萍,你提前网购点潜水用具吧,大家都得当蛙人。”

江采萍第三个爱好就是买东西,立刻兴奋了起来:“包在妾身上。”

代表“水”的风水符附近,还有一行小字:“此处多薜荔,极凶。”

薜荔?

一种植物。

程星河看清楚了:“那不就是做凉粉的那玩意儿吗?这东西能凶到了哪儿去,做凉粉做的多?”

也只能到了地方看看才知道了。

再一打开了高老师给的大包,我也是一愣。

铲子,绳子,绑腿护具,还有上等贡香,买路纸钱,甚至压缩饼干,罐头豌豆,自热米饭,面面俱到,应有尽有。

心里顿时一阵感动。

高老师什么都给我想到了。

哑巴兰叹了口气:“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想我祖爷爷了。”

程星河想起了自家流氓老头儿,也苦笑,大概觉得,自己家老头儿,活着也不会把心操在这个地方。

不过他还想起来了:“还有一件难事儿——咱们怎么走?”

一个水母皮,盖不住这许多人。现如今,谁都不能落单。

而且,我们还得上顾瘸子那去一趟——把程星河的凤凰毛给修好了。

确实有点麻烦,我正寻思着呢,忽然外头有了敲门的声音:“北斗!”

杜蘅芷?

我这才发现,原来她不在。

“有老朋友来了!”

老朋友?

我们,几个对望了一眼,我去开门,江采萍生怕我的嫩手被粗糙的门给磨了,抢先一步飘然过去了,一开门,我顿时直了眼。

老亓,Maria姐来了,后头还一个人——冯桂芬。

冯桂芬见到了我,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李大师,你遇上难处不找我,你不给我面子啊!”

冯桂芬是混黑道的,玄素尺就是从她们家院子里起出来的,上次去喀尔巴城之前,她还打算帮忙给我筹钱,特别讲义气,不过我这一阵忙碌在外,已经很久没见过了。

Maria姐就更别提了,一肩膀把冯桂芬给撞开了,对着我露出了一个媚笑:“姐早就跟你说,你的事儿就是姐的事儿,遇上麻烦不叫我们,你也太见外了!”

Maria姐平时看上去就是个时髦少女,不过我毕竟见过她的元身,深深觉得这个“姐”字有点抬举我,叫个祖奶奶不过分。

老亓就更别说了,从来不拿自己当外人,一言不发,精准夹走鹅头。

程星河急了眼,老亓直接塞嘴里,漠然的看着程星河:“要不我吐出来还给你。”

程星河大骂不休,他大骂的功夫,老亓已经淡定的把鹅头吃完,脑壳子吮的巴巴响,还悠哉悠哉的剔牙。

不过,他们三怎么来了?

老亓剔出了个筋,答道:“帮你跑路。”

“就是呀!”Maria姐胳膊围在了我身上:“你可不能出事儿,你出事儿了,谁跟我传宗接代。”

还好潇湘不在这里,你命真好,

Maria姐甜腻声音说道:“大家一听,那些什么屠神使者不好好屠神,跑来屠你,都气的不轻,要跟他们拼命!不过嘛,大家也不傻,以卵击石的事儿,咱们也不干,于是给你们找好了交通工具,不用太感谢我们啦,毕竟还要传宗接代。”

我熟练的把Maria姐长满卷毛的头推开:“什么交通工具?”

老亓打开了手机,给我们看了一个玳瑁龟壳。

好大!哪怕是在图片里,也看得出来,那东西有多大,简直快赶上小面包车了。

“这个玳瑁壳子,可真是一代传奇,煞气大的一匹,”老亓一边嚼鹅一边说道:“人粘人长癞,车粘车爆胎。”

程星河为了鹅头的事情怀恨在心:“那你找这个什么意思?想克死我们还是怎么着?”

“你听我说完了嘛。”老亓接着说道:“就是因为这东西生前吃过香火,煞气极重,之前摆在了大城隍爷身边,都没能净化,你们躲在里面,你们的气息,不是完全就被煞气给遮盖住了嘛,那比披上水母皮还荫蔽。”

更何况,煞气重的东西,谁碰谁倒霉,根本也不会有人细查——更别说,这运送途径了,是冯桂芬动用了自己的人脉,人家开是开绿色通道,她能整出个黑色通道——一些不合规矩的东西,就是靠着那个路线运送。

老亓说道:“所以说嘛,我们几个强强联合,事情就这么搞定了,你们想上哪儿,就能上哪儿,保准那些屠神使者连个味儿都闻不到。”

程星河惜命:“那它连我们一起克了怎么办?”

“这事儿你放心吧,”亓俊答道:“我找了一位大佬,给你们求到了一个好东西,搁在里面,保准逢凶化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