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1546章 天上掉钱

“那你呢?”我问潇湘:“这一阵子,你的事情顺利不顺利?”

“你放心吧,有老朋友来帮我,”潇湘微微一笑:“我等着你回来。”

好,一言为定。

潇湘看向了屋子里面——我们一出去,又热闹了起来。

“他们还在等着你……”

我已经抱住了她。

衣服擦在了细嫩的新皮肤上,刮的火辣辣的。

可我抱的还是很紧。

潇湘微微一颤,声音带了心疼:“疼不疼?”

疼,可是很值得。

这点疼,不算什么。

潇湘抬手摸着我的额角,微微一笑:“以后,日子还长。”

我也希望,可总有一些不安的预感——被我压下去了。

八月十四这天,在冯桂芬那些朋友的帮助下,也不知道玳瑁壳经过了多少道关卡,终于顺利的到了月亮山附近,这一路似乎十分崎岖,慢而颠簸。

可就在接近玄武局的时候,车忽然停住了。

是个急刹,我们一行人都差点没躺下。

紧接着,隔着玳瑁壳的煞气,我也觉出来了——外头有人追过来了。

应该是提前做了什么陷阱,把我们的车给卡在这里了。

坏菜了。

我想出去,可这个地方从内至外封的很严,贸然出去也可能出事儿。

但是很快,车重新跑的飞快,这下更颠簸了。

过来一段时间,跟着我们的人似乎被落下了,外面才传来了敲击的声音,是之前冯桂芬跟我们定好的暗号——出来吧。

从玳瑁壳里钻出来,我们这才意识到,竟然是牲口拉的车——一头公牛,头上竟然有血!

我大吃一惊,回头看向了赶车的——赶车的也没好到什么地方去,身上也有伤。

是个刚成年的小伙子。

冯桂芬的人四下里看了看,低声说道:“几位路上辛苦了——我实在是送不了了,请几位赶紧自己下去。”

追我们的人能耐很大。

我摇摇头,说是你们辛苦了。等我回去,一定好好谢谢冯桂芬。

那人连忙说,芬姐说了,我们对她是救命之恩,当不起,不过,剩下的路一定要小心。

接着,赶着车往另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我喊了一句:“一路往西,逢凶化吉!”

那人远远扬了一下鞭子,以示收到。

哑巴兰叹了口气:“看把孩子吓的。”

不,这人胆子并不小,相反,还极为勇敢——他迁移宫高耸,眉毛浓而含沟,胆气过人,之所以把我们留在这里,他是想把追赶我们的人,以声东击西的法子,用玳瑁壳引到了别处去。

冯桂芬挑人的眼光很好。

程星河皱起眉头:“这么讲义气的孩子,别出什么事儿吧?”

无妨——这孩子白虎相,是个勇将,而白虎利西方,只要他冲着西边去,一定能险中求生。

我们也没耽误,我和程狗,白藿香,金毛目标较大,就先藏在了水母皮里,奔着月亮山潜过去了,乌鸡他们几个剩下的,就跟我们保持一定距离走在前后,也按着苏寻的设计,是个十方阵——能抵御十个方向来人。

果然,没过多久。就看见许多本地特有的牲畜拉车,奔着玳瑁车的方向追过去了。

煞气很大。

等到了月亮山附近,我们却同时一愣。

只见月亮山附近,熙熙攘攘,竟然有好多人,几乎把整个湖岸,围成了一道人墙。

凑近一看,好像是变成了什么商贸集市。

哑巴兰忍不住说道:“上次来月亮山,这地方荒的不得了,现如今怎么兴盛成这个样子了?”

“上次闹邪祟的事儿解决了,当然恢复兴盛了,”程星河答道:“不过,这里面有猫腻,七星,你看出来了没有?那里头混了什么。”

是啊,这些人墙里,有不是人的东西,还不少。

有人知道我们要来这里,提前设了绊子。

只能靠着水母皮多加小心了。

混进了人群里面,也幸亏人多,没什么人注意到我们,但是一进去,我们就看出来了,通往月亮山的必经之路,已经被截住了。

乌鸡过去一打听,回来报信儿,说着是月亮山酬神活动,这段时间,为了月亮仙人的清净,月亮山那头不让进去人。

程星河低声说道:“妈的,真是想起来一出是一出,去年来的时候,怎么没听说,还有这么个活动?”

我已经看见了,那头有一道香灰直接铺开,脚印子一上,披着水母皮也能被发现。

而附近盯着的,看着是普通人,可身上根本就没有人气。

不光那几个,人群里还夹杂着不少,甚至带着几分神气的,都虎视眈眈的盯着那里。

要拦着我们的,费尽心机啊!

程星河偷偷碰了我一下:“怎么整?”

简单。

我就问程星河:“带了多少现金?”

程星河素来对纸币情有独钟,一下把口袋捂紧:“你什么意思?”

“进局重要还是钱重要?”

他也不傻——没命了拿什么花钱?

于是他不情不愿的松开了我,我摸到了一大卷。

好家伙,这货是肥了——一开始认识的时候,还他娘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呢。

我把现金给了乌鸡:“我数一二三,你撒手。”

程星河在水母皮底下盯着我:“你想……卧槽……”

不愧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昨天的月亮有晕,说明今天必定有大风。

我盯着树叶子,测算出来的风的来势——风水风水,学的就是行风止水,对这个我很熟悉。

“三,二,一……松手!”

乌鸡莫名其妙的撒开手,呼的一声,一阵狂风就吹了过来,乌鸡手里那一大卷钱,跟春天的桃花一样,粉红艳艳的就冲着月亮山飞了进去。

我踢了呆若木鸡的乌鸡一下,乌鸡反应过来,立刻大喊:“哎呀,钱!天上掉钱了!”

这一声,集市上所有的人,全看了过来,注意到了漫天飞舞的钱,全愣住了,下一秒,跟泄洪一样,奔着这个关口就冲过来了:“月亮神显灵了?”

“快抢!”

附近那几个没人气的,显然愣了一下,立刻就想阻拦。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解决这种情况,最好的法子,就是制造混乱,声东击西。

我们混在其中,趁乱也往里面冲。

可就在这个时候,白藿香忽然在水母皮下面抓住了我:“你看那!”

我顺着她指点的方向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

是——预知梦里看到的,那个白发老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