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50章 一个孝子

看清楚了,我顿时愣住了——红彤彤的,这不是生人气吗?

活人?

月亮山早就让屠神使者给清空了,这哪儿突然来了一个活人?

他怎么进来的?

再仔细分辨一下他的生人气——不光是活人,这人的红气直往上冲,笔直昌盛,显然,正在走运。

也怪了,我们是有本地山神的帮助,还有水母皮,才能躲在这里,他凭什么没被屠神使者找到?

我心里一动,冲着那人就过去了。

那人本来就在瑟瑟发抖,一看我靠近了,抖得更厉害了,他趴着的那一棵树叫丹樨树,临近秋天,叶子本来就脆,这一抖,哗啦啦落叶如下雨,还夹杂着不少树上的虫子。

这个时候,屠神使者的脚步稍微远了一点,月光从树杈之间倾泻了下来,我抓住机会,就把双手举在了头上,跟他比划了一下,意思是,我不是来伤害你的。

那人看明白了,半信半疑——我也在零碎的月光下,看清楚了他的脸。

这个人四十上下,皮肤黧黑,虽然年纪不算太大,但是脸上沟壑纵横,腰背塌陷佝偻,显然也吃尽了生活的苦。

看打扮,好像就是个普通山里人。

我就继续比划,问他怎么上这里来了?

可能我模样面善,那人似乎终于放下了戒心,小心翼翼的从树上爬了下来,跟我比划:“你是抓人的不?”

我整天被抓还差不离。

这人瞬间如见知音,指着前头比划:“你也是为那个来的?”

那个?

我们努力沟通了半天,这才知道,这个人是个山农。

上这里来,是来逮药材的。

当然了,一般药材土生土长,犯不上用个“逮”字,但还有一些药材是活物,好比蝎子,蟾蜍之类的,才用“逮”。

这一阵,他逮药材补贴家用——他穷的一辈子没娶上老婆,四十多了也还是跟老娘一起生活,这两年老娘眼睛逐渐看不见了,要做白内障手术,拖不得了,就想来凑点钱。

结果做了几笔买卖,才知道,他们逮的药材是保护动物,隔壁寨子拍下来发到了网上找买主,直接被判了七年。

他一听吓的不轻——要是判七年,老娘还不得死炕上也没人管?于是连夜逃进山里躲风声。

他们从小就祭祀山神爷,盼着山神爷能保佑。

那人偷偷叹气,愁眉苦脸的比划——谁知道这么大阵仗,搜起了山来了,看来这事儿闹的挺大,怕是山神爷也罩不住,要吃黑枣了。

好么,他以为屠神使者是来追他的。

再一听他一直祭祀山神,不用说,也是山神的子民,能躲在这里,也是因为山神冥冥之中的庇佑。

而这个人面相上亮堂顺畅,并没有牢狱之灾和口舌官非,显然是因为至孝,积累了很大的功德,再加上这人耳垂丰厚,眉毛长顺,是个极为重感情讲义气的人,命途在后半生是很顺利的,估计他是误会了,自己逮的药材跟隔壁寨子的未必一样,就是自己吓自己。

我心里知道山神的意思,让我们躲在了一起,未必是机缘巧合,可能也希望我能搭把手救这个倒霉孝子一把。

于是我就给他冲着后面指路——只要顺着小路出去,那就能成了。

比划着呢,这人肚子咕的一声,有些尴尬,我回身从程星河身上摸出了点干粮,就塞给他了。

那人挺感动,弄明白了之后,顿时有些激动,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问我们怎么办?吃了我们的粮食,就是我们的朋友,他愿意等我们一起出去。

我摇摇头说我们要去的地方很危险,不能带你,好意心领了。

那人更担心了,还想问明白呢,而江采萍已经出现在了我身后,轻轻拉了我一下,意思是时间快到了。

那人一看江采萍,顿时直了眼——可却不跟江景见白藿香一样充满企图,反而跟信徒跟看见了仙女下凡一样,满眼都是崇敬,几乎纳头便拜:“都说月亮圆的时候,月亮仙宫就会出现,仙女也会下凡——真的,想不到是真的!”

月亮仙宫?

江采萍想笑,可这个时候,我就觉出周遭不大对劲儿——太安静了。

刚才还有蛇虫鼠蚁和稀疏的脚步声,可现在,整个山头,都跟死了一样。

我屏住了呼吸,就知道不好。

果然,仔细一看,一些影影绰绰的身影,已经把我们给围住了。

坏了菜了——这些屠神使者,可不是吃干饭的。

我抬起头,就看到头顶的月亮,已经快到了午夜时分了——没多久,就到时间了。

一年一次的机会眼看要到,真这个时候被抓,也太掉底子了。

哑巴兰也被苏寻踢醒,激灵一下起来了。

还有五分钟左右,就到时间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破风声,对着我们就冲了过来。

开始了!

我立马把老光棍拉到了石头后面,抬起手,七星龙泉的金光奔着那些破风声就横扫了过去,“啪”的一声,面前盘根错节的竹子和灌木,统统拦腰截断,新鲜的泥土气息猛然炸起,最前面的屠神使者,也倒下了不少。

程星河手腕子一转,凤凰毛也应声抽出,对着那些屠神使者就卷了过去,元身箭“唰”的一声,就划破了夜空,也跟着撵了上去,哑巴兰就更别提了,反手薅下一截子大木头,对着对面就扫。

孝子一看,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喃喃的说道:“神仙——神仙真下凡了……”

可这些屠神使者显然也已经商量好了对策,“哗啦”一声,一阵热浪劈头盖脸的冲撞了过来,面前已经是一大片火海——他们要用火把我们去路给阻隔住!

那孝子见状,也清醒了:“这——这些人真是抓人的?不知道放火烧山,牢底坐穿?”

就还两分钟左右了。

可我们但凡从火里穿过去,自己也都得成了糊雀——水母皮盖不住这么多的人。

更何况,玄武局的入口,我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我立马让程星河哑巴兰他们钻水母皮底下——我自己有鳞,江采萍也不怕火。

可孝子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