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51章 月亮仙宫

我正寻思着呢,忽然一个声音说道:“水神爷爷——这有我呢!”

灰百仓?

灰百仓话音刚落,我就听见附近地下,传来了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

老鼠……

接着,哗啦一声,竟然有水从江边灌溉了过来,对着那些火就扑!

是灰百仓顶着屠神使者的神气,把本地江老鼠给喊来了——它们以极快的速度挖开了小水沟,引水扑火!

屠神使者这才发现,顿时也都是勃然大怒,而面前的火被沟渠里的水浇灭,我们也都高兴了起来——冲过去,就能进到了地图的位置了。

灰百仓这一次,可真是派上了大用处了。

可屠神使者一翻手,我们就听到了一阵惨叫——数不清的江老鼠,就这么送了命。

不能让这些老鼠白死!

我反手把七星龙泉削过去,暂时倒是打退了一批,可现在,水面也是一片波澜平静——不光如此,月光也被云朵给遮住了,入口到底在哪儿呢?

这个时候,屠神使者也知道点火没用,数不清的吞天虫,再次冲着我们卷了过来。

我抬起手挡住,这一瞬,一直死死盯着月亮的江采萍立刻说道:“相公,到时间了!”

我立刻抬起眼往前看,可光线暗淡,眼前还是那一片发乌的江水,跟刚才,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程星河甩开凤凰毛,呼吸顿时也急促了起来:“妈的——难不成,这个玄武局,其实是个骗局?”

我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不可能啊!

杜大先生和厌胜门当家,都不可能胡说八道,我们这段时间的苦,也不能白吃。

还是说,入口其实已经出现了,只是我们还没找到?

巨大的焦虑感笼罩上了心头——再这样下去,只怕就真的来不及了。

为了阻拦我们进局,屠神使者的数目极为庞大,我们跟屠神使者,僵持不了多久!

而程星河他们,也已经筋疲力尽,屠神使者围的包围圈,跟收紧的口袋一样,越来越小了!

就在这一瞬,我忽然觉得铺面一阵潮湿的感觉。

云雾?

而数不清的破风声对我们划了下来,几乎是个灭顶之灾!

难不成,这一次真的……

可这一瞬,一道月光忽然从云朵之中投射了下来,照在了如梦如幻,薄纱一样的雾气上。

而我身后的孝子忽然吸了一口凉气:“月亮仙宫!”

我立刻看到,雾气之中,影影绰绰,就出现了一个极其巍峨的大门。

朱红色的柱子,琉璃顶子,四角坠着风铃,檐上蹲着神兽头——是景朝建筑,特有的形制!

这东西——就跟海市蜃楼一样出现在了湖面上,简直分不清是真是幻!

我们几个心照不宣——玄武局的入口,真的出现了。

就是,本地人口口相传的月亮仙宫!

原来——只有八月十五这一天的光线,和八月十五这个节气的水气,交相辉映,才能显露出那个隐形墨水一样的入口,稍微偏移一丝,都显露不出来。

难怪,错过一次,要等一年!

美轮美奂的建筑物,几乎是凭空出现了薄雾和月光之下,叫谁都得叹为观止,简直符合一切人对仙境的幻想。

难以置信,这需要多精密的计算,和什么样的阵法,工艺,当初那些工匠和先生,到底怎么做到的?

那些屠神使者也发现了,带着面具一样的面孔上,也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几分焦急,对着我们下手,也越来越凌厉了。

他们着急了。

不管是谁,越重要的时候,就越不能慌——一旦慌,就一定会出现纰漏。

一直默默放元神弓的苏寻拉了我一下,示意我看向了一个位置。

是啊,我已经看出来,那个位置上,出现了一个空门,那个地方的屠神使者,聚集的多且乱。

而我心念一动,就对灰百仓下了命令——把那些屠神使者脚底下,全挖空!

灰百仓应声,数不清的叽喳声起来,那个位置,几乎一瞬间就传来“咯吱”一声,不堪重负的声音,而我举起七星龙泉,对着地面一劈,下一秒,站在那个位置上的屠神使者,猝不及防,全陷入到了老鼠们刨出来的陷空洞里。

屠神使者的反应速度是极快的,而我们争的就是这个反应速度。

我抓住了这个机会,七星龙泉横扫,带着他们就从那个大坑上跨过,对着江面冲了出去。

这一瞬间极快,好些屠神使者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跟他们擦身而过。

所有人都拿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我带着他们,没了命的就冲着里面跑。

可江水卷到了岸边,脚底下,是整个江面,那一片月光云雾下的“海市蜃楼”,却在湖心的位置——没有船,怎么过?

不过,哪儿还来得及找船,我们一脚就奔着江面踩了上去——游过去!

只是——这一游,速度必定减慢,被屠神使者追上的几率就更大了。

程星河他们一瞬间也没了自信——能行吗?

不管被追到几率多大,不试试怎么知道?

可奇怪的是,我们的脚,并没陷入到了江水之中。

那感觉,简直跟踩在了解冻的冰面上一样。

我们几个对眼一愣,谁也不会水上飞啊!

但是觉得出来,脚底下并不坚实,一颤一颤的,简直想是在流动——低头一看,恍然大悟,是数不清的江老鼠,潜藏在水下,跟鹊桥一样,支撑着我们上那个隐隐约约的门里去!

灰百仓……

我立刻回过头——灰百仓呢?

可四下里,都没有灰百仓的身影。

程星河抓住了我:“七星,你还等什么呢?快点!”

是啊,随着时间的流逝,雾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来越淡,那个门的形状,也开始越来越稀疏,再不过去,恐怕就真的来不及了。

我们踩着江老鼠的脊背冲过去,还真的眼看着“海市蜃楼”越来越近!

那种感觉极为奇异,简直,跟做梦一样。

可就在要踏上“海市蜃楼”的最后一瞬,脚底下忽然就是一阵松动。

那些江老鼠忽然沉下去了。

我心头一震,回过头,终于看到了灰百仓的身影。

他趴在了岸边,站不起来了——被一个屠神使者,死死踩住。

我瞬间就瞪大了眼睛。

卧槽,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