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52章 三个关卡

他没过来——是之前他就被抓住了,根本过不来!

可哪怕被踩的死死的,他还能指挥那些江老鼠,把我们给送过去!

我翻身就要折回去——这下危险了!

刚才,已经丢下了杜蘅芷和乌鸡,总不能让悲剧重演!

可江采萍拉住了我:“相公,来不及了!”

是啊,再不上“海市蜃楼”,就跟不上了,那云雾在飞快的消散。

“而且,你看看灰百仓的手!”

灰百仓的手,跟公孙统的手是一样的。

“你们先走。”

而这一秒,屠神使者手里的一道锐物,对着灰百仓的后背就楔了下去!

这一瞬间,我心口猛然一痛——好比那一下,是扎在了我心上一样!

面前忽然就是一阵棉絮似得云雾,把视线给遮挡住了,我立刻打散了云雾,可数不清的屠神使者冲着这里,鹞鹰一样的追了过来,把灰百仓淹没过去了。

我死死攥住了手心,咬了牙,一狠心转过了身来。

来不及了。

既然来不及了,那更不能功亏一篑——不然,灰百仓,杜蘅芷,乌鸡的努力,就全付之东流了。

回过了头,我们对着云雾之中的大门,就闯了过去。

身后一阵风声,唰的掠过水面,对着我们追了过来。

可我们的脚先一步触及到了坚实的地面,一头进去,忽然就像是闯破了什么隔膜——跟进入到了阵里一样。

接着,眼前是一片黑暗。

进来了——玄武局,进来了。

觉得出来,脚底下,是十分坚实冰冷的东西。

像是大型宗庙里面铺着的巨大地砖。

这应该是一个很大的厅堂。

四处万籁俱寂,程星河拉住了我,在我手心划了个字:“往哪儿走?”

长期外出冒险,我们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到了一个没来过的地方,一不能随便点灯,二不能随便出声,因为不知道这地方有什么东西,贸然形容,很容易成为靶子。

更何况,我们没拿准,那些屠神使者,是不是也跟进来了。

为了不让我进局,他们可算得上是煞费苦心。

我仔细听了听,听出这个地方很旷,并没有任何活物的气息,低声说道:“应该没问题,甩个天花看看情况。”

我们所说的天花不是著名疾病,而是高老师给我们在大包里面的一种装备。

这个装备跟烟花差不离,一手甩在了头顶,就能冒亮。

但跟烟花不一样的是,烟花转瞬即逝,但是天花能跟荧光棒一样,在半空之中悬浮一段时间。

高老师说着是东海一种发光怪鱼的油,再配上了横死之人的骨灰做出来的,除了他,别处没这个门路。

苏寻是我们其中手头儿最准的,一甩手,“咻”的一声,一道窜天猴似得响声上了半空,我们眼看着一朵光花绽放在了半空,像是一个没有线,凭空的吊灯。

但是那个光十分阴惨,把这里照的阴森恐怖。

不过,天花的冷光已经足够了,我们看到,这确实是一个极大的大堂,能容纳几百个人,屋顶也特别高,只是,一眼望过去,一没窗户二没门,像是个巨型月饼盒子一样。

借着这点光,我忍不住捏住了灰百仓的耗子尾巴。

他的寄身符还在,他怎么可以死?

我有些不死心,又捏了一下,可奇迹没有出现——灰百仓没有再跟平时一样从地里拱出来,带着一脸谄笑,跟我叫水神爷爷。

心里猛然一痛。

山神的话,就是说——我身边的人,会越来越少?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到了心头。

就跟有些事情比死更重要一样,也有些事情,比死更恐怖。

那就是,身边的人,在你眼前消失。

不行,绝对不行——之前几次我都没有做到,但是进了玄武局,我一定要把他们,全给保护好。

一侧脸,我发现程星河视线落在了耗子尾巴上,脸色也很难看。

他显然是在自责——要不是为了救他,灰百仓不会跟来,也不会出事儿。

他咽了一下口水:“灰百仓的孩子们……”

我摇摇头,把心里的难受压下去:“都长大了。”

“都长大了,也不意味着能没爹。”

我眼眶子憋了半天,可还是酸了。

好难受——失去身边的人,原来这么难受!

手一紧——是江采萍握住了我的手:“比起难受,妾觉着,更重要的,是替他好好活下去。”

这句话,一下就把我和程星河给说清醒了。

是啊,我们得好好活着。

“妈耶。”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这天宫就是天宫——灯都不用电唷!”

我一愣,跟程星河同时回头,就都傻了眼。

卧槽,那个孝子什么时候,也跟上来了?

孝子盯着半空之中的天花,眼睛亮晶晶的,一察觉到了我们在看他,顿时有些羞赧:“我,我没见过多少世面——几位神仙见笑了。”

“不是……”哑巴兰也反应过来了:“你来干什么?”

孝子立刻说道:“我,我是来求药的!小时候,算卦的瞎子从门口过,就说,你们家伢子,将来是有仙缘的,能见大世面!我有时候想起来,还觉得瞎子算的不准,可没想到——那瞎子是个高手!”

说着,对我们纳头便拜:“几位神仙,我早听说,月亮仙宫里能有救活人的仙药,能不能,赏赐给我一点——我想救我妈!”

我们几个一对眼,都叹了口气——这好端端的,怎么还把个无辜的人给搅弄进来了?

照着这个孝子的面相,但凡他好端端在外面呆着,很快就能苦尽甘来,可一进了玄武局,那就跟进了旋涡一样,命数发生什么剧烈的改变,谁都看不出来。

可现在,让他出去也不现实了——通过天花,我们就看出来了,四周围没有门没有窗,我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

难怪都说这个地方,进去了,就出不来。

抬起头四下一看,倒是叹为观止。

刚才光顾着为灰百仓难受,现在一细看,四周的墙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浮雕壁画。

那些浮雕壁画别提多精致了,耗费了多少人工,可想而知。

而那些浮雕的内容——许多人赶着梅花鹿,跟在了一个高个子身后,一个个欢天喜地,这些人通过了某处地方,但是再一出来,人就变了模样。

变得极为年轻,容光焕发。

就好像,那个地方有什么法子,能让他们,返老还童。

壁画的主题,要看周围的装饰,果然,周围的装饰,除了寿桃,就是仙鹤,还有捧着盒子的飞天女仙。

主要内容,是求寿。

玄武,当然主长寿。

但是经过那道门之前,那大批的人,经过了几道考验。

第一个,是一个四肢伏在地上的怪物——有个长尾巴。

第二个,是个水池子,还有一大片美丽的桃花。

第三个,则是许多很高的东西,是空的,很像木板。

哑巴兰指着木板:“哎,哥,那是什么意思?棺材板子?”

程星河推了他脑袋一下:“你见过立着的棺材板子?那是屏风,懂啵?”

一说到了屏风,那属于古董的范围,苏寻按捺不住了:“也不是屏风——古代屏风都有装饰,没有秃的。”

奇怪了,那些木头板子是什么?

不过,从壁画也看出来了,那三道关卡肯定极为磨人——一开始的大部队,到了终点,没剩下几个。

都折在关卡附近了?

哑巴兰叹为观止:“这头一次看见——破局还带预告的。”

可眼前就这么一个空屋子,这三个关卡在哪儿呢?

程星河就更别提了,屏住了呼吸——他们家的先人,又葬在了什么地方?

而这个时候,江采萍忽然指着一个地方:“相公你看,那是什么?”

我顺着江采萍的手看过去,是个角落,看清楚了,顿时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