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54章 黄电舅母

这一瞬,觉出又一道破风声冲着我们劈了过来,我条件反射挡在了江采萍前面,“啪”的一声响,脸上就是一麻。

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在了我脸上。

龙鳞都没来得及滋生出来!

只有眼角余光捕捉到,那个东西身子一兜,腾云驾雾似得,重新折回到了梁柱上,但是听得出来,“咯吱”一声,它的四肢不稳当了,滑了一下。

打我这一下,它自己也被龙气给反伤了,应该也是猝不及防。

我听到了一个倒吸冷气的声音。

那东西被我震了一下。

我抬手摸脸,可忽然就觉出,身边一阵寒气。

江采萍。

她抬起美丽的眼睛,盯向了梁柱,脸色阴沉了下来。

程星河他们都觉出来了:“江采萍怎么了?”

她身上的飘带,垂下来的青丝,全都猎猎向上扬起——整个人,阴气大盛!

哑巴兰咽了一下口水:“看意思要暴走……”

“那东西好大的胆子……”江采萍嘴角一拉,是前所未有的狠厉:“竟然敢打妾相公的脸……”

“喀喀……”

这一瞬间,四周围忽然响起了一阵细碎的响声。

紧接着,在天花阴冷的光线下,头顶开始坠落了数不清的尘土和沙粒。

这是——砖石瓦砾不堪重负的声音!

下一秒,只听“咣”的一声巨响,墙面顿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纹,无数砖石瓦砾,跟失重一样腾空而起,紧接着,集中一点,对着梁柱就打过去了。

破风声“唿”的一声凌厉而起,大堂里炸出了一道旋风。

“当当当”一声绵密的炸响,那个梁柱不堪重负,瞬间就“轰”的一声拦腰截断。

一道身影从中悄然而出,显然也吃惊不小,可江采萍早看见了,笋白的手腕一转,整个厅堂里,但凡是能移动的东西,跟一窝蜂一样,全部对着那个身影就炸了过去。

我们几个顿时屏住了呼吸——这就是,江采萍作为鬼仙的真正力量!

那个速度,简直让人眼花缭乱,要是平常人,大概根本就不知道面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孝子猝不及防就捂住了脑袋:“不好了,地震了——想不到,想不到月亮仙宫也闹地震……”

但那个身影腾挪闪跃,每一次都能游刃有余的躲过去!

而且,那个姿势动作,简直——像是在玩儿!

不过,马上我就反应过来了,这地方的动静不对——不知道什么时候,头顶已经传来了不堪重负的声音……

卧槽,再这么下去,还没等江采萍打中那个东西,这里就塌了!

程星河也觉出来了,立刻就要抓住江采萍:“你别冲动……”

可江采萍浑身都是炸起来的阴气,程星河没抓住,倒是差点被震一个踉跄,还好让哑巴兰给扶住了。

我立马也奔着江采萍抓过去:“你先等一下……”

可这一瞬,头顶上的天花板已经支撑不住,破风声落下,一个巨大的石块,奔着我们的头顶就坠下来了!

我甩手七星龙泉劈过,用手护住了江采萍,砖石瓦砾从头顶炸开,落了我们一人一头灰。

所有人都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而烟雾过后,那个恶作剧一样的声音,再一次奸笑了起来。

抓住这个机会,程星河立马说道:“老江,你可千万别发飙了——再发下去,大家伙都要给打你老公的人陪葬了!”

江采萍这才反应过来,环顾四周,顿时露出了后悔莫及的表情,从我胳膊下挣扎出来,一下跪在了我面前:“相公,是妾不好——一时情急,出手稍微重了一些……请相公责罚!”

我后心发凉,这是“稍微”?

哑巴兰就更别提了:“采萍姐,你这只是一些?要是真的暴走,那咱们是不是都得成了兵马俑……”

江采萍本来就自责,自己在我面前擅自行动,再一听这个,抬起手,毫不犹豫就要往自己脸上打:“妾该罚……”

我连忙抓住了她的手——这一下力道极大,好险把我都给带了一个踉跄:“不要紧,不用罚!”

那个东西,是存心的——它故意往结构重要的地方躲,就是想让江采萍打过去,把这里给毁了!

白藿香也觉出来了:“那个东西——比想象之中狡猾。”

那东西是个啥?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我是能看清楚那个东西的轨迹,立刻抬眼就要看,可白藿香早看出来了,一把拉住我,厉声说道:“你眼睛还要不要了?”

我这才觉出来,眼底一阵剧痛,而且一阵温暖湿润,伸手一摸,这才吃了一惊,眼角眼头这些比较脆弱的位置,淌了血。

不能再随意用那种金色的气了。

那好像——不是属于这种肉眼凡胎的。

可要是不用金气,那东西实在是太快了,怎么弄?

我们根本就没资本在这里浪费时间,程星河的命,已经不足二十四个小时了。

我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得赶紧想个法子……

可那东西是什么都看不清,怎么想?

而这个时候,在一边抱着头躲避“地震”的孝子忽然大叫了一声:“坏了……”

啥?

只见他抱着自己的背篓,欲哭无泪:“我的药材啊……”

原来,刚才头顶上砖石瓦砾乱掉,把他的背篓砸出了一个窟窿,一道金光倏然就从窟窿里溜走了,他赶紧把衣服脱下来堵在了窟窿里:“抓这点玩意儿,差点搭上半条命,跑了三个!”

那道金光——也很快。

我心里一动:“你背篓里是什么?”

孝子立马说道:“是黄电蛇舅。”

黄电蛇舅——本地人都管四角爬虫叫“蛇老舅”。

而电,是边陲地区形容“快”的意思。

孝子接着就说道:“这个东西可实在是太快了,不好抓!我找了好几天,才找到了它们的窝,”

我立刻让苏寻点上天花,青白的光一炸,透过了竹篓,看出来里面的东西,不由一愣。

那些东西,确实是某种蜥蜴,但是我们没见过这种——通体金黄,脑袋上,却有两个小小的凸起。

乍一看,很像是角。

程星河也看出来了,吸了口气:“简直——就像是黄金雕刻的龙。”

这话一出口,我们全反应过来了。

山神说——要进玄武局,非得带着黄金龙。

难道,就是这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