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1555章 一场比赛

我立马就问孝子:“这玩意儿有什么特别之处?”

孝子愣了愣,倒是开始滔滔不绝。

因为这玩意儿极快,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本地老人知道,是因为这东西很喜欢吃豆苗的根茎——有时候一道黄光过去,豆苗齐刷刷就断了,只看见地上一串蛇舅特有的四足脚印。

所以这才得名黄电蛇舅。

这东西吃豆苗,在庄稼人看来,那是罪大恶极,可太快了,逮不住,有些庄稼人就用豆苗根茎做诱饵,寻找到了这东西的老巢,给它一锅端。

这些年不知道哪里传来了一个说法,说这玩意儿是世上最快的东西,以形补形,腿脚不好的吃了,立马见效。

附近县城的有钱人听说了,就让人去抓了鲜活的来,一条赶得上金价,所以孝子才来抓了给老娘看眼睛,费了挺长时间,才活捉到这几条。

隔壁寨子那个被抓的小伙子,就是晒出了蛇舅照片倒的霉。

不过硬要说这东西除了快和补腿这两种特点,那孝子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就看向了白藿香。

程星河他们也是一样——既然山神留下了那句话,这东西,说不定就是那个很快的灵物的克星。

白藿香伸手抓了一条细看,一皱眉头,也摇摇头:“这东西吃素的,没有毒。”

这下大家都有些泄气——这玩意儿,真的能对付那个特别快的东西吗?

而这个时候一个破风声冲了过来,面前冷风一炸,就觉出那东西要把黄光蛇舅给抢过去。

可我跟着玩意儿遭遇了两次,有了心理准备,反手就对着那东西劈了过去。

那东西凌空转身,以快的不可思议的速度翻转了过去,一个缥缈的声音在天花板附近响了起来:“不好玩……”

天花板上有很多凸起的浮雕层,类似于吊顶,那东高原地在一个浮雕层后面,似乎十分失望。

程星河本来就着急,这下更是气的够呛:“去你妈的,回家玩你妈的蛋……”

我一寻思,就看向了白藿香:“你一会儿帮我个忙。”

白藿香一愣,听我一细说,恍然大悟:“你是想……”

白藿香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一乐,冲她摇摇头,意思是隔墙有耳,那东西能听懂人话,不能让它觉察出来。

既然她带着,我心里顿时有了主意,于是我抬起头对着那个东西就说道:“倒是有个好玩儿的——你玩儿不玩儿?”

那东西顿时精神了起来:“玩儿!玩儿!”

那个位置凌空就是一转,显然在激动的打了个滚。

“怎么玩儿,怎么玩儿?”

跟我猜的一样——这个东西,怕是十分寂寞。

之前从浮雕壁画上就能看出来,这东西似乎对来人很感兴趣。

还对壁画上的人物伸出了什么。

“你说。”

那东西更加兴奋了:“那咱们比比……”

那东西的嗓门上,带着粗重的气声,似人非人:“比比谁跑得快。”

这一句,程星河他们全给愣住了,下一秒程星河就骂了起来:“好么,这玩意儿是真不傻!比快……”

我却拉住了程星河:“就比谁跑得快。”

程星河抿了抿嘴,用口型说道:“你他妈疯了?你比它快?”

我要是有那么快就好了。

那声音一听,更激动了:“要玩游戏,就得有赌注,赢了如何算,输了,又如何算?”

这东西虽然会讲人话,可显然在这里住了太久,腔调还是几百年前那个腔调。

“还是依着你。”

程星河更愣了,抓我就指向了浮雕壁画——浮雕壁画上,精细的勾勒出一个画面。

那个四脚着地,有“尾巴”的“人”,张着嘴,而嘴里,有一双脚。

什么意思?生吞了一个人!

那个东西跟更高兴了:“好,好得很!那——我赢了,我就把你们,全挂在墙上,风干成腊,谁也别抵抗!”

这东西对我和江采萍的实力,是十分忌惮的,不然一开始就把我们给腊了。

哑巴兰一抬头,忽然就愣住了,立刻抓住了我往上看。

梁柱上,有一大排东西,摇摇晃晃的,好像庙堂里常见的祈福红布条一样。

孝子努着眼睛看了半天,脸突然也白了:“那是……腰带?”

旧时候,人人都要系布腰带。

刚才没理会,还以为是庙堂里面常见的装饰品呢!

如果是腰带的话——没错,那些腰带都是一个颜色,暗红色的。

被血给浸透了的痕迹。

看来,之前也有人参破机密,进到了这个地方来,想必都是行业里的精英,可到了最后,第一道门都没穿过去,全成了那东西的干粮了,只剩下腰带还挂在那里,好似一道一道的墓碑。

“大丈夫一诺千金,”我接着说道:“但要是我们赢了……”

“咭咭咭咭……”那东西忽然发出了一个极其怪异的笑声:“你们,赢不了——世上,没谁能赢得了。”

那个笑声跟指甲挠毛玻璃一样,满是自信,让人毛骨悚然。

我一笑:“那也得让我们说完了——要是我们赢了,你把进玄武局的法子告诉我们,也或者……”

我故意拉了个长声:“你不知道怎么进?”

“放屁!”那东西勃然大怒:“我自然知道!就在……”

我们几个的耳朵,瞬间全竖了起来。

可这东西反应过来了,又是一声怪笑:“那比吧——谁跟我比?你,还是那个死人?”

我摇摇头:“都不是……”

我把竹篮子举了起来:“你跟这个东西比。”

那东西反应过来,我们说的是黄光蛇舅,那嘶嘶的声音,更是勃然大怒:“你是不是瞧不起我?”

程星河他们脸也都绿了,可他们太知道我了——我很少去干赔本的买卖,只能大眼瞪小眼的互相一看。

“你就说,你敢不敢吧。”

那东西沉吟了一下,倒是也爽快:“你们要怎么比?”

我答道:“就在这一面墙为起点,看谁能冲到对面那堵墙,怎么样?”

那东西一阵奸笑:“可以……”

我就把香灰撒在了墙角上,以脚印子为印记,防止抢跑,又在终点放了一条细线——谁先撞断细线,谁就赢了。

接着把黄光舅母拿出来放在了香灰上:“开始了!”

那东西十分不屑,倏然落了下来。

我就看见香灰上落下了一串足迹,犹如一道闪电一样,奔着对面的墙就凌空冲了过去,犹如一道闪电。

程星河他们都捏了一把汗,盯着我手心里窜出去的那一道黄光。

“快……快点!”

那一道黄光,还还真名不虚传,扑的一下冲了过去,几乎让人眼花缭乱。

像是两道利刃,能直接把空气给劈开!

没眨眼的功夫,“蹦”的一声,细线就断开了,我们眼看见,那一道黄光的鳞片夹着细线,窜出去了老远。

庙堂里面,一片安静。

“赢了?”

程星河第一个欢呼了出来:“山神说的没错,这黄金龙还真管用,真赢了!”

那东西消失在了庙堂里,不吭声了。

我对着那东西大声说道:“现如今,你该说话算数了。”

那东西还是不吭声。

程星河着急了:“这玩意儿哑巴了?”

半晌,那东西才吐出了一句:“要是——我说话不算数呢?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大丈夫。”

话音未落,一道闪电似得破空声,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

这东西从来就没有输过,急眼了。

它是对着那几条剩余的黄光蛇舅过来的。

它不能容许,世上有其他东西,比它跑得快。

我心里却暗笑——等的就是你过来。

我立刻看向了白藿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