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1556章 四爪蹄铁

白藿香猛然抬起了手,那东西奔着背篓抢过来的一瞬间,我们就看见了一个两米来长的东西坠了下来。

按理说,它想抓了背篓就跑,但是这东西趴在地上,不动了。

程星河他们几乎全愣了一下。

我们终于看清楚了这东西的真身。

看到了,才觉出,那浮雕上雕刻的,简直是活灵活现。

人脑袋,四脚着地,身后挂着个大尾巴。

我们都没见过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但是再一看,就看出来了,这东西的四个脚爪上,都镶嵌着什么东西。

神气,就是从脚爪上显露出来的。

孝子直了眼,张开了半天大嘴,才嗷的一嗓子喊了出来:“妖怪——妖怪!黄光蛇舅成精啦!”

那东西一听,勃然大怒,拼命的挣扎了起来,可它牢牢被扣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了。

程星河他们这才反应过来:“这——出什么事儿了?”

其实很简单,我刚才就跟白藿香商量好了——一会儿我跟她打暗号,什么时候打暗号,什么时候,就把一坛子白鲛鮹给拿出来撒上。

论手头的功夫,她是我们之中最快的。

那是高老师给我们带来的——这东西,极粘。

只要是粘上了,不剥一层皮,那就绝对挣扎不出去。

它不是快吗?既然快,粘住不就行了?

程星河他们顿时都高兴了起来:“高!哥,你怎么想到的?兵不血刃,把这东西制的一愣一愣的!”

其实很简单,之前一听这玩意儿的语气,就十分好胜。

可这东西实在是太快了,要引下来,非得找个它感兴趣的话题不可。

而我们确实没有什么能吸引他的要点。

唯独孝子把黄光蛇舅给弄了出来,这东西想抢。

为什么,就是听孝子说,这个东西极快。

我就想出了这么个比赛的主意。

不出意料之外,那东西又好胜,又自负,肯定是答应的,要是它答应,那这事儿顺顺当当就成了。

程星河瞪大眼睛:“不是,你怎么知道,你这黄光蛇舅能赢?”

“是啊,那万一输了……”

因为我认识这东西。

厌胜册上有这东西的记载——这东西,在古代,叫雷种。

什么意思呢?据说这是天上的东西——天雷坠地产生的,是一种精灵。

当然了,只是传说,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传说里,人还是用泥点子溅出来的呢。

但是没有图,因为这东西是在是太快了,哪怕绘制厌胜册的人,也没见过这玩意儿真身,所以一开始我没敢断定,听见孝子这么一说,才能断定。

这东西之所以得名,是因为有雷电的速度,是世上最快的东西。

我刚才就看出来了,这些雷种腿上的青气,比那个四爪的还盛。

这雷种,输不了。

而那个四爪的东西就不一样了。

刚才我用金色龙气看出来,它显然是个罪孽深重的东西,浑身挂着黑煞气,说明这东西气数将尽。

只要赢了,它愿赌服输,大家都高兴,不过,这东西会反悔,我也一点都不意外。

既然好胜,就没那么容易认输——它忍受不了失败,嫉妒心极重,肯定要对雷种下手。

这一下手,正好粘住。

那东西听见了,拼命的挣扎了起来:“狡猾——人都狡猾!”

我蹲下看着它:“要说人狡猾,你是挺有资格的——你以前,也是个人吧?”

那东西瞬间就愣住了。

不光是他,孝子也傻了眼:“小神仙,你说,你说这是人?”

没错,这东西之所以变成妖怪一样的存在,是因为它脚上的四个怪东西。

那不是人该有的东西。

“这是……”

仔细一看,是四个很奇怪的金属。

很像是马挂在脚上的蹄铁。

“这四个东西,不是正道来的吧?”我盯着那东西浑浊的眼睛:“为了这四个东西,你吃了不少苦,是不是?”

那东西不听还好,一听这话,身体迅速扭转了过来,竖线一样的瞳孔死死盯着我。

下一秒,它疯狂的转过了身子,只听“刺啦”一声,腾空而起,要冲着我扑过来!

我立刻闻到了扑鼻子的血腥气。

这东西——为了重获自由,硬生生的扯掉了被白鲛鮹粘住了的肚皮!

对自己——也这么狠?

但是下一秒。凤凰毛光华炸起,对着这东西的肚子就卷了过去:“这玩意儿还想作死?”

可那东西实在太快了,凌空翻转,竟然硬是从凤凰毛的边缘擦了过去!

不行,这东西要是挣脱了,恐怕就真的抓不回来了!

可这一瞬,一股子力道凭空出现,像是一阵厉风,重重的推了那东西一下,那个东西挣扎不出,反撞上了凤凰毛,程星河手一翻,立刻用凤凰毛把这东西给捆的死死的。

可这东西的力道,是出人意料的大——四爪上的神气一炸,带的程星河几乎脱手,可还好,哑巴兰扑过来,跟拔河一样,和程星河一起死死抓住了凤凰毛。

哑巴兰的蛮力谁都知道,只一下,那东西直接被拽翻在地。

本来肚子上的皮就被扯下去了,又被凤凰毛一绞,这东西浑身就是一阵抽搐。

可这玩意儿并不死心,靠着极大的力量,还想往外扑,但一转脸,像是撞上了无形的墙,重新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苏寻不声不响,已经在周围摆了一个阵,这东西出不去了。

可这东西求生欲望极大,还想挣扎,可四个爪子动不了了。

它惊恐的低下头,才看到,白藿香对着它的关节就是几根针。

它算是彻底没戏了。

江采萍这才算是出了一口恶气:“该!叫你打相公的脸!”

这东西的脸,这才清晰的展露到了我们面前。

这东西浑身的肤色,发绿发青,极为粗糙,隐隐约约像是有数不清的小鳞片。

而看着这个东西的面相,也看出来了,迁移宫隆起,却从中间断裂,说明这东西犯过某种大错,跟叛主有关,被关在这里,应该也是因为报应。

现如今,报应终于是来了。

我从高处往下看着它:“你说——怎么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