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6:05:37

最新章节: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抓住了!”可这一瞬,我肩膀一抬:“小绿!”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张开了大嘴。老爷子和小姑娘,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也微微一愣。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嘴,这一瞬间,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唰的一下,就从祖孙俩身上,落在了小绿口中。老爷子和小姑

第1557章 手中圆环

四爪怪物浑身簌簌发抖,阔嘴上就是一个狞笑:“你们进不去。”

我们已经没有什么时间跟他耗下去了。

这东西被抓住,也不肯愿赌服输。

“那行。”我弯下腰,一只手去抓它的脚爪:“进不去就进不去,不过这一趟不能白来,你脚上这东西归我们了。”

四爪怪物悚然一动,立刻就要把脚爪给缩回去,可它现如今被困的结结实实的,根本就没法挣扎。

于是这东西满口大骂:“狡猾——奸诈,贪婪,不得好死!”

哑巴兰上去给它脑袋一下:“都自顾不暇了,还舍命不舍财。”

翻开了那东西的脚爪,我忽然就看见,那金属片上,都有相似的痕迹。

像是个三叉戟。

这东西怎么这么眼熟?

奇怪了,我记忆力还算不错,怎么就是想不起来?

我见过,我肯定见过,不光是见过——我甚至还拥有过!

可这到底是什么……

这一瞬,额角猛然炸裂一样的剧痛了起来——那种剧痛难以形容,快的像是被厉刀劈开了头骨,自从上次被潇湘摁住,就没有犯过,可这一瞬间,脑子里就出现了许多残片。

云气翻涌,数不清的四蹄扬起。

那地方很冷,高处不胜寒。

“这是——天马的蹄铁?”

那个四爪怪物身体猛然僵住,抬起眼睛看着我,满眼难以置信:“你——你是什么玩意儿,你怎么会知道?”

我不知道。

程星河也来了兴趣:“这玩意儿这么快,就是因为这四个蹄铁?拆下来,肯定值钱!”

这不是一般的神器,恐怕——是上头的东西。

凡人如果越过规矩,取得了那种至高无上的神器,那身体扛不住,神器反倒是会把血肉之躯给侵蚀,让你哪怕享受到了神器的力量,可自己也会变成一个怪东西,比如,这个四脚长尾的怪物模样。

这个“人”,敢偷上头的东西,不管是胆气还是机缘,都挺厉害啊,难怪会被关在这里当镇物之一。

不过,普通的凡人,根本也没有接触到了神器的机会,这个“人”,生前是个什么来路?

“你看。”程星河眼尖,指给我了一个位置。

这东西残损的肚皮上,露出了半个纹身。

这个纹身——也跟那个蹄铁一样,是个三叉戟的造型。

那就对了,这个人,以前可能是个祭祀,或者是在神庙里的杂役。

可能是通过了某种机缘巧合,碰上了上头来的东西,盗取为己用——上头的东西都敢偷,那等着你的肯定是天罚。

看样子,这东西应该是带着蹄铁逃跑,结果变成了怪物,被抓到了这里来看门了。

这些苦,都是为了这些蹄铁。

我伸手就往下拽,果然,那东西再也忍不住了,厉声说道:“别动我的东西——我告诉给你们!”

哪怕到了现在,它还是不肯放弃,这就是所谓的沉没成本了——已经为此吃了那么多苦,要还是失去这东西,之前的苦,可就全白吃了。

程星河哑巴兰他们一对眼,都是一个想法。

这东西,死不悔改。

孝子也跟着插嘴:“这怎么——好好一个人不做,要做畜生?”

你是没见过,为了某种贪欲,选择做畜生的人,多了去了。

“说。”

“我见过,我见过当初有人,在最里面一个圆环上,花了很大的功夫。就是那,就是那。”

圆环?

我奔着那个圆环过去了,仔细一看,那个圆环,是在一个浮雕壁画上,一个英伟的男人手里。

那个英伟的男人,一手执辔,一手执环,驾着一辆车。

车欠是十二匹骏马——每个骏马脚下,都是云雾。

这些骏马,能飞。

而骏马脚下的蹄铁,跟那个怪物脚上的,一模一样。

那个男人——我忽然一愣。

头上,竟然有两个龙角,身后,垂着一个龙尾。

底下,有万民敬仰。

这好像,是密密麻麻的浮雕壁画之中的主神。

他脚底下,是跪拜的民众。

而这个车后面,蔓延了一些很华美的纹路,好像这个车,在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可惜,后面的那些内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残损不堪,看不出来了。

那个四爪怪物,莫非偷的就是这些天马的蹄铁?

我立刻伸出手,按在了那个圆环上。

这一瞬,整个厅堂,忽然就发出了一个轰然的响声——墙壁后面,有巨大的运作机关。

但是下一秒,头顶就是一阵巨响,数不清的砖石瓦砾,跟下暴雨一样,对着我们就倾泻了下来。

这个地方,要塌!

程星河他们全反应过来了:“妈的——这个东西,是不是故意……”

没错,这个东西,想砸死我们。

“咭咭咭咭……”那东西当场就大笑了起来:“你们别想出去,死,都死!谁想抢我的东西,都得死……”

把我们砸死了,他就能永远把四个蹄铁据为己有了。

这把程星河他们给气的,二话没说,上去就给那东西来了一脚,可这一瞬,我就看见,一抹黄光,忽然奔着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刚才的雷种?

不光那一抹,似乎从孝子背篓里出来的那些,全一窝蜂的往那个方向跑了过去。

对了,厌胜册还说过,雷种不光速度快,也极为敏锐,善于逃生。

也就是说——雷种逃走的地方,必定是个生路!

我立刻回头:“上这里跑!”

程星河他们一听,立马奔着这个方向就过来了。

可这个时候,一个巨大的石头坠落,就要砸到了他们几个的头上。

我反手就把那个巨大的石头直接劈开,那石头的碎屑,噼里啪啦就要把那个四脚人给埋住。

那个四脚人动弹不得,还想挣扎呢,而它一抬头,仔细的盯着我的额角,忽然愣住了:“原来是你。”

“你认识我?”

可那个东西却笑了:“咭咭咭咭,原来是你,你也有这一天,咭咭咭咭……”

程星河他们也都看了我一眼。

“你们只管去吧,去了,就回不来了。”

它抬起头,阔嘴又是一笑:“而且,你们中间,有怪东西。”

怪东西?

可也来不及听它说什么了,我拽上了孝子,一头奔着雷种逃走的地方冲了过去。

身后哗啦啦一片响声,铺天盖地,浮雕剥落,那个方向,果然有一个黑洞。

我们才刚越过去,就觉出后面一阵坍塌的声音,那个厅堂整个塌陷,把四爪人埋在了里面。

孝子浑身直颤,在地上哆嗦了起来:“这也没想到,上一趟天宫,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好摘的果子都不甜。

而我额角上,又是一阵剧痛。

蹲在地上喘了半天气,才觉出来,一阵潮湿冰冷的空气灌入到了肺里。

“这是……”面前是哑巴兰的声音:“桃花?”

抬起头,顿时也是一愣。

面前是个十分广阔的天地,对面一片纷繁,好像云霞一样。

是这个季节,不该有的桃花。

而这个桃花林,跟我们之间,隔着一个宽阔的湖面。

水……

我忽然就想起来了那个玄武地图来了。

上面说,这个地方的水,极其凶险。

什么意思?

程星河也想起来了,一边喘气一边问:“就是——凉粉草那?”

这附近确实蔓延着很多的水草,可看上去都很普通,也不像是人脸藤那一类的活物。

我们应该来到了玄武头部的位置,从这里越过去,应该就能到达阵心了。

而程星河一看这是个荒郊野地,就来了精神——他在想,他们程家那个祖先,是不是就被埋在了这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