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59章 桃花仙女

而这个时候,一个美人,作势就要坐在我坏里,藕臂往我脖子上就是一缠:“郎君,喝呀!”

这一下,白藿香眼里冒出了凶光,脸色绿的跟青面兽一样,甩手就要出一把针。

江采萍看出来这针是对着我来的,袖子一舞,那些针就消失了踪迹:“相公在外逢场作戏,准有相公的道理,咱们做妇道人家的,以贤为主,传出去河东狮吼,相公面子过不去。”

白藿香按捺不住了:“什么叫河东狮吼,分明是这地方不对劲儿!”

当然不对劲儿。

这地方,自从修建成了玄武局,那这些年来,肯定就没人进来过。

这些女人,还真跟《桃花源记》里面说的一样,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而且,不光是没有男人,好像放眼望过去,也没有任何一个超过二十五岁的。

程星河已经愣了神,哑巴兰就更别提了。

好几个美人,满脸新奇的围住了他:“这个郎君,好俊的模样!”

“比我们还俊!”

“为着这样俊的模样——也该喝一杯!”

哑巴兰先是难以置信,接着,就有了兴奋。

在外头,一般女人都拿着哑巴兰当个姐妹处,可一旦知道他真实性别,又会拿着他当怪物。

被一视同仁的当成男人看待,这对哑巴兰来说,是第一回。

白藿香本来光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这一看,哑巴兰他们也全跟迷了魂一样,甩手就骂:“比起“桃花源”,倒更像是盘丝洞。”

这话算是说到了点上了。

这些女人,到底什么来历?

能瞒住我的眼睛,不简单啊。

妈的,这玄武局,就没有简单的东西。

我还想用金色龙气上眼,可这一下,眼头眼尾,又是割裂一样的剧痛——本来也是老婆蛾刚织造好的身体,虽然已经过了七天,可稍微一用,还是比以前脆弱不少。

而那些穿着古装的美人,看似不经意就把白藿香和江采萍跟我们给隔开了:“郎君是个雅士,将进酒,杯莫停!”

这地方,似乎有某种魔力,会让人沉溺进去,根本就不想走出去!

但我还是硬扛着,把杯盏给推开了:“先别——我就问一句话……”

酒的味道,又甜又香,一闻到了,引得人像是肚子里冒出了馋虫,不由自主就想尝一尝。

会有多甘美?

不行,得扛住:“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这又是个什么地方?”

“这地方,叫桃花乡。至于什么人?”一群美人对视了一眼,忽然就妩媚的笑了起来:“偶尔有进来的,就跟我们叫桃花仙女。”

“只要留在这里,就能跟我们一样,青春永驻,无病无痛。”

“仙女?”

“怎么,不像?”那些美人含嗔带怪,杏眼桃腮,更带风情:“郎君觉得,我们不够好看?”

“那我再问一句,你们跟玄武局,什么关系,跟景朝,又是什么关系?”

“景朝?”那些美人相视一笑:“郎君醉了——世上,只有桃花乡,有什么景朝?”

这话一出口,我几乎都要产生了自我怀疑。

是啊,世上,真的有个景朝吗?

谁见过?

“桃花乡,可不是对谁都开,我们等的,是有缘人——郎君就是我们的有缘人。”

“郎君原来不爱喝酒……”那个美人把酒杯从我面前拿开,巧笑倩兮:“那妾给郎君舞一曲!”

话音未落,旁边几个穿着薄衫长裙的美人站起来,就重新拾起了放在案板上的乐器。

玉箫清脆,丝弦缠绵,正是刚才听到的,那美极了的曲子。

而那个给我们开门的姑娘,往中间一站,手腕翻出了一个花,腰肢一摆,柔软却有力道,翩若惊鸿,就是一支从没见过的绝美舞蹈。

简直好看的像是壁画里的飞天仙女。

不光舞蹈好看,乐曲好听,酒气袭人,这地方,还有一种很特别的甜香,这种“来啊,快活啊”的氛围,醉人。

我想起了纣王。

要是天天在这种诱惑之中,那亡国还真不怪纣王——哪个带把的扛得住?

可这个时候,我还是掐了自己一把,站起来——这地方是好,可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我们得赶紧……

奇怪……

我只觉得脑子里一阵晕眩。

我们急着干什么去来着?

“郎君,妾身等人,饶是不老不死,可也十分寂寞……”一个柔婉的声音响了起来,笼着一身异香,就伏在了我肩膀上:“郎君能不能留下,陪一陪妾身?”

“还有妾身!”

“还有妾身!”

这是什么——这是花团锦簇,美不胜收。

没谁能从这脂粉香气里站起来。

要是能留在这里,那就太好了。

人这一辈子,能享受到的,是什么呢?

无非是酒色财气。

这地方,酒色财气已经俱全了——既然实现了人最想要的一切,那其他地方,还有什么可去的?

沉溺下去,也好。

可隐隐的,我却觉得如芒在背,似乎有些什么事情放不下去。

是什么事情?

对了,我好像是跟谁一起来的。

我立刻转身,可四面八方,全是让人眼花缭乱的美酒美人……

“嗷”,忽然不知道哪里传来了一声吼,直接把我肩膀上几个美人给拱了下去。

那几个美人大惊失色:“这是什么……”

是个金色的庞然大物。

这东西一下把我扑倒,对着我脑门就舔了一口。

我整个人猛然就清醒了过来。

金毛?

金毛看我认出它来了,别提多高兴了,立马就对我嗷呜叫唤了几声,简直像是在说,愚蠢的少年啊,末日的号角已经为你吹响了。

我激灵一下就起来了:“程星河呢?”

可触目所及,全是衣香鬓影,那帮人呢?

我拨开了身边的人,扬声就吼:“程狗!”

不光是程狗,白藿香,江采萍他们,又上什么地方去了?

还有没人要抓我:“郎君……”

我反手捏住了她的手腕:“跟我一起来的人呢?”

“疼……”那个美人,看上去楚楚可怜,可美丽极了的眼里,倏然就闪过了一丝凶光。

让人——毛骨悚然。

一个头上有双髻,一席紫衣,柔声说道:“姐姐们,莫要吓到了郎君……”

这一个——似乎比其他的,都美的多,哪怕在这个花团锦簇的地方,也像是能发光。

而她微微一笑:“今日里来的客人,都不大老实。”

今日……我耳朵里顿时嗡的一声。

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