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61章 制作胭脂

房梁上,跟风铃一样,挂着是数不清的白骨头。

亮晶晶的,跟风铃一样。

我好歹也算是有点常识——一见那骨头的构造就知道,那全是男人的、。

这里没有男人,难不成,就是因为男人,都变成了标本了?

标本底下,还有堆积如山的衣服。

都是古代的形制——什么长袍,长衫,甚至盔甲,松毛大氅,无一例外,全是男人的款式。

不过,她们弄这么多男人标本干什么?收集?

她们自然是对那些标本熟视无睹,而一个美人说道:“也巧,上次的胭脂,没剩下许多,这次正够补上——蒸出来了,咱们留些顶好的丹朱色。”

“咱们用些芙蓉色的就是了——丹朱色是顶头的好,还是得可着青蛉姐姐。”

青蛉姐姐,听上去是这里说了算的,八成就是那个紫衣美女。

那个要偷藏好胭脂的还有些不甘心:“我还不曾用过丹朱色呢!”

“什么人,用什么东西,你有了青蛉姐姐的能耐,再用丹朱色也不迟。”

这俩人拎着个人,嘻嘻哈哈的倒是在说什么胭脂,我对这话题不感兴趣,就继续往附近看。

可越发觉得,这里的一切,都被那个桃花色给笼罩住了,根本没法跟平时一样顺利的观气。

只能看出来,这个地方阴盛阳衰的极为厉害——几乎是雄性杀手,有阳气的进来,全要倒霉。

而且,一直以为这地方是与世隔绝的,没成想,这还真跟传说之中的仙境一样,时不时就有一些倒霉鬼闯进来。

对了——月亮山上的人说过,这地方之前就有仙人的传说,不少人进山求仙问道,没准哪一个祖上没积德,一脚就踩进来,成了她们的“客”。

只剩下衣服,不见人,那人肯定也……

难怪那些求仙的,说是“得偿心愿,位列仙班”,再也没回去过。

我心里一揪,程星河他们别也让这些人给抓了过去吧?

这个时候,这几个美人,把那个穿布鞋的衣服扯下来,嘻嘻哈哈的冲洗了起来——还一边洗,一边互相泼水为乐。

她们抓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心肠:“这些东西虽然讨厌,可没了,还真不行。”

“谁让咱们这里的人,没了那东西活不了?哈哈哈……”

这话要不在这种场合说,那肯定能把个男人撩的心痒难耐。

可惜水母皮在程星河身上,我只好尽量把身子压低,上墙一看,这才发现,内里有个很大的东西,古色古香,不认识是什么。

美人打开了——一番操作,原来是蒸制胭脂的东西。

而原料……

我耳朵里顿时嗡的一声。胃口里一阵翻江倒海。

那些标本原来的主人,原来成了她们的胭脂了!

“也不打紧。”一个美人含笑答道:“这几百年来,可没有一个客能逃出去,你等着吧,那个客,还会回来的。”

“可那个客,一出手,就跟其他客不一样,咱们也不曾见过,那个狗,也凶的很……怕是不好对付。”

“只管放心吧,那个客一个人,想走也走不了,反正,有青蛉姐姐呢!别说这些了,也不是咱们能惦记的事情,哎,给我涂上些胭脂,我这里,不涂不行了。”

我还注意到了,说话的这个美人,脸色有些难看——发青。

因为这个地方的美人都太漂亮了,所以她显得格外憔悴粗糙。

人比人得死,就是这个道理。

不过也怪,刚才她好像还没这么难看呢。

鼻子塌陷,眼睛变小,简直跟换装视频似得,说丑就丑。

这地方就没一件正常事儿。

“走。”

两个美人,嘻嘻哈哈就进到了后面的回廊。

这个回廊是“回”字型的,内里还有一重房子。

我强忍住住想吐的冲动,心里更担心了,妈的,程狗他们,总不会也——他是真的活不过二十五?

不过,我注意到了,他们的衣服,并没有出现在那一大堆旧衣服里。

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

不行,得赶紧找到他们。

我跟金毛打了个眼色,金毛立马跟了过来,也是一副很恶心的样子,意思是要不是跟着你,老子要吃这个苦头?

我低声说你忍一忍吧,跟我在一起,龙你不是也没少吃,做人不要忘本。

不对,做犼。

悄无声息的进去了,红门后面,是一道回廊。

这里有怪味儿,金毛嗅觉灵敏,歪头简直不行了。

我让金毛坚持住,实在不行在外面等着我。

可金毛当然不放心,还是跟着我进来了。

继续往里走,就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乍一听,很像是有人在用大笤帚扫地。

这么爱讲卫生,这里怎么这么臭?

因为实在太黑了,看东西很难看清楚——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无法观气,所以心里更扑腾了。

而这个时候,我看见一个长长的东西,从面前拖了过去,心里顿时一跳,肯定是个活物,过去看看。

那个长长的东西,进了一扇门里。

这地方,肯定能看出那些美人什么来路。

我就小心翼翼的把门给打开了。

这一打开,我就看见了满屋子盘着一大团黑色的东西。

蠕蠕的,在动——好像,一个巨型鳝鱼一样。

这东西,植物不像植物,动物不像是动物,恶臭扑鼻!

卧槽,这什么玩意儿?

眼睛适应了暗淡的光线,我勉强能看出来,那个“巨型鳝鱼”身上。有鳞。

活物?

下一秒,那个东西忽然对着我就卷过来了!

好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