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63章 绝情之肉

话音未落,一个极为锋锐的东西奔着我腰就下来了。

快的像是能撕裂空气,这人下了杀心。

我以最快的速度,甩手就把手底下的美人翻了过去,当做肉盾挡在了后面,“噗叽”一声爆浆的声音,一道光从后面穿透,炸在面前的地板上,那个叫“白绢”的已经死透了,被这么一炸,残躯重新弹跳了起来,底下扑的一声钝响,估摸着砖石也被炸开,四下里一股子腥臊粘腻,幸存的美人凄厉的尖叫了起来。

我心里一沉,那东西一下能穿透三个东西,隔山打牛吗?

身后那人本来对这一下是极有信心的,可没想到我反应这么快,顿时也一愣,就在他这一愣之中,我抢了机会转身,也没意外。

江年。

江年盯着那个倒霉的美女,嘴角一勾:“你不是好人吗?现如今,为了自己,也会牺牲其他的命?”

是啊,这么对待一个女性,曝光到网上八成要被骂个万箭穿心,可风度到底没有命要紧——我要是出事儿,那我们这一帮子人就是一锅端了。

再说了,我跟她们之间,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我再想当好人,也没到了舍身喂鹰的境界。

我说那个紫衣美女口中的“其他客人”是谁,原来是江家人——进了蒸笼的黑布鞋,估计也是他们家的。

“屠神使者让你们进来的?指哪儿打哪儿,佩服佩服。”

江年冷笑:“你管不着。”

话音未落,手里一道锐物一转,奔着我就斜削了过来。

这玩意儿的锐我刚才就看出来了。

虽说这地方的桃色气跟个彩色墨镜似得,让我没法分辨,可不是神器,就没有那么锐的道理。

八成是跟屠神使者沆灌一气,给他了什么新装备。

那个锐物是个三棱锥,把手上雕琢着十分精致的纹路,一看就是老东西了。

照着刚才那个锋锐的感觉,只怕龙鳞都会有损伤,没必要硬碰硬。

我侧身避开,一脚踏墙借力翻转,七星龙泉对着他后颈就劈了过去,想不到这王八蛋速度极快,风声刚一起,身体轻易让过,反手那锐物再次对着我手腕削来,我一脚踹起地上的残骸挡住,爆浆一炸,人已经转到了他身后,对着后心就是一下,他往前一个趔趄,金毛趁机扑过来,往他脑袋上压。

江年反手就捏住金毛的爪子,把它直接掀翻,还要起身,我已经一步踩在了他椎骨上,金毛没客气,奔着他脑袋当的就是一口。

可江年歪头,这一下咬空,那道锐物对着我膝盖就削。

我闪开,江年已经站起来冷笑,还要下手,可这一瞬,我立马招手:“金毛回来!”

金毛对着我扑过来,就听到一阵风声炸起,数不清的条状物冲着江年就缠过来了。

刚才打的难舍难分,幸存的美人趁机逃走,一声呼啸,所有的“薜荔”同时冲过来,对着我们就缠。

我一跳,哑巴兰送的金丝玉尾从袖子里探出,直接缠在了梁上,把我凌空吊起,薜荔几乎是从脚底擦过,金毛坠在了我腿上,差点把我裤子拉下来。

江年就没这么幸运了,被密密麻麻的“薜荔”匝住,宛如种在地上的萝卜,泥足深陷。

我喘了口气,焦躁了起来——这地方的“薜荔”实在是太多了,简直成了一片沼泽,一下杀不净,就得把我给缠起来。

真要是一下杀干净,那肯定要动用那种金气,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乱用——身体垮了,更没法救人。

跟她们耗,也不是不行,但是太耽误时间了,谁知道程星河他们会不会就成了“丹朱色”了。

而且,哪怕是重获自由,这里桃色弥漫,我也没把握能立刻找到他们几个。

江年咬了咬牙,在底下挣扎了起来,手里锐物穿透了不少“薜荔”,可旧的未去,新的又来,他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这小子的兄弟宫上出现了凹陷,肯定身边人都遇上了麻烦,跟我一样,是来救同伴的,这一遇上了我,连同伴都顾不上了。

看得出来,这小子比江景更能成大事——只要找准了目标,咬的死死的,不惜一切。

我冷眼旁观骂了一声活该,妈的,要不是这个搅屎棍突然杀出来,老子早找到程星河他们了。

而这货抬起头看着我,眼神阴冷,显然也十分不甘心。

我看他那眼神就来气,心说我在上他在下,酝酿酝酿,一会儿冲着他脑袋尿一泡败败火。

江年似乎从我眼神里读到了什么,冷冷的说道:“你绝对破不了玄武局。”

“你管这么宽,玄武局你们家开的?”

这话一出口,我还想起来,还真是——谁让他是四相局包工头的后代。

能直接进到了桃花乡,估摸他也有江家的地图,不会比厌胜当家的差。

果然,他嘴角就是一丝傲然的笑:“我们江家祖上留的东西,当然是我们江家说了算。”

算你大爷,包工头是包工头,不是业主。

可惜邸老头子把他们家的家运给改好了——江家靠山不少。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造孽后人遭殃。

“你们江家人来了,屠神使者怎么没来?”我瞅着他:“给人当枪使,还当的这么心甘情愿,你们也是一家奇葩。”

“你冒名顶替,又好到哪里去了?”江年冷笑:“假的成不了真。”

这话你跟你小叔叔说。

而这个时候,外面一阵吵闹,就听见了那些美人跑过来的声音。

“青蛉姐姐——就是这里!那个带狗的在,另一个下手无情的也在!”

下手无情?我看了江年一眼,这王八蛋之前已经屠戮了不少美女了?

没错,他虽然模样很俊,可是夫妻宫上有一块很难察觉的横肉——心里没女人的,才有那种“绝情肉”。

抛妻弃子的那种男人,一般都有这种绝情肉,为了自己的私欲,其他任何人都不在他眼里。

金毛想起来了刚才的味道,往我身上又多抓了好几下,意思是再不跑咱们也得倒霉了。

而这一瞬,一阵香风就从外面冲进来了。

那个紫衣美女出现,身后跟了不少美人。

她一挥手,满地的活藤蔓立刻退开,江年立刻要挣扎起来,可紫衣美女已经托起了江年的下巴,那双深邃的眼睛盯着他,声音凄楚:“郎君——你当真,要丢下妾身么……”

本来江年的眼睛里充满了戒备,可这一瞬,江年的眼神忽然就变了——失去了高光,眼神变得木呆呆的。

像是被勾了魂。

我脑壳一炸——这女的比我想象之中会的多。

不过,这么大能耐,刚才怎么没用?

紫衣美女拉起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

江年就更别提了,眼神不光是木呆呆的——甚至有了几分迷恋。

像是被牵上线的傀儡。

能让长着绝情肉的,都这么深情款款,不愧是桃花仙女里的头头儿。

而这一瞬,紫衣美女抬起头看向了我。

那一瞬,她两只眼睛,简直像是两口深潭——能把人的魂魄给直接吸进去!

金毛知道不好,就要挠我,可来不及了。

我手一松,人也落在了地上,紫衣美女盯着我,凄楚可怜,声音娇柔:“郎君,是为了我,去而复返。”

我点了点头:“是!”

紫衣美人身后就是一阵笑声:“不愧是青蛉姐姐。”

“早些勾了魂,也就免得他们乱跑。”

“这两个已经难得一见——连青蛉姐姐的美貌都抵挡的住,平时,青蛉姐姐根本犯不上用这一招……”

那个紫衣美人转身一勾,我跟着就走。

金毛气的够呛,就要挠我。

我偷偷摁住了它的脑袋。

金毛一愣,立马明白怎么回事了。

我刚才是装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被抓住,怎么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