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70章 巨大车马

我顿时来了精神:“那个地方,到底有什么?”

既然她亲眼看见了四相局的修建,那也许她知道,真正的镇物和程狗家的墓葬在什么地方。

她皱起了眉头:“我没有见到,但是,那天我看到了一个可怕的东西,被运进来了。”

栽种桃花林的时候,她看到眼尾有痣的人引来了巨大的车马。

所有人都离着那个位置十步开外,没有人敢靠近。

那些交班的士兵还窃窃私语:“谁也别靠近——数都数不清,为了这个东西,死了多少人。”

“主上劳民伤财,这下几乎倾了举国之力,来做四相局,跟纣王修鹿台有什么区别?这样下去,恐怕堵不住悠悠众口。”

“你懂什么——主上自然有主上的打算,再说了,四相局又不是为了享乐,这东西,似乎有什么大作用——说是能保三界万世平安。”

“说是这么说——能不能有这个效果,谁也不敢说,谁能活到那个时候?”

这些事情她并不懂,但是她看得出来,里面的东西,不是普通的生灵。

是一个比她还要强大的存在。

那股子气息,只一掠过,哪怕是她,也要遍体生寒。

那个强大的力量,引来了不少的怪东西。

那些怪东西,就跟刀尖舔血的人一样,喜欢走偏门,以极端的冒险取得灵气。

车马里的东西十分强大,那些怪东西察觉出来了,它们想趁着那个东西身陷囹圄,一用而上,吸食那个东西的力量——就跟豺狼一样。

汇聚来的怪东西不少——它们虽然胆大包天,却并不傻,知道蚂蚁多了能吞象的道理,黑压压聚集了千百个。

简直像是一团黑雾霾。

那团黑雾对着那个车马就冲了过去,她也跟着担心了起来,可没想到,那些雾霾一样的怪东西进去之后,就再也没出来。

她只听到了细微的咀嚼声,接着,看到了车马底下,淌出了几缕黑血。

她当时就愣住了——哪怕是她,也没见过那么强大的东西。

她甚至难以置信——那个东西,是怎么被人给抓来的?

那个眼尾有痣的人跟她一样,在冷眼旁观,还叹了口气。

过了没多长时间,那个巨大的车马被拉到了更远的地方,她就再也没见过。

但是她心里清楚,这个玄武局,乃至整个四相局,能有这么大的力量,跟那个东西,肯定分不开。

我皱起了眉头——那能是个什么东西?

这青蛉因为自身的血统,才有这么强大的力量,那一个真正的镇物,自然是比青蛉更强大的。

“那,你知道那个局是怎么设的吗?”

“确实是劳民伤财。”青蛉回忆道:“他们往里面,带了很多的铜器,日夜煅烧,天空都要被烧红了。”

铜器……

古代的铜,用的不少,青铜剑,青铜鼎,越王勾践剑一直到了现在还是寒光闪闪,那些冶炼锻造的方法,虽然失传,却比现在还要发达。

铜器,是用来做什么的?

“不过,这些事情你也不必知道,”青蛉拉住了我的手:“你不会丢下我的,是不是?”

我心里犯了难。

我要是不去,这一趟就白来了。

我不能看着程狗死在这里。

“还是……”她眼里有了防备:“你真的要再丢下我一次?”

莲子已经帮哑巴兰捏脚踝捏的差不多了,抬起头笑嘻嘻的说道:“郎君留下,郎君留下!”

以什么方式留下,胭脂还是风铃?

我头壳一炸,只能继续敷衍:“对了,关于之前,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江仲离,夏家仙师,还有程狗的祖先,谁都行。

青蛉看着我的眼神,越发怀疑了:“你总问起那些事情做什么?”

“我——我就是想多回忆一些,跟咱们有关的事情。”

这话要是让潇湘听到,八成要把我的潜龙指直接研碎,白藿香在场,也不会给我什么好脸,又得骂我是渣男。

“这些事情,又何必着急。”青蛉顿时就是一丝笑意:“咱们的时间,可还长的很。”

可程狗的命不长了。

“比起这个,你随我来。”青蛉反手拉住了我的手:“有佳酿,是我专门给你准备的。”

我哪儿还有心情喝酒。

哑巴兰就更别提了,不住的去看手腕上的表。

可一看表,他眉头也皱了一下。

进到了这个地方来之后,表竟然停了。

有时候人们会说“磁场”,风水局硬要描述,也可以形容为一个巨大的磁场,甚至相当于另一个空间,表停了也不算稀罕。

“说起来……”我看向了四周的那些“胭脂原料”,接着就问道:“你这些年来,杀了多少人了?”

她没回头:“数不清了,只逃走过半次。”

半次,就是那个天师府天阶了。

“大家庆祝庆祝!”青蛉扬声说道:“我的那位郎君,等到了,胭脂也拿出来,好酒也拿出来,今日里,怎么也得欢乐欢乐……”

外面的美人听见了这话,都跟着欢呼了起来:“恭喜青蛉姐姐!”

青蛉没有告诉我程狗下落的意思。

可我耗不起了。

我反手抓住了她的手:“你把我的同伴放了,我跟你去。”

哑巴兰看着我的眼神,别提多担心了:“哥,你不会真要留在这里,当压寨郎君吧?”

是啊,这个地方,简直是仙境,哪个男人不想留下来?

可有些事情,比命都重要,更别说比享受了。

青蛉转脸看着我:“你说真的?”

我吸了口气——我这个人,说话从来都算数,可这一次……

我刚要开口,忽然外面一阵乱响,一个美女的声音凄厉的响了起来:“青蛉姐姐,不好了——丹朱井出事儿了!”

“出事儿?”青蛉的脸一沉:“能出什么事儿?”

“那几个怪客,逃出来了,把,让你把那个叫七星的郎君给放出去,不然,就把咱们,咱们都给……”

“逃出去……”青蛉的眼神凛冽了下来:“他们不是被捆在丹朱井吗?怎么可能逃出去!”

“有些不对劲儿,”有美女说道:“他们似乎,对咱们这里很熟悉。”

熟悉?他们也是第一次来啊!转念一想,也许是苏寻熟悉阵法,摸清了这里的底细。

我和哑巴兰则立刻兴奋了起来,程狗他们果然鸡贼,不用我救,自己逃出去了!

那就太好了,重新汇合,一起找到下一个关口,就能到阵心了!

这一瞬,我发觉出来,青蛉看我的眼神以偶点不一样,就立刻把喜悦的神色给压了下去:“你说他们出生入死陪着我来,我,我怎么也得送他们一程。”

青蛉的眼神,这才和缓了一些:“不打紧——以后,都是自己人。”

说着,带着我们就出去,到了丹朱井。

刚到了那附近,就听到了一阵吵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