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7章 金丝玉尾

我想回到她身边,可是阿满死死的抱住我:“姑爷,你不能死!”

潇湘也不能死!

我大声说道:“阿满,给我回去!”

阿满瞬间松了手,我对着潇湘就扑了过去。

头顶一道亮光直接炸了下来,潇湘猛然抬头,难以置信的说道:“你为什么还回来……”

你拿我的命,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那我对你,也理所当然这样回报。

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好了。

远处传来了程星河的声音:“七星,你傻不傻……”

还有哑巴兰撕心裂肺的尖叫:“哥!”

那道亮光在我们身边爆炸,我甚至听到了自己毛发被点燃的声音,不由抱紧了潇湘,把她的头护在了自己怀里,闭紧了眼睛。

等死的一秒钟,比一辈子还漫长。

但是这个时间,也太长了……这么久了,我似乎还有五感,睁开眼睛,顿时愣住了。

只见我们身前,有了一个巨大的凹坑,那个凹坑一片焦黑,跟雨水一碰,还在冉冉冒着热气。

奇怪了,难道雷公爷今天没看好,打歪了?

可那个痕迹……贴着我们也太近了,根本就是擦身而过。

潇湘睁开眼睛,也难以置信的望着地面。

“卧槽了。”程星河和哑巴兰跑了过来,程星河对着那一道黑色凹坑简直是瞠目结舌:“这样也行?妈的,七星,你这狗命比天还大,怎么连雷公爷都舍不得打你?”

“舍不得?”我忙问道:“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哑巴兰想说话,程星河一把将他的脑袋推开,抢着说道:“你是不知道啊,刚才那个雷,分分明明,是对着你们俩下来的,可到了你脑袋上,冷不丁就拐了个弯,跟坐了个滑梯似得!话说七星,你难道在脑袋里面植入避雷针了?”

就算我真的戴了避雷针,也只不过会把雷电引到了地上,没听说过能中途拐弯的!

哑巴兰好不容易抢到了说话的机会:“哥,依我看,是你命不该绝!”

程星河连忙点头:“真别说,没准老天爷拿你这条狗命,还另有用处。”

不管是为什么,我顿时高兴了起来,真没想到,这么大的劫难,都能躲过去,我最近是洪福齐天还是怎么着。

可这个时候,潇湘盯着我的眼神,微微有点奇怪。

我连忙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吓到了?”

潇湘摇摇头,说道:“也许,是因为……”

她显然是知道什么,但这好像是什么要紧的忌讳,她到底还是没说出来。

我虽然心里好奇,但是见她不想说,也就没逼她,直接把她扶了起来:“这下好了,咱们终于是……”

一句“守的云开见月明”还没说出来,忽然潇湘的脸色就变了,瞬间阴冷了下来,一下把我护在了身后,深不见底的眸子看向了我身后。

傻子也知道这个神态代表着什么,我立刻回头,可还没等完全回过去,潇湘忽然一下抱住了我的头。

与此同时,一道破风声在我耳边炸开,我感觉到,像是有什么滚烫滚烫的东西,对着我们抽过来了。

我立刻抬头,赫然就发现,潇湘护着我,她绝美的脸颊上,却出现了一道伤痕。

这个味道……

是金丝玉尾绳(俗称打神鞭,专门用来打邪神的),粘了天葵!

这种东西,连雷公爷都扛不住,是特么谁对潇湘下了黑手?

一股子怒火升腾而起,我立刻回头,可潇湘还是不让,只是冷冷的说道:“这些贪得无厌的东西,看来是活腻了……”

程星河和哑巴兰直接傻了眼,而哑巴兰尤其呆滞,我听见他喃喃的说了一句:“锁龙阵……”

锁龙阵?这东西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与此同时,许多的金丝玉尾绳跟活蛇一样在我们身边弹开,潇湘轻盈转身,挡在了我前面,白色的衣裙顿时也出现了一丝一丝的破损。

我立刻要抽七星龙泉——一个男人,让自己的女人挡在前面算怎么回事,可潇湘压了声音就说道:“北斗,你不要动——这些人敢对你伸金丝玉尾绳,我要弄死他们。”

那个声音,杀气腾腾的,说不出的摄人!

这时,一个拍手的声音响了起来:“好!好一对郎情妾意的小情人——一个邪神,一个灾星,真般配。”

这个声音我听过……马元秋那个老王八蛋!

好哇,我特么还没找他算账,他竟然先送上门来了,我旋过身,“呛”的一声抽出了七星龙泉,可回过头,我瞬间愣住了。

兰老爷子,竟然也站在了马元秋身边,十根纤纤细指,正在熟练的操纵那些金丝玉尾绳!

我瞬间想起来了,锁龙阵,不是哑巴兰太爷爷那个小院里面的设置吗?

他……不是想破四相局嘛?潇湘被放出来,他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跟马元秋站在了一起?

我回头就去看哑巴兰,哑巴兰接触到了我的视线,这才回过神来,急急忙忙的说道:“哥,你相信我……我真不知道,我爷爷怎么会……”

哑巴兰不像是说谎,我从小跟着三舅姥爷长大,看人的本事还是有一些的,哑巴兰真要是一个奸细,那他演技也太高超了。

而兰老爷子慈眉善目的一笑:“乖孙子,太爷爷其实早就想把这个长着潜龙指的破局人找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全靠我的乖孙了!”

他表情却是是慈眉善目,可手里的绳子,分明一下比一下来的狠厉,招招是要人老命的!

潇湘袖子一甩,数不清的绳子直接截断,落在了地上,但是兰老爷子的手像是能变魔术一样,像是藏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绳子,根本来不及砍断,源源不断就往外冒。

哑巴兰的声音有点发颤:“这是我爷爷的绝活——千手观音锁龙阵——据说,他年轻的时候,用这一招,单凭自己一个人,在西川猎捕过一只活麒麟!”

这个时候,我就发现了,我们身边开始形成了一个六角形的痕迹,阵法成了,秽气猛地对着潇湘就烘逼了过来……

我立刻说道:“潇湘,你快走,我是活人,不怕这个……”

潇湘的表情却冷了下来:“这些下贱的东西,打算趁火打劫,我非杀他们不可。”

而哑巴兰直接崩溃了,大声说道:“太爷爷,你到底为什么……”

“你说呢?”兰老爷子虽然岁数这么大,一个眼神都带着民国闺秀的风情:“我是为了你!”

哑巴兰完全没法接受这个状况,甚至有点语无伦次:“可是,北斗哥救了我的命……”

“那是我的孙儿造化大,管他什么事儿?”兰老爷子说道:“我已经跟人家马先生说好了,只要抓住了这个孽障,那咱们兰家就能进真龙穴了。”

真龙穴?

就是四相局那个“四相抬真龙?”

难怪这死老头子拿了密卷之后,吞吞吐吐不说实话,感情是心里有自己的算计!

程星河也急眼了:“好哇,老而不死是为贼,小爷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狗日的锁龙阵,小爷今天把你锁了!”

说着,也要拿着自己的红线招呼进来。

可他还没靠近,一道绳子对着他的面门就过去了,半空之中一声脆响,他脑门上鲜血直流,踉跄了好几步,就要栽倒在地上。

我的火气更盛了,七星龙泉一横,就要把那些绳子全砍断,可这个时候,手腕上顿时一阵剧痛,七星龙泉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低头一看,右手腕子上被扎了一个锃亮的钢钉,直接把手腕贯穿了!

马元秋对着我微笑了起来:“知道你这把剑用得好,这个铁莲蓬,早就给你预备好了。”

潇湘一看我手上流了血,顿时大怒,右手一翻,就要对马元秋出手。

可没成想,潇湘手还没翻过去,倒是先吐出了一口血,脸色顿时难看了下来。

我立刻扶住她,一摸就明白了——之前,她跟河洛已经打了一个你死我活,身上全是旧伤。

再一望气,我看见这个锁龙阵,全是神灵憎恶的秽气,显然也开始起作用,在伤害她的灵气了!

马元秋是看准了潇湘的情况,特地过来趁人之危的!

我护住潇湘,大声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马元秋一笑:“告诉你倒是也不要紧——你是四相局唯一的破局人,我要通过你,去找真龙穴,而这个邪神嘛,另有用处。”

真龙穴,兰老爷子说的也是这个玩意儿。

四相抬真龙,到底特么什么意思?

而就在这个时候,马元秋跟后面一招手,几个武先生走了过来,马元秋望着我,说道:“他的手和眼睛还有用,把他的膝盖打穿了——省得他跑了。”

你特么比蝎虎子还毒!

那些武先生忌惮潇湘,不敢过来,倒是拿了一些铁莲子——这是武先生专门用来钉行尸关节的,善于此道的武先生,能百步穿杨,直接把行尸钉在地上。

我后心顿时就给凉了,潇湘想护住我,可这个时候,兰老爷子手底下一动,那些绳子灵活的往里一收,死死的缠在了潇湘的腰上。

她身上,开始出现变化,那些白色衣衫,像是……变成了鳞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