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74章 雷公之锥

我回过头,就看见青蛉被巨大的煞气震起,往后重重一跌。

我立刻抱住了她。

站在身后的,是那个本来被迷住,又被青蛉的青色丝缎死死缠住的熊皮人。

而他手里,握着的是之前江年手里的那把神锥。

鲜血从上面滴落,我这才看见上面的符咒。

雷。

这是——雷公锥?

难怪——雷公爷就是用这种东西,天雷行劫,什么都能打。

我后心一下就凉了,简直难以置信,江家凭什么,连雷公锥都能得到?

那一下力道极大,青蛉被震起的身体,把我也撞出了五步开外,两个人一起重重撞到了树上,我身上噼里啪啦开始坠下血滴。

青蛉死死盯着那个穿熊皮的:“不可能……”

她眼里,竟然有恐惧。

是啊,哪怕是我,也会被她的眼睛给迷住。

那个熊皮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对她的眼睛无动于衷?

熊皮人颀长白皙的手指,熟练的翻动着雷公锥,微微一笑:“坐山观虎,其乐无穷。”

一股子火顿时就炸到了脑门上。

果然,这个穿熊皮的来“仓库”救江家人的时候,本来要从青蛉下手,却意外见到了我。

他这就装成了被迷住的样子,故意被青蛉给抓住,其实,就是想看着我和青蛉两败俱伤,他再来坐收渔翁之利!

可刚才,他眼看着我要把青蛉的眼睛挖出来,打开玄武局下一关大门,这才现身,趁着我们的注意力都在青蛉的眼睛上,想黄雀在后,把我解决了。

这个人,心思之深沉,出手之狠辣,能力之强,简直让人喘不过气。

穿熊皮的把玩儿着雷公锥,熊皮后面似乎有一道锋锐极了的视线:“你运气不错。”

王八蛋……

这一瞬,凤凰毛瞬间就从他身后卷了过去,“啪”的一身破空而出。

可下一秒,凤凰毛就被挡住了。

那是雷公锥——比凤凰毛不知道厉害多少!

程星河浑身一僵。

那只颀长的手,不过微微一翻,可空气似乎都被震住,程星河的身体,猛然就被震出去了老远,擦过了三五棵桃树,这才重重的砸在后面一棵,哗啦啦撞下了满树的桃花瓣。

雷公锥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大的人头皮发麻。

如果一开始,拿着这个雷公锥出现在我身后的不是江年,而是穿熊皮的,那我现在恐怕……

那手还是从容的把玩儿着雷公锥,好像这三界之中最锋锐的利器,也不过是他手里的一个玩具。

他一步一步冲着我走过来:“不过,你的好运气,也该到此为止了。”

“唰”的一声,数不清的银针,好像漫天花雨一样的撒到了他面前,他抬起了手,下一秒,我和青蛉还有白藿香的身体,好像被风卷住,凌空而起,就要到了围墙后面。

是江采萍。

可还没越过围墙,只听“通”的一声巨响,我和青蛉直接坠落,我和青蛉一滚,抬起头,就看见江采萍的身体,跟没有重量的秋叶一样,坠在了我们面前。

她也被雷公锥打中了!

我心里一痛:“江采萍!”

江采萍身上的阴气,骤然浅淡了几乎一半,但她还是爬起来,试图挡在我前面:“相公,妾斗胆,要强出头护着你……”

她对着雷公锥举起了手。

“不行,那是雷公锥!”我厉声喊道:“我命令你,给我闪开!”

她想把雷公锥从熊皮人手里震落!

可下一秒,她的身体再一次被震出去了老远,重重落在了我们身后。

白藿香立刻跑了过去。

穿熊皮的转过了身,声音冷漠而又困惑:“我一直不大明白,你们为什么喜欢给他陪葬?活着——不好吗?”

话音未落,雷公锥猛然扬起,对着我们就划了下来。

可这一瞬,七星龙泉出鞘,死死挡在了雷公锥上。

穿熊皮的露在熊皮下的下巴,微微扬起,似乎十分吃惊。

“啪啪啪啪……”我听到了自己手上急速滴落了许多东西——血。

身体本来就是新织造的,在四绝地和桃花水的双重作用下,早就不堪重负了——也许,再过不久,真的跟酥饼一样,大片脱落了。

“青蛉!”

我大声说说道:“我求你一件事儿……帮我照顾我的人!”

穿熊皮的缓缓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管别人?你们这一脉——真是祖传的蠢。”

我这一脉?

还没想到,青青蛉已经抬起了手。

她这一抬手,数不清的美女和长条怪物,奔着穿熊皮的就扑过去了。

熊皮下,似乎一丝嘲弄的笑意。

可我用尽全力抵挡的那只握着雷公锥的手,竟然纹丝不动,穿熊皮的左手往腰间一抽,一道电光倏然炸起,几乎照亮寰宇,噼里啪啦一阵响,那些生灵,直接被那道光拦腰截断。

半空仿佛下了一道子血雨。

我猛然一震,这种力量……他是人吗?

身后就一声绝望的哀号。

是青蛉的声音。

那些美女和怪物,都是她这些年的手足。

可她的那些手足,一丝犹豫都没有,第一批倒下,第二批,第三批,前仆后继的上来,前仆后继的倒下。

她们不是没看见围上来是什么下场。

她们只记得,自己能活着,完全是因为青蛉,她们的命是青蛉给的,所以,愿意回报。

这都是一条一条的命……

我拼尽了全力,想把熊皮人的雷公锥给顶开,可除了让身上滴落更多的血,根本就没有用处,雷公锥仍然纹丝不动!

而熊皮人甚至还能四下里张望,闲适的问道:“还有多少?”

有多少,他就直接杀多少。

“青蛉,他是冲着我来的!”我立刻回头看向了青蛉:“别让你身边的人送死了!”

可那些美女纷纷说道:“青蛉姐姐要护的人,就是我们要护的人!”

“我们不怕送死,反正……”哪怕这个时候,她们竟然还能银铃似得笑出来:“我们早就死了,再死一次,又有什么大不了?”

“已经够本了!”

那些美女,像是争先恐后扑进了火里的蛾子!

熊皮人缓缓说道:“有些蠢物,确实不适合活在世上。”

他下手没留情!

那些声音,让人根本不忍心听!

我死死攥住了七星龙泉——金气,金气出来啊!

我要把这个穿熊皮的撕碎!

可身体似乎出于自保,甚至不肯让金气再出来了——金气锋芒,却是双刃剑,伤害别人的同时,也在伤害自己。

环顾四周,熊皮人出了口气:“没有了?那好,那就轮到你了。”

他就等着,我自己耗尽了自己的力量!

他手腕一转,空气猛然震动了起来,那股子力量强大至极,七星龙泉也扛不住了。

雷公锥,是天上的东西……

可一只手,就在这个时候,抓在了我胳膊上。

青蛉?

我心里猛然一震,她的身体,受的是贯穿的大伤——哪怕靠近我,恐怕都用足了全部的力量。

熊皮人也看向了她,声音好整以暇:“你放心,他死了之后,我留给你做胭脂。”

青蛉却没看他,转脸看着我。

“李北斗!”白藿香的声音从后面厉声响了起来:“我不许你出事!”

我咬住了牙:“我的人,就托付给你……”

青蚨微微一笑:“你的人,你应该自己照顾。”

我忽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青蛉一只手摸在了我脸上,眼神满是眷恋,声音却凛冽决然:“既然那是你要去的地方,我送你去。”

我一愣,眼睁睁看着,她抬起了一只手,对着自己的眼睛就挖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