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1575章 眼中之物

青蛉……她的眼神,一丝迟疑都没有。

我奔着她就扑了过去。

熊皮人也没想到她竟然能对自己下手,雷公锥一别,就要抓住青蛉。

可青蛉毕竟曾经是个上古神灵。

她决心要做的事情,很难拦住。

我的身体像是被一道看不见的墙拦住,反而倒退了好几步,熊皮人也一样。

我脑子一炸,立刻用结灵术召唤雷祖。

雷祖——出来帮我!

可意料之外——雷祖并没有出现。

坏了——雷季过去,它已经开始休眠了?

那靠着我自己的力量,也得救青蛉!

可没想到,没来得及。

在我挣脱出去的一瞬间,“扑”的一声,一片温热的血溅在了我脸上。

我整个人僵住了。

那只染红了的手,抓住了我的手,内里有一个东西,在一片温热之中,却赫然冰冷刺骨。

她眼睛里的,点睛钥匙。

这四个字,猛然刺在了我心上。

为了让她死心塌地守住这个局,江仲离竟然以这种方式封局——只有这样,青蛉才绝不会把人放进去。

“青蛉!”

熊皮人也觉出来了,脸色一厉,破风声一炸,对着我的手就过来了。

想抢?

这是青蛉用命给我的。

我死死攥住,心里一下一下的疼,疼的人喘不过气来。

雷公锥对着我头顶就划了下来,七星龙泉按理说顶不住了。

可顶不住,也要顶!

金气猛然炸出,死死挡在了头顶上,熊皮人猝不及防,硬是被顶退了三步。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雷公锥,也没想到,我这种看上去残破不堪的身体,还能有这么大的力量。

“李北斗,再也不能用了!”

白藿香的声音从我身后响了起来,是前所未有的凄厉。

我知道她的意思——我不是没觉察出来,眼睛,耳朵,嘴,鼻子,全部开始往外流血。

金气一开始不出来,是因为用了,就等于自尽。

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白藿香!”我厉声喊道:“救救她!”

我要她活着。

“可你……”白藿香的声音颤了起来。

“不用管我。”我乘胜追击,七星龙泉对着退后的熊皮人,带着风雷之势。摧枯拉朽。

熊皮人身法十分敏捷,立刻抬起了雷公锥还要动手。

可我没给他动手的时间,他的身体直接被金气掀翻,这一下,周围的空气震起,“哗啦”一声响,把周围的几棵桃树,震了一个粉碎。

熊皮人见雷公锥被我压制住,凌空转身,还想抬手,但我先一步,已经追了过去。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熊皮人浑身一震,像是不相信,我能有这种力量。

他想退开,但是已经退无可退。

但就在七星龙泉劈向了他的最后一瞬间,我眼前忽然一片血红,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李北斗!”白藿香的声音更凄厉了:“离开这里,现在就离开!”

而一只手,死死抓住了我的衣襟。

视线像是隔着最浓重的红雾,我模模糊糊,看到是青蛉。

她抬起了脸,可她那满脸血污的面孔,已经再也看不到我的身影,只能四下里张望着。

我立刻抓住了她的手:“我在这里!”

她立刻抱住了我。

这一下,我没有退开,而是反手把她也抱紧了。

两个人的血交融在了一起,我听见自己喃喃的在说:“对不起——对不起……”

心里好疼,好疼……

我是为了什么道歉?

为了让她等了这么多年,还是为了她失去眼睛?

可她笑的心满意足:“这样,很好。”

好?

“咱们就这样,就很好。”她的声音,一丝一丝的微弱了下去。

但这一瞬,白藿香的声音再一次吼了起来:“李北斗,身后!”

破风声,和天地寰宇,几乎都要为之所动的震颤。

雷公锥对着我们两个下来了。

我还要抬手,可心里一凉。

我的手已经抬不起来了。

下一秒,风忽然从我耳边擦过,数不清的桃花枝干,跟活了一样,对着我冲了过来。

我的身体猛然被那种强大的力量推开,整个人落在了很远的地方。

桃花瓣哗啦啦的撒了我一头一脸。

对了,这是她本来的力量。

“我把东西给你,是为了让你不要死在这里。”青蛉的声音响了起来:“答应我,要回来——哪怕,不是为了我。”

我的心锐痛了一下。

我听见自己嘶声大吼了起来:“青蛉!”

“噗嗤”一声,眼睛开始出血,我已经看不清楚远处了,耳朵也开始擂鼓一样的剧烈耳鸣。

但而耳鸣里,我听到了熊皮人冷漠的声音:“你们为什么要活的这么可笑?”

模模糊糊的视线里,我看见熊皮人像是把青蛉踩在了脚下。

“你松开她!”

我想站起来,我想护住青蛉。

可身体已经被四绝地影响的几乎支离破碎——加上强行用了金气,身体已经不堪重负,甚至连站都站不稳,直接就要扑在了地上。

白藿香扶住了我,声音带了哭腔:“你……过不去了!”

可一阵笑声却响了起来——脆甜,却痛快。

青蛉。

熊皮人似乎好奇了起来:“你到这个时候,还能笑出来?”

青蛉的声音,上气不接下气:“我在笑你。”

熊皮人声音有了几分不悦:“我有什么可笑?”

“因为你不是完整的人,你没有心,”青蛉答道:“你这辈子也不知道,世上最珍贵的是什么。”

我一下愣住了。

熊皮人似乎怔了一下。

但是这句话,似乎触动到了他什么心事。

他的脚,重重落下。

青蛉……青蛉!

可青蛉的笑声,一直没停,她断断续续,哼鸣起了一首很古老的歌:“山之高,月初小。月之小,何皎……皎。我有所思,在远道,一日不见兮,我心……悄悄……”

这是个情歌。

说的,是思念。

对,她一开始就说,要有一个曲子给我唱。

与此同时,桃花的枝干四下里冲出,一层一层,密密匝匝的挡住了熊皮人。

雷公锥巨大的力量几乎把所有的树枝打碎,空气里全是树液的味道。

我想挣扎过去,可好像跟她隔着一整条奈何,根本无法跨越。

值得吗?值得吗?

她还在寻找我的位置,可她根本看不见,只听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微:“不是我的——就是不是。”

“这是宿命。”

“这样也好。”

“不管值不值得——既然是我自己选的,我就不后悔。”

一片血红里,我看到,她的一只手越过残损的桃花枝干,冲着我的方向伸了过来。

声音几乎是支离破碎:“我等的,太久了,等不住了……”

她的那只手,停在了原处,不动了。

我心里像是被最锐利的刀子划了过去。

死了很多人,伤了很多人,全是为了四相局。

那东西,真的值得吗?

青蛉——她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

这种虫子,活的时间并不长久——桃花开的时候,盈盈出现,桃花一落,也就消失了。

这一刻,哗啦一声,像是平地起了一层狂风。

所有的桃花花瓣,几乎全部被卷起来,这个地方开始出现震颤的感觉。

她这个守局的已经守不住,这个地方,要坍塌了。

我捏住了手里的那个东西。

“咱们走!”

可这一瞬间,那个熊皮人的速度,像是能劈开了风,全部的枝干被炸起,他举起了雷公锥,对着我们就冲了过来。

来不及了……

可就在这一瞬间,许多东西忽然拔地而起。

似乎,之前一直被那些桃花给压住了。

现在,那些桃花残损破裂,那些东西,才能重见天日。

那是——什么?

数量极多,所以,很强大。

下一秒,那些东西好像乌云一样,挡在了我面前。

一个声音在我耳后响了起来:“多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