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1576章 一线天光

是——孝子的声音。

“这是……”程星河的声音,也气若游丝的响了起来:“死在这里的,那些被当成了胭脂的哥们……”

啊,我知道孝子是谁了。

熊皮人的雷公锥一起,却被那些冤魂挡的很严实。根本突破不进来。

他们,被压了很久,想自由,这个力量,简直大的可怕。

以此同时,身边一阵嘈杂交错的声音。

有年老的,有年轻的,有脆快的,有低沉的。

数不清的声音,汇集成了一句话:“谢谢……”

有青蛉在,他们永远无法还乡。

现在,他们回家的同时,也齐心合力,送我一程。

该道谢的,是我。

我一把抓住了我自己的人,抓紧了青蛉给的那把点睛钥匙。

我听到了一个响声,很像是轴承启动,哪里开了一扇门。

可耳鸣的实在太厉害,观云听雷法没法发挥效力。更看不清,到底从哪里离开。

可这一瞬,雷公锥声音大作,那道冤魂组成的围墙,被瞬间劈破。

坏了……要追上来了!

可这个时候,一只手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抓住了我的手。

“我领你去。”

这个娇嫩的声音,是莲子。

她带着我们,就往一个地方跑了过去。

头顶,四周,都是崩塌的声音,真要是有世界末日,恐怕就是这个感觉。

这个时候,哑巴兰也醒了过来,见到这个情景,倒是一愣:“莲子——你不是最讨厌男人吗?”

莲子的声音悠然响了起来:“我以前,是最讨厌男人啦!之前我的朋友白绢放走了男人,变成了怪物,我还觉得她傻,可是,我现在才知道,我真正讨厌的是那些用针扎女人,用脚踹女人的,现在看来,也许,不是每个男人都会伤害女人。”

可我,伤害了青蛉。

“郎君,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莲子说道:“可青蛉姐姐为了你,肯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你一定值得她这么做。”

我的心像是被人捏了一下。

我真的值得吗?

“既然如此,我也不能把张三的仇,报在李四身上。”莲子的声音总像是开心着的:“这好像,并不公平。啊,到了!”

话音未落,我们扑面感觉到了一股子阴凉的气息——像是一扇不知道尘封了多少年的门被打开了。

到了?

可这一瞬,身后那个剧烈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咣!”

莲子,帮我们挡住了什么。

“莲子!”

身体像是坠落到了什么地方,风一下从耳边擦过,仿佛长身体的时候,经常做的那种摔下深渊的噩梦。

这一瞬间,我脑海之中,出现了许多的残片。

那个坐在了囚车之中的姑娘,眼睛大而明亮,像是一颗漆黑的黑曜石。

她身上缠绕着秽气,可她的眼神,依然很干净,像是山顶终年不化的积雪。

我说,你把头发梳成了两个发髻,一定很好看,你穿紫色的衣服,一定很好看。

她对我笑,她说:“我等着你——到时候,我给你看。只是……”

她担心了起来:“你会不会忘了我?”

“不会!”

那一声,斩钉截铁。

她等了这么久,等了这么久……

疼——疼!

像是猛然从高处落地,浑身上下,四肢百骸,都一起剧痛了起来,仿佛每一寸皮肤被碾烂,每一分骨骼被压碎。

出了桃花乡,那个能麻醉人的感觉消失了。

可是这种切肤之痛,全不如心痛的厉害。

下一秒,眼前豁然开朗。

我们像是——在一个山洞里?

这山洞里有一线天光,周围满是石笋,滴滴答答往下流水,汇聚成了一条暗河,阳光斜入,照的洞里耀目生辉。

我们全躺在了一个石梁上,而远处石梁的尽头,有一方小孔——从那个小孔里望过去,是一片很明亮的蓝天。

看来,顺着石梁走过去,就能到玄武局的阵心了。

应该高兴的,可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而且,我皱起了眉头——那个熊皮人不见得就被埋葬在桃花乡了,他雷公锥在手,什么做不出来?

他到底是谁?

这个仇,我早晚要亲手报。

而且……

我低头看向了自己的手。

是青蛉给我的东西。

那是一对银色的小环。

乍一看,竟然跟水神信物上的很相似。

只是——材质不一样。

这是什么?

我想看清楚这东西的来历——可眼睛一阵剧痛,看不清楚。

这东西可能是某种神器。

啊对了,很像是壁画之中,驾驶着天马那个神君手里拿着的。

难道——就是那个“神君”留下的东西?

“真好看。”

是莲子的声音,她正盯着那块巴掌大小的蓝天。

太好了,她也平安,之前差点就被熊皮人给抓住,我们能出来,可多亏了她了。

我想跟她道谢,可一张嘴,满口是血。

“郎君不要着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莲子微微一笑:“我早就想再看看外面的天空啦!我们虽然能长生,可一成不变,其实很可怕。”

是啊,看着桃花开了又败,败了又开,那像是个无期徒刑。

可青蛉,硬是在那一成不变里,等了这么多年。

“进去之后,我们就出不来了,现在这样,也好。”莲子的声音,还是天真,带着欢欣喜悦:“最后能看到外面,算是得偿心愿啦!”

哑巴兰也看向了莲子,像是不明白莲子这话什么意思。

接着,她对我们一笑:“既然把你们送到了,我也就完成了青蛉姐姐的嘱托,先走一步了。”

哑巴兰盯着莲子,忽然对着她伸出了手:“你要去哪儿?”

可他抓不住了。

莲子还带着笑,可她的手,像是一道海市蜃楼。看得见,摸不着。

越来越淡,那个笑容,就这么凝结住,消失了。

一个东西哗啦一声掉在了地上。

是她最喜欢的东西,天师府的那个天阶水晶铃。

除此之外,什么也没留下。

她们只能靠着玄武局的力量,留在了桃花乡里。

桃花乡一旦消失,那她们也留不住了。

跟出了太阳之后的露水一样。

“莲子!”

哑巴兰的表情,悚然一动,他挣扎着想起来抓住莲子,可莲子已经跟桃花乡一样,再也不会出现了。

他还要抓,可一只手捞住了他:“脚底下。”

这地方,只有一道狭窄的石梁,往下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而白藿香已经一把抓住了我,仔细给我检查伤势,看清楚了,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张嘴就想骂我,可眼圈一红,到底没骂出来,手头倒是更快了。

我嘶的吸了口凉气,想起了程星河。

回头一看,程狗坐在了石梁另一边,眼神发空。

他情况也不好,但是出了桃花乡,风水局对人的影响消失,有了白藿香的灵药,应该很快就能好起来了。

苏寻坐了起来,习惯性的发呆——对他来说,发呆就是最好的休息,哑巴兰则大哭了起来:“莲子!”

江采萍阴气虽然折损了一半,可身体的阴气,也正在慢慢凝结了起来,正帮着白藿香取药,涂药,看着哑巴兰那个样子,也是一声叹息:“怪可惜,”

我心里一阵酸涩,但强行就把酸涩给压下去了,既然大家都还好端端的,我硬逼着自己转移注意力,松了口气。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能把时间放在悲伤上——世上,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做。

但是很快,我就发现,这一行人了,少了一个。

“孝子呢?”

难道——留在了桃花乡?

“对啊,”江采萍的精神,恢复的是最迅速的,四下里看了看:“之前还一直在咱们身边呢!”

我吸了口气:“你们跟我分开之后,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说起来,之前可多亏了孝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