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77章 山神算盘

原来,青蛉出现了之后,他们一行人,就被那些美人给围住了——像是要给我和青蛉,隔一个独处空间一样。

白藿香当时就觉出不对,可对方人实在太多了,哑巴兰他们又都一个个鬼迷心窍的,程星河虽然没被美人迷住,可也被那地方数不清的珍宝和珍馐迷了眼。

白藿香要他们赶紧找我,可许多美女来跟她灌酒,她不肯喝,一大群美女就把他们推到了外面去了。

江采萍护住了她们,白藿香大怒,就大声喊我,可我似乎还是没听到,等他们回过神来,已经被关在了那个小房子里了。

那地方,机关重重,简直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内里还挂着不少尸体,触目惊心。

江采萍说道:“相公不知道,刚才那个小房间里多憋屈,可孝子知道怎么破开。”那个地方,哪怕苏寻都找不到出口,那帮美女看见他们要出来,还笑。

说比他们厉害几百倍的都逃不出来,这帮人倒是异想天开。

可等那些美女笑够了,一个个离开了,一直一声不吭的孝子凑过去了,十分熟练的开始拆解机关。

这一下,苏寻都愣住了——孝子用的是一种古法,失传了很久了,现如今连听过的人都不多,更别说会用了。

苏寻自己都只是在爷爷嘴里听到一鳞半爪,他爷爷都只是听过名字,没亲手摸过。

苏寻就问孝子,为什么会这种东西?

孝子一笑,说他以前来过。

他们几个顿时一愣,孝子怎么之前没说过?

但孝子很快敷衍过去了,说自己也不知道这地方有仙女,上次也是运气好,遇上了贵人,侥幸逃出去了。

说话间,孝子就把锁给打开了,带着他们出来找我——一路上,对桃花乡的布置极为熟悉,要不是孝子,他们还真没那么容易找到了我。

“说起来……”苏寻看着我:“那个孝子,绝对不是一般人。”

那肯定,一般人,怎么会从这个桃花乡里死里逃生,又怎么能抓得住黄电老舅?

白藿香也皱起了眉头:“那他,到底是什么来历?对了……难不成……”

我知道白藿香这话什么意思。

四脚人最后说过一句话——说我们绝对进不去玄武局,还说,我们中间,有一个怪东西。

白藿香疑心,那个孝子,就是“怪东西”。

我点了点头:“没错——也许,他确实不能被称为人了。”

我把莲子刚才掉在了地上的天阶风水铃给拿了出来,大声说道:“这位前辈,你出来吧!你还有东西落在了这里。”

他们几个,全愣了一下:“天阶天师……”

没错。

莲子之前就说过,曾经有一个很厉害的天师来到了这里,但是,只剩下了一半。

这个一半,愣一听,很像是身体残损的只剩下了一半,可要是换一个角度——他的身体留下,成了胭脂原料。

可是他的魂魄脱壳而出。

“还有,”我接着说道:“给我们讲一讲,你跟白绢的故事。”

当然了,这里面肯定又是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

恐怕,跟那个被打死怪物白绢,还有点关系——莲子和青蛉都说,白绢曾经触犯了这里的禁忌,因为一时心软,放走过男人,所以被惩罚,不给胭脂,成了怪物。

孝子倏然从大片石笋后面出来,摸了摸鼻子,笑的有些不好意思:“还是让你给看出来啦!”

他盯着那个天阶天师的风水铃,忽然露出了满眼的怀念。

我把风水铃抛到了他手里。

他接住,又是一笑:“败军之将,惭愧惭愧。”

原来,孝子之前,确实是曾经的高阶天师。

他功成名就,可家乡的老母亲病重,他心里着急,就抄近路想从这地方回家。

可走过附近,听说这地方时常会丢失女人的尸体和活的男人。

对他这个位置上的人来说,自然不能放着不管。

可一查这个位置,他知道跟传说之中的四相局有关系。

古往今来,这都是风水行的传说,以及禁忌。

他知道,也许不该管,可他看见了很多老迈,哀恸的父母,在水边喊着自己儿子的名字。

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也只能叹了口气,有了心理准备——就当这个地方,是自己的一个劫数吧。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于是他就让人给天师府报信儿——自己要是回不去,不要来找,帮他照顾老娘就行了。

接着,就进来了。

可是青蛉的力量,比他想象之中还要大。

他还是没能抵抗的过青蛉的眼睛。

抓住了他的那天,整个桃花乡欢呼雀跃——她们第一次看到能蒸出晚霞色的好胭脂。

蒸他一个,多少个姐妹能以人形活下去!

唯独一个“桃花仙女”盯着他,问他是从哪里来的?

那是个穿着白衣,十分素净的姑娘,他记得,这里的其他桃花仙女,跟她叫白绢。

他苦笑,也就把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

“唯独对不起老娘——老娘还在家等着我。”

没想到,那个叫白绢的姑娘眼睛一亮:“我也是一样的。”

原来,这个叫白绢的姑娘,老娘是个瞎子。

两个人生活无以为继,才把白绢许给了大户人家做妾。

那个大户人家,已经有了十二个妾,大家管她叫十三。

白绢惦记老娘,时常会省下自己的点心,微薄的月银,给老娘送过去。可有一天,被丈夫给抓住了。

丈夫大怒,说她偷家里的东西,把她挂在了房檐下打,给其他的妾警醒警醒。

胳膊粗的棍子打断了一根,她逐渐看不清东西,可还惦记着,墙缝里,她藏了三个太太赏给的桃花酥,她死了,就糟蹋了——老娘最喜欢吃桃花酥了。

大户人家一看出了人命,也吓住了,偷偷扔到了水边——对外,说她不守妇道,跟小厮跑了。

她老娘后来怎么样了,她不知道,也不敢想。

天师叹了口气,说我若是能逃出生天,一定帮你看看你家老娘。

没想到,她盯着天师,背着其他桃花仙女,偷偷的跟天师说,我要是把你放出去,你说话算数,行不行?

天师心里一动,自然就答应了。

其实天师的运气很好——那天,正是八月十五,玄武局开门的日子。

可这件事儿,被发现了。

天师费尽全力,也只剩下了半条命——把自己魂魄保留下来,冲出了玄武局。

他也想回家,可他想起了被困在了这里的冤魂——多少冤魂,被扣在这里,苦苦思乡,却无法挣脱。

他没忍心走——只想把那些冤魂,全送回去,也不想再有男人,白白送了性命。

除了他,大概再也没有谁能有这个能力了。

而且,他还惦记着那个叫白绢的女子。

她放了自己,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青蛉心狠手辣。

白绢的老娘已经过世,他没法照料,他想回来,可一直都没有机会。

哪怕八月十五会开门,可他一个魂魄,能做什么?

我明白过来了:“你在这里时间长了,跟山神也就认识了吧?”

他点了点头,摸了摸后脑勺,又是一副什么都瞒不过你的表情。

山神自然也知道,他是为了什么才流落到了这里的。

所以,这一次过来,有意无意的说,眼下,也许有个机会,能让你重新进去。

不用说,就是我这一次来破局。

他想法子,附着在了一个本地药农身上——也巧,这个药农,也是一个孝子。

因为在这个灵气极盛的地方呆了这么多年,他本身又是天阶,本事已经极大,甚至连我和程星河的眼睛都瞒的过——他怕我们看出来他的身份,对他有疑心,就麻烦了。

果然,从抓黄电老舅,到剥下蹄铁,他都给我们出了力。

可惜,白绢已经……

我长长吐了口气,看来,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在山神的算盘上了。

“多谢。”

“那谈不上,是我们谢你才对,”而他一皱眉头:“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十分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