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1578章 迷魂之阵

我们几个都紧张了起来。

孝子往里面一指:“这玄武局的阵心,是一个很大的迷魂阵。”

迷魂阵?

其实作为我们业内人士,迷魂阵听的并不少。

甚至我们自己也会摆一些简单的迷魂阵,甩脱追兵,或者把邪祟引入歧途,困住——这方面,苏寻是内行。

果然,苏寻耷拉惯了的耳朵也竖了起来:“哪一类的迷魂阵?”

那人回答道:“这没见过,谁也说不好——但是阵法极大,只要进到里面,就没有一个能回来的,据说进去之后,人会变得不是自己,甚至,忘了自己到底是谁。”

苏寻的眉头顿时就锁紧了,修长的手指头捏了又松开——他在数算,那到底是个什么阵。

我和哑巴兰也是面面相觑,不是自己?难不成,跟之前在桃花乡里一样,时间久了,人会变成怪物?

可就凭着江仲离的能耐,一个梗,他不会重复用两次。

忘了自己是谁,就更奇怪了,我们就是进去几个钟头,还能得了老年痴呆吗?

“这些事情,还是山神喝醉了的时候,我听到的,”孝子说道:“山神还留下了一句话,说假作真时真亦假。”

这就更玄妙了。

哑巴兰一头雾水:“前辈,你能说点阳间的话吗?”

我倒是想起来了四脚人所在的壁画之中的“预告”来了。

第一个是四脚人,第二个是桃花林,第三个是几块竖起来的板子。

本身这种“预告”就有些奇怪——设局人自然不想局被破掉,既然如此,为啥还要给人弄个“预告”?

是跟“谨防恶犬,请勿入内”的警示牌一样,震慑想进去的人?

不过四脚人可以理解,是怪物,桃花林也能理解,确实有桃花林,竖起来的板子——这到底代表什么?

白藿香忍不住问了自己最关心的:“那地方,是阵法,还是什么妖怪?”

阵法还好——要是遇上妖怪,她怕我们又会受伤。

孝子答道:“山神说,那个地方,是一个极其强大的怪物,可又极其脆弱。”

“好么,”哑巴兰听不下去了:“这猜谜语呢?”

孝子微微一笑。

“总之,我告诉你们最重要的一句话,要想从困境之中挣扎出来,要记住两个字。”孝子说道:“打破。”

虽然不大明白,但是每次得到的指引,关键时刻都能救命。

我点了点头表示记住了。

孝子松了口气:“能帮上忙,可就太好了。既然如此,你们几位保重,我在外面等着你们,盼着十六的时候,你们能平安归来。”

我点了点头,问道:“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孝子微微一笑:“我叫黄金龙。”

我顿时就愣住了。

以前还以为山神说的“黄金龙”,就是黄电老舅,哪知道——是人名?

“我还得把这个身体给送回去。”孝子拱手跟我做了个旧时代的同门礼:“再晚了,怕损伤了他的脑袋——得罪,剩下的路,恕我就不陪着你们走了。”

我点了点头,拱手做了行当里见前辈的礼:“后会有期。”

孝子点了点头,一阵风唰的一下吹了过去。

缘起缘灭,也跟风一样。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把心里的痛往下面压。

青蛉是没有了——但逝者已矣,活下去的,要更珍惜自己能走的路。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天师,你等一会儿。”

孝子回过了身。

程星河。

说起来,刚才这货一句话也没吭。

不像他的作风。

“程狗,你怎么了?”

他注意到我的视线,说道:“七星。”

“嗯?”

他抬起了头,声音大了一些:“还有所有伙计们。”

我有些意外,他很少说话这么正经。

江采萍他们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来了,白藿香皱起眉头:“你要发表获奖感言还是怎么样?”

可他盯着我们,十分认真的说道:“咱们跟着孝子一起出去吧,这个局,咱们不要继续往里走了。”

我顿时一愣:“你什么意思?”

不光是我,所有人全愣住了。

不走,他活不了几个小时了。

“为了我,已经死了这么多人……”程星河的二郎眼里有了挣扎:“只为我这一条命,值么?”

其实,我们来的时候,就有心理准备。

可不试试看,怎么知道?谁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这一天等死。

“值。”

程星河一愣。

“我觉得,也值。”哑巴兰跟平时程狗推他脑袋一样,推了程狗的脑袋一下:“来都来了,半途而废,算什么汉子。”

苏寻没吭声,只理所当然点了点头,像是在说“哑巴兰说得对”。

江采萍微微一笑:“程伯公,你救过相公,那就是对妾有大恩,既然有大恩,哪儿有不报的道理。”

白藿香更别提了:“你不耽误这会儿功夫,我都能多治好几个伤口了——浪费时间。”

因为时间紧迫,白藿香今天跟个火药桶子一样,易燃易爆炸。

“再说了,这不光是你的命。”我答道:“你也看见了——那个地方,多少人解脱了?要是咱们没来,他们就永远见不到天日了。”

更别说,四相局不知道牵扯了多少人命,多大的秘密。

如果破解了,不光救他一个,还能救更多的人呢?

其实,在中秋节前,他就犹豫过。

我明白他心里怎么想的。

他平常不会这么纠结,可这一次不一样,这是大家全部的命,不得不斟酌。

“我知道,你不忍心看着别人为了你死。”我接着说道:“可既然选了这条路,咱们谁也别半途而废,不然——之前那些命,你要让他们白死了?”

还有——熊皮人的仇,我非报不可,那些屠神使者,也一个都跑不了。

我也不怕死,但我只怕死的不明不白,我不想庸庸碌碌活一世,却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程星河不吭声了。

他也想起来了那个熊皮人的残虐。

“走还是要走的,”哑巴兰也摸了摸金丝玉尾:“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没谁有回头的意思。

程星河怔了怔,张了张嘴,还想说话,可话没说出来,眼圈倒是给憋红了。

他虽然又馋又懒又怂,可面子还是要的,转脸不吭声了——不想让我们看见。

哑巴兰抓住了机会就去调息他:“程狗,你眼睛里进沙子了——我给你吹吹!”

“滚蛋,我怕你给我吹成沙眼——不是,程狗也是你叫的?”

“程二傻子,行不行?”

终于,他一把推开哑巴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向了等在原地的孝子:“那咱们……跟你就此别过。”

孝子点了点头,说不上是失望还是庆幸,只是拱了拱手:“后会有期。啊,对了,我还忘了一个要紧的事情——山神还说过,第三个关卡里,偶尔也会飘出尸体来,那些尸体都是干枯的,像是活活饿死的,但是有一样——脸上,都带着笑。”

笑?

那个怪物,能让人心甘情愿的死?难怪说是被迷魂了。

他以十分敏捷的身法进到了石窟深处,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