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1579章 忘记一切

渴死饿死,还能带着笑?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

不过,程星河像是放下了一切负担,询问似得看向了白藿香,意思是说,确定要进去,那就抓紧时间。

这像是个单程票,破釜沉舟。

“不急于一时,休息好了,就走。”白藿香一边上药一边说道:“别跟被人燎了毛的猴一样。”

这把程星河堵够呛,不过眼瞅着白藿香举着针过来,又怕白藿香公报私仇,只好撇着嘴不吭声,只做了个无声口型:“你们全家才是猴儿,生个小孩儿也是猴。”

哑巴兰看见了:“姐,程狗说你坏话!”

我们都笑了。

是啊,虽然时间越来越紧迫,可我们不能硬拖着这一身的伤去匍匐前行,等白藿香治好了,磨刀不误砍柴工。

而且,我们都看到了那片蓝天。

这就说明,天还是亮的,我们闯过了四脚人和桃花乡,不过是用了半个晚上的时间,离着再次天黑还有一段距离,天黑到了过午夜,也还有一段距离。

程星河叹了口气,低低的说道:“希望——咱们都不要后悔。”

后悔是什么?

能吃吗?

终于,大家都缓的差不多了——伤药是很灵,有一些伤筋动骨的地方,白藿香一咬牙,给我们用上了凤凰洞里弄来的仙药。

劲儿很大,大的跟打了止痛针一样,大家都激灵了起来,红头胀脸,好像吃了兴奋剂的斗鸡。

哑巴兰甚至来了个倒立,又惊又喜:“藿香姐,你这手艺越来越精进了!”

我心说,说手艺略有不妥,像是讲捏脚师父。

但马上自嘲,你好利索了吗就来挑毛病了。

“这算是预支的,药效一旦过去,身体会变本加厉给你疼回来,”白藿香也没在乎这句话:“真要是破开了玄武局。等回去,可得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程星河一乐:“真要能好好回去,大家都高兴——别说十天八天了,躺他个一年半载又怎么样?”

可我看得出来,他眼神里的患得患失。

大家,真的能全须全尾的回去吗?

前面两个局已经这么难对付了,最后一关的阵心和阵物,只会比前两关更难过。

能把这地方破开,像是结束了一个漫长的噩梦。

不过我也装成满不在乎的样子:“你要想白吃白住,那不大行,叫南派送房租。”

“不是,七星你什么时候钻钱眼里去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大家都跟镜花缘里的两面国人一样,表面没心没肺,背后心事重重。

休息的差不多了,我们打起精神重新出发——仙药开始起作用,大家精神都好了起来,宛如开了外挂,身上像是凭空多了很大的力量。

一边走,程星河一边努力恢复他平时的吊儿郎当:“七星,你说着地方的镇物到底是什么?真是大王八?真要是这玩意儿,不大好办——这东西出了名的刀枪不入,怎么砍开?”

“那谁知道,”我答道:“咱们一直不都是这样吗?走一步算一步。”

不过我却琢磨了起来,迷魂阵——那能是个什么阵?

能让人笑着死的,又是怎么回事?

苏寻手上因为射了过多元神弓,划出来的细小伤口已经痊愈了——正在摩拳擦掌,看看这个阵到底是多大的来头。

那道石梁看上去是很长,但是一步接着一步,也不知不觉就走到头了——好像大多数人的人生一样。

大家都打起来了精神——不管前面是什么,齐心协力,总能过去。

临出去的时候,我也长了个心眼儿,拿了金丝玉尾,把大家的腰都捆在了一起。

这是在面对未知的时候,最保险的方法。

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迈出山洞的最后一步,我又回头望了一眼。

青蛉……我不会死在这里的。

熊皮人和那些江家人,也不会就这么罢手——他们一定会追进来阻止,等再遇上了,我亲手给你报仇。

不过,她的死,其实可想而知——手下的命太多了,也许,只剩下了这一个结果。

程星河临出去,还来了一句:“约好了,咱这一进去,谁都别得老年痴呆——至少记住,自己姓甚名谁。”

哑巴兰不乐意了:“你才痴呆呢!谁还能把自己名字给忘了,演韩剧呢?”

可这个时候,苏寻忽然说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他的耳朵是最灵的。

我也竖着耳朵听,是有,但是并不分明。

而江采萍也一把抓住了我:“相公,洞口附近,有东西!”

我也觉察出来了——是有一股子很奇怪的气。

可这个气跟之前桃花乡的还不太一样,缥缈柔和,似乎并没有藏着什么杀机。

人不可貌相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

“对面不知道是什么。”我说道:“大家都小心点。”

我打头,攥着七星龙泉越过了那个洞口,光线强烈的让人睁不开眼。

可就在这一瞬,我忽然觉得后背一痛。

像是被谁给扎了一下。

白藿香?

奇怪,刚才她不是把我给整治好了吗?怎么又来?

可一侧脸,白藿香并没有在我身后,强烈的光线下,她在我左前方。

那能是谁。

而电光石火这一瞬,耳朵里一阵轻微的耳鸣,可这个耳鸣,跟之前的不大一样——像是一首笛子曲。

有人吹笛子?

刚才苏寻说的,肯定是这个。

而且,不光是笛子的声音。

这个声音里,夹杂了很多奇怪的声音。

“不好了!”

我听到身后一阵噼里啪啦倒下去的声音,心里顿时一紧,接着,我就听见江采萍的声音:“相公,这是眼!”

眼?

下一秒,我忽然觉得天旋地转。

困——我从来没这么困过。

竹笛的声音,像是一首安魂曲,眼皮越来越沉,脑子里面一片发空。

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耳边缓缓的响了起来:“睡吧……”

那怎么行?

可不光眼睛,整个身体都像是有千斤重,我听到了“咕咚”一声。

我……也倒下了。

最后一个残片的意识是——不愧是玄武局第三个关卡。

就这么被搞定,兵不血刃,也他娘太没面子了……

耳边一阵纷乱,敲击声,拍打声,流水声,甚至——人声鼎沸的声音。

“你醒了没有,醒了没有?”

我立刻警觉了起来,猛然睁开了眼睛。

我——躺在了一张床上。

那个声音,是个甜而软糯的少女声。

在一扇绷着白窗纸的窗户外面。

这是——哪儿?

外面的,又是谁?

“你谁啊?”

外面的声音沉默了一下:“可真是睡讷了,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我是你没过门的新娘子。”

新娘子?

我一下愣住了。

我什么时候有新娘子了?

下一瞬,我忽然蒙了——说起来,我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