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1580章 万灵之窟

“咱们照着规矩,这一天不能见面,”外面的声音说道:“你快快起来,去买香油。”

香油——买香油干什么?

啊,对了,新郎新娘结婚之前一天,是不能见面的。

见面不吉。

香油,也是因为喜宴上需要香油,要跟管姻缘的神仙祭祀,祈求保佑情定三生,琴瑟和鸣。

原来我要结婚了。

“知道了。”

“外头凉了,”那个甜甜的声音说:“新衣服给你挂在院子里,记得穿上——对了,出门也要当心些,万万莫要跟外地人说话,这一阵子,万鬼窟的事情可怪吓人的。”

万鬼窟?我想起来了。

南山腰有个窟窿,说是上古的时候被神仙给封了,但是后来有不知死的上去一探究竟,揭开了符纸。

这一下,南山腰的妖怪就开始出来作祟,那东西很狡猾,经常装成了人的样子,跟人套近乎。

一旦你相信了他们,他们就把你吃掉,揭了你的皮披上,三石头街张大爹就是这么没的。

所以,现在一见操着外地口音的,人人心慌,操着扁担要打出去的。

“知道了。”

我理所当然下床,院子的晾衣竿上果然挂着一件衣服。

料子很好,针脚很密,我很喜欢。

我披在了身上就出了门,说话的姑娘已经不见了。

推开院子门,四周围阳光明媚,依山而建,一条河蜿蜒曲折,从山下盘过,波光粼粼,是个桃红柳绿的村庄,好像年画里描绘出来的一样。

村庄不光鳞次栉比,人也不少。

之所以吵嚷,是因为街道繁华,门外就有很大的集市。

商店街。

商店街?

可一想起来了这三个字,我心里忽然就觉得一阵奇怪,好像——似曾相识。

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熟悉也没什么——今天可能真是睡讷了。

买香油去。

风很和煦,街道远处,还有一块一块的农田,有水萝卜,芝麻,小白菜,还有背着斗笠的农民,踩在泥水里的牛。

桃花源一样的地方。

我长长吸了一口气,阳光温暖的撒在了身上,别提多舒服了。

这地方安静祥和的,简直不像是真实存在的。

往坡下一走,我忽然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我怎么就一个人?

怪了,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我——不应该是一个人吗?

具体说那哪里不对劲儿,我也形容不大出来,挠了挠后背,无论如何,先买香油吧。

越往下,集市里就越热闹,有烙饼子的,有吆喝茶水的,有举着大串糖葫芦的:“新山里红——饱芝麻,甜来!”

还有挎着篮子的小姑娘,满篮子都是娇美欲滴的白兰花:“隔夜香!”

这些声音杂糅在一起,很好听。

青石板路干干净净,巷子很长,这里的人安静淡泊,有的笑,有的靠着梁柱望天。

虽然这地方很舒服,可那种不对劲儿的感觉再一次出现了。

这里越安逸,我却越像,有什么急事儿——耽搁在心里,像是一枚卡在了深喉的鱼刺。

可到底是什么急事来着?我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对面三三两两,过来了几个才下学堂的小孩儿,嘻嘻哈哈正在打闹,对了,好像,我身边是应该也有人才对。

但是,我孤身一人,走在了街上。

身后,什么都没有。

我停住了脚步,盯着这个街道,心里一阵迷茫。

我好像——真的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而这个时候,一群人正指着街头议论纷纷:“你看看,又出事儿了。”

“准是遇上万鬼窟里的东西了!”

“惨呐!”

我挤进去一看,心脏猛然像是凝结住了。

墙下躺着个死人。

那个死人干瘪枯瘦,肚子已经完全凹陷,如同一个锅。

饿死的?

可诡异的是——他脸上竟然带着一抹笑容。

像是发生了很开心的事情。

他的命,是被万鬼窟里的东西吃掉的。

“总的想想解决办法。这样下去不行——人要给吃光啦。”

“可怎么想法子呢?谁也不知道,那个饿鬼藏在哪里,什么模样,他会七十二变啊!咱们有力气,也没地方使。”

“没错,说不定,那个鬼就在咱们身边呢——是不是你?”

“放屁,我看是你!”

对啊,这么下去怎么行。

“我有法子。”

场子里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看向了那个方向。

那是个阴阳先生,举着个旗,上面写着“通天神算”。

那阴阳先生阴测测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东西,只有四辰龙命能克制——找个四辰龙命的放上山,那东西把人吃了,跟龙命相克,必死无疑。”

“四辰龙命?这是个什么名?”

我却大吃一惊。

我——就是四辰龙命。

“那四辰龙命被吃了……”一群人面面相觑:“不也没命了吗?”

“死他一个,大家平安,划算。”那先生斩钉截铁。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那谁是四辰龙命……”

就在这一刻,忽然有个人抓住了我,就往外拖:“我有话跟你说……”

我猝不及防,差点没被带一个跟头,但是出于本能,反手就对着那个人劈了过去。

这是个外地口音——外地口音,危险。

而且,我身手很好,能打狼。

那人没想到我下手这么狠,翻身躲过——街边家具店,正有个柜子:“你听我说,就一句……”

我一脚就把那个柜子踹翻,后头躲着的那个人大骇,快的像是一个猿猴,翻身还想走,我两脚缠在了他脖子上,死死往下一压,“喀”的一声,那人骨头就是一声脆响,直接趴在了地上。

“你胆子不小。”

那人被我死死压住,看不见脸面,明明痛苦至极,却还含含糊糊就说道:“你要倒大霉了……”

倒大霉?

什么意思?倒大霉的,不是你自己吗?

“你中了招,什么都忘了……”那声音继续说道:“这是玄武局的迷魂……”

我耳朵里嗡的一声,玄武局,好耳熟的三个字。

“这是什么人!”

还没听清楚,周围的人全反应过来了,群情激奋,就是一阵暴喝:“敢在我们这里当街伤人?”

“好像是外地口音!鬼,八成是山上下来的鬼!”

接着指着我说道:“这不是李家郎君吗?”

“李家郎君出了名的身手好!太好了,有他在,就安心了!”

李家郎君,自然说的是我。

哦,对了,我姓李。

“抓住他!抓住他!”数不清的人拥了上来。

“快点想起来——有人等着你呢!还有,你再想不起来,你的下场,也跟那些尸体一样……”

“我呸!”那人话还没说完,有人上去就给他来了一口唾沫:“什么乱七八糟的怪话?哥几个,绑到了官衙,站笼子去!”

“等一下!”我立马拦住了那些人。

所有人盯着我:“李家郎君,怎么了?”

“这人想说话,让他说完!”

可周围的人异口同声:“狗急跳墙,听他放屁。”

接着,那人被揪走了,还大声说着:“你再耽误下去,时间不够,走不出去……”

我却对那话十分在意,立刻追上去想问清楚——什么是玄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