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84章 我的婚礼

那种痛苦,几乎让人无法呼吸,恍惚之间——只觉得自己要死了。

“李北斗!你醒醒!”

隐约之间,听到了这个声音。

夹杂在其中的,是一声尖叫。

耳边越来越乱,像是人仰马翻,末日将至。

人中一阵剧痛,睁开眼睛,才发现周围不少人,为首的,就是脸色铁青,但眼神依然澄澈的大舅哥。

老板娘正在一边啜泣,一见我醒过来,眼睛就亮了,但不敢靠近。

原来,我刚才突然不省人事,老板娘吓的够呛,没顾得上自己的名声,就大叫了起来,把街坊邻居全引过来了。

“啪”的一下,一巴掌就落在了我脑门上,大舅哥的声音气的发抖:“大好日子在眼前,你还跟这个狐狸精厮混——你拿我妹妹当什么了?”

我想辩解,可脑子一片浆糊,辩解不出来,倒是老板娘护在了我身前:“你别怪他——是我自己勾引的他!我不争,也不要,我就想夜长衾凉的时候,身边有个伴儿!”

我心里猛地一震。

不,这个时候,挺身在前的,应该是男人才对。

但为什么,我浑身簌簌发抖,只觉得寒颤丢人,恨不得躲在了她后面,让她替我承担一切。

我好像,是个十分胆小怯懦的人。

更不对劲儿了,我原来是这种人吗?

这个人生,很陌生。

而金毛狗也窝在了一边,不跟之前一样护着我了,像是在说,自作自受。

大舅哥气的发抖,抬起脚要把老娘娘踹开,可被人拦住了,是苏先生:“你别动气,别动气——明儿的宴席吹鼓手都定下来了,要影响了婚事,耽误多少钱?再说了,面子也过不去啊,这李家郎君年少英俊,哪儿有不偷腥的猫呢?以后过上了日子,就收敛了,大家都是男人,谁不知道谁啊!”

苏先生絮絮叨叨,大舅哥终于收了脾气,跟我一歪下巴,意思是赶紧走,别丢人现眼。

我只得在众人和稀泥的声音里,站起来往外走,继续准备婚礼。

老板娘哭的梨花带雨,我有点难受,可不敢去扶她。

我胆子,这么小吗?

出了门口,一边走,一边望着天。

刚一回头,大舅哥对着我脑门又是一下,疑心我恋恋不舍,还想去看老板娘,但我护着了头,指着天:“我只是觉得——天亮了,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你放屁!”大舅哥跟个炮仗似得,浑身几乎要炸出了火星子来:“娶我妹妹,是不好的事儿……”

苏先生赶紧抱住了他:“舅哥,算了算了……”

不过,他们俩也露出了一瞬间的迷惘。

好像,他们也有这种预感,但是实在不知道这个预感是从哪里出现的。

我耷拉着脑袋回到了新房里,贴囍字,预备新郎的新衣服,直到听见了鸡叫的声音。

有些事情,来不及了。

可到底是什么事儿呢?

百爪挠心,就是想不起来。

东方露出了鱼肚白的时候,我穿上了新郎服,胸前扣了大红花,跨上了高头大马。

唢呐震天,马蹄子滴答滴答落在了湿润的青石板路上。

这是一个汉子,最风光的一天。

我迎来了一个红花小轿子——看着盖着盖头的新娘,抱着镜子上了轿。

镜子驱邪——是怕有邪祟,比如喜丧之类,专门在红白喜事上作乱的东西,听到了喜庆的声音,过来捣乱,有镜子护身,那些邪祟就进不来。

新娘子身姿袅袅,以后,我就是有老婆的人了。

心里一阵喜悦,一阵踏实。

因为高兴,那种不对劲儿的感觉,就越来越淡了。

大舅哥送亲,澄澈的眼睛,眼眶红红的,苏先生劝他,不过隔着半条街,时来时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何必不舍?

大舅哥说,你懂个屁。

他怕新娘子跟着我会吃苦。

他觉得,谁也不如他照顾的好。

喜宴很热闹,整条街的人几乎都来了。

“恭喜恭喜!郎才女貌!”

“比翼双飞,来年添儿子!”

“哇!”

一个啼哭的声音响了起来,是个被“借”来压床的小男孩儿,让宾客碰倒了。

我赶紧把他扶起来,擦了他脸上的泪,随手拿了个苹果给他。

他破涕为笑,抬起了小手。

手心里,是一把糖。

很甜。

我妈一身喜庆的衣装,鬓角插着红绒花的凤凰,坐在了主位上,等着我们拜。

她高兴极了——娶妻生子,繁衍后世,是对父母来说,最好的孝道。

新娘子过了火盆,在苏先生指引下,跟我一起到了堂屋里。

我们肩并肩站在一起,一人一端,共同拿着那个大红花。

“新郎新娘,进门酒!”

等着苏先生给我倒酒的功夫,我忍不住就看向了她。

她身上,有极为好闻的兰麝之气。

大红盖头漫下,璎珞垂垂,风起,我见到了一个尖而不锐的雪白下巴。

很美。

“偷看什么。”她觉察出来了:“又不是第一次见。”

这声音,甜又娇羞,跟天籁一样。

是啊,我们两个,青梅竹马。

“好看。”

这话,是真心的。

她一颤,不知道是不是被红烛,红盖头,还有铺天盖地的红装映衬的,那下巴上,一抹飞红。

“哎,新郎还等什么呢?喝呀!”

我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就要把酒杯给去取过来,可我们共同拉着的红花一抖——是她拉的,意思是告诉我,不许喝多了。

知道知道。

酒十分甘美,大家欢声笑语,这是这辈子感觉不到第二次的安稳幸福。

周身像是在云端上,什么事情几乎都抛之脑后——什么要紧不要紧,着急不着急,都没有结婚重要。

既然是忘了,那就不多想了——能被忘却的事情,大概,都不是重要的事情。

“一拜天地!”

红盖头略略一动,我看见了一张点着丹朱的樱桃小口。

贝齿微露,她也在笑呢!

“二拜高堂!”

她真好看。

我妈的笑容,也和煦:“我儿,终于是长大成人了……”

“夫妻对拜!”

我跟她对着拜下去的时候,心想,这辈子,也就足够了。

苏先生喝了一口茶,拉长了嗓子:“送入洞……”

“咣”!

只听一声巨响,整个天地似乎都为之一震。

身边的碗盘传来了碰撞的声音,有的直接坠地,摔了个稀碎。

我条件反射,就护住了新娘子。

人群之中,忽然有人倒下了。

身体萎缩,肚凹如锅。

我心里猛然一凝。

“化身鬼……”有人尖叫起来:“化身鬼出现了!”

更多的人哗啦啦在我面前倒了下去——简直像是秋收的高粱!

周围一片尖叫的声音。

我心里一震,化身鬼出来了——在哪儿?

这些人,不能就这么死了,他们是我的朋友,为了我来的。

我伸手把一边的烛台抓过来,就要冲过去找出化身鬼,可这个时候,一只手拉住了我。

我一回头,看见了红盖头被揭开,后面是一张绝美的脸,满是凄楚与不舍:“别去——我怕!”

是我的新娘子。

好美的一张脸。

我一瞬间有点失神。

我只是个普通人,我过好了自己的日子就行了——其他的,是我该管的吗?

可这个时候,大舅哥和苏先生,全倒下去了。

不——连个化身鬼都对付不了,都保护不了自己,还怎么保护你?

我非得把那个东西给抓住不可。

我甩开了她的手。

可这个时候,胸口一阵剧痛。

什么东西,穿过来了。

疼……

身边是新娘子的尖叫。

与此同时,一双手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死死抓住了我,几乎是对着我在吼:“现在醒,还来得及!这是玄武局,这是迷魂阵,你忘了你是谁,你是李北斗!”

李北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