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85章 谁敢动他

脑子里出现了一些残损的记忆。

商店街,一个坐在贵妃榻上吃冰棍的老头儿,三个跟我岁数差不多的人在打牌,谁输了脑袋挨一下。

大地苍茫,一条山峦延伸,后面是个很大的风水局。

一个绝美的,几乎跟神灵一样的女子对着我伸出了手,说,我等着你……

黑色的鳞片,面具一样的笑脸……

我是,李北斗?

那些记忆,越来越清楚了。

没错,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等着我来做!

眼前的一切开始模糊,就好像这个世界,就要崩塌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声绝望又无助的声音。

“儿子!”

这声音是——我妈!

我猛然睁开了眼,就看到天花板崩裂,奔着下面砸了下来——我跌跌撞撞过去,手里的烛台横扫,直接把要落在了我妈头顶上的砖石全部打碎。

“咣”!

我护在了我妈前面,眼睛重新清楚了起来。

对,我在结婚。

可刚才那些画面——是怎么回事?那好像是另一个人的记忆,强行塞进了我的脑海里。

也是那个家伙的花招?

而单单是烛台横扫的那一下,力量就极大,随着那声炸响,面前的一切,以我想象不到的力量被全部掀翻,简直像是平地骤然起了一层烈风!

那个怪人也一样,他整个人飞过了门槛,重重的摔到了院子里。

我自己也怔了一下——是知道自己能打狼,可我,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吗?哪儿来的?

不,这不重要。

我立刻回头,想问一句,妈,您没事吧?

可还没等我张口,我妈一把抱住了我,左看右看,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喜极而泣:“儿子,你没事就好!吓死妈了!”

我心里猛然一暖。

我以前听人家说,世上唯一把你看的比自己重的,就是母亲。

我妈对我,也是一样。

但这一下,我就看出来,我妈自己头上,好大一块伤。

可她根本就不知道,她顾不上,一双眼里,只有我。

一股子火从心里轰然升起——敢伤我妈!

我猛然转过头,就看见一个身影摇摇摆摆从院子里站了起来:“李北斗,你别再执迷不悟了,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

“我儿……”我妈死死抱住了我:“那是……化身鬼?”

活生生的人,是假的?

不光我妈,新娘子站在了原地,也簌簌发抖。

她的红嫁衣被划破了一大块,手背上鲜血淋漓。

但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她立刻就把手藏到了背后——怕我担心。

我心里更疼了。

我立马把新娘子也拉到了身后来。

那个王八蛋……我捏住了烛台。

他活不了了。

新娘子回过神,也拉住了我的衣袖:“别,别过去……那个人,把这里的人都给害了……他胡言乱语,肯定是要吃你!”

这里的人,果然是他伤的?

那他就是化身鬼。

我挣开新娘子的手,对着那个人就追过去了。

“哎……功亏一篑……”

可惜,没等到我靠近,那个怪人叹息了一声,消失了。

我还要追,可身后一阵痛苦的呻吟声响了起来。

“哥!”

新娘子跌跌撞撞过去:“郎君,你救救我哥!”

是大舅哥和苏先生的声音。

他们没事儿?

我连忙跑了回去,这一看不要紧,两个人浑身是伤,模样都狼狈极了:“刚才,发生什么事儿了?”

“可多亏了我相公了!”新娘子连忙说道:“要不是他,咱们大家只怕都让化身鬼给吃了!”

“哎呀,少年英雄,名不虚传!”苏先生那个话痨劲儿,立马说道:“舅哥,早先就跟你说,跟李家郎君结亲不亏,你看怎么着!古语有云,嫁人当嫁打虎郎,儿孙满地福寿长……”

大舅哥也没把这一套一套的听进去,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不过眼神就和缓多了,意思像是在说,看不出来,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

而剩下那些幸免于难的人也都围了过来:“李家郎君这身手——没治了!只要有你在,大家可算是安心点了!”

“也是那个化身鬼作死,敢上咱们李家郎君这里来作乱!”

好几个来婚事上帮忙的漂亮姑娘就更别提了,那眼神看着我,就别提多崇拜了,一个劲儿往我这边凑:“李家郎君真英雄!”

我大为高兴,偷偷就在几个姑娘后身捏了几把。

不过,这感觉也有点怪——这动作,轻车熟路,行云流水,可见风流惯了,可心里却觉得十分陌生,像是第一次做似得。

对了,我很会讨女人欢心,难怪老板娘喜欢我。

这不,这几下雨露均沾,把几个姑娘捏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一个比一个娇羞,看着新娘子,倒是羡慕:“还是她有福气!”

“要是咱们也有这个福气就好了。”

“一般人,上哪儿找这个好福气……”

我十分得意。

可就在众星捧月的时候,门口忽然响起来了个阴测测的声音:“你们知道,为什么他能对付化身鬼?就一样——他是四辰龙命!”

这一下,吵吵嚷嚷的喜堂,顿时鸦雀无声。

是,上次要拿我当活祭品来保平安的阴阳先生。

“四辰龙命……”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自然也都听到了那个传说:“就是,专门能对付化身鬼的那个?”

“你们听我的,要想解决化身鬼,只牺牲他一个就行了——否则,化身鬼会变本加厉,你们大家的命,全保不住!”

众人全看向了我。

可下一秒,我就听到耳后“忽”的一下破风声。

是——一根大门闩,冲着阴阳先生打了过来。

而门闩——我心里一震。

是握在了新娘子葱白的手里。

阴阳先生抱着头就躲,而大舅哥一愣,赶紧拉住她:“你发什么疯?”

她气喘吁吁,大红嫁衣下的胸膛剧烈起伏,桃腮全红了,以跟形象完全不同的泼辣骂道:“这个老乌龟,要拿我相公去喂化身鬼?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动我相公一下——我跟他玩儿命!”

我心里像是被极为柔软的东西碰了一下。

她为了我……

我连忙把她手里的门闩拿下来:“你别激动……”

但是,我低声说道:“谢谢你的情意。”

新娘子略略低头,像是羞的不好看我的眼睛:“那,你若真是要谢我——只答应我一件事儿。”

“什么?”

“别老去找香油店的老板娘了……”她抿了抿嘴,声音更低了:“省着钱,给我买糖糕。”

心里像是被甜酒给泡了,从来,从来没有这么甜过。

这边话还没说完,另一边“哗啦”又是一声响,我妈也跌跌撞撞过来了:“要四辰龙命是不是?列位乡亲,你们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要非送出去一个人,那送我,送我!这孩子是我的骨肉,我也有用!”

我耳朵里嗡的一声:“妈……”

我妈已经护在了我前面。

她回头低声说道:“儿子,别怕——有什么事儿,妈在你前头顶着!”

“不是,妈,”我立刻拉住了她:“这件事情危险,你也看见了,我打的过那个东西……”

“就是因为危险,”我妈的声音,是跟美丽华贵外表截然不同的坚韧:“只要你好端端的,妈的命算什么?眼看着,你娶妻生子,妈这一辈子心愿都了了,妈的命,换你的命,值。”我眼睛顿时就酸了。

而下一瞬,好几个来参加婚礼的忽然都齐刷刷的举起了凳子,扫帚,奔着阴阳先生砸了过去:“妖言惑众……凭什么拿活生生的人,去堵邪祟的嘴?”

“我们不听你放屁——我们的命,我们自己保护,拿别人的命趟雷牺牲,活着也不踏实!”

阴阳先生被打的抱头鼠窜:“愚蠢——愚蠢!”

而这个时候,外面更吵嚷了——是整条街的人全来了,手里拿着农叉,扁担。

原来,他们听说,我结婚的时候闹了化身鬼,全过来帮我打鬼。

没一个人要我去为了他们送死。

甚至刚才那个被我扶起来的小男孩儿,也把小板凳搬起来了:“打妖怪!”

我眼眶子一下就热了起来——这里的,全是好人。

那就更不能让化身鬼,害了这里任何一个人。

我非得把鬼给灭了不可。

“你要是想灭鬼,”那个阴阳先生一边鼠窜,一边说道:“我告诉你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