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86章 天地翻转

“鬼就躲在万鬼窟里……去了就能找到!”

说完了,他就跑了:“能不能行,就看你一念之间了。”

他被打出去了。

这个阴阳先生,瘦的好像是个杆子。

不过,竟然也有几分眼熟。

没等我看清楚,一个温暖柔软的身体就抱住了我:“我不许你去!”

是那股兰麝之气,新娘子。

“跟我一起好好过日子,不要去理会那些其他的事情,行不行?”她祈求似得看着我:“别离开我——你冒的了这种险,我不行!”

她明媚的眼睛里,有泪。

我的心一下就软了。

大舅哥在一边目光炯炯的盯着我。

是啊,我要是死了,她怎么办?真的守一辈子寡?

“是啊,结婚要紧!”苏先生立刻絮絮叨叨的说道:“剩下的,可是最要紧的一步了,大家且把刚才的事情给忘了,送入洞房!”

新娘子的手,攥的死紧。

唢呐锣鼓,再一次响了起来。

“这是个好日子,大家都得高兴!”我妈反应了过来,怜爱的用丝帕把新娘子脸上的泪给擦了:“进了婆家,可不能再随便掉泪了——掉的是金豆子,那不是让你郎君破财吗?”

这一下,新娘子破涕为笑,转脸殷切的看着我。

那个视线,谁也拒绝不了。

童子在婚床上打了个滚,笑嘻嘻的让了位置,我跟她进了帐子,被硌了一下。

她噗嗤一笑,原来,帐子里面,压着红枣花生桂圆栗子四色干果。

“早生贵子”。

宾客离开,就剩下我们两个了。

一颗心跳的很厉害。

她低下头,红着脸,给我解开衣服上的纽襻。

这一天,终于来了,她美的像是一幅画。

这是世上最好的温柔乡,她是我的人了。

她闭上了眼睛,睫毛颤的像是黑蝴蝶。

可就在最后一瞬间,我忽然觉得,哪里不对。

她确实是我的人了——可,我的那个人,应该是她吗?

脑子里忽然一个模糊的印象。

“等你,娶我。”

是有人这么跟我说过,我也答应了。

那个人——不是她!

迟迟没能等到,她睁开眼睛,困惑的看着我。

不对,这地方不对!

我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我为什么会忘?

她起来拉我:“郎君……”

我却松开了她的手。

不光我要娶的人不是她——而且,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现在就非做不可。

什么事情……我重新把衣服披上,就闯了出来。

“郎君!”

红帐子里的声音,凄婉绝望又屈辱:“你为什么要丢下我?”

门一打开,两个人就摔在了门口——是苏先生和大舅哥,在听墙根。

两个人都很狼狈,但一见我出来,大舅哥来了个破桌子先伸腿:“你小子洞房花烛夜,上哪儿去?”

我得上万鬼窟。

苏先生立刻拉住我:“你现在这么走了——新娘子怎么做人?你想过没有?子曰,男子汉大丈夫,先成家再做人……”

哪个“子”跟你“曰”的?

大舅哥就更别提了,一下拉住了我:“你今儿别想迈开这个门槛……”

我心里着急,反手一摔,“咣”的一声,他们两个瞬间被甩出去了老远,重重撞在了墙上,把走廊里贴着红喜字的瓶子全部掀翻。

我一边扣扣子,一边往外跑了过去。

我妈也愣住了,就要拉我:“我儿,你去干什么?”

我甩开了她的手:“妈。我很快回来。”

“不行,你要去找那个化身鬼是不是?不许你去……”

我硬是把她的手拽了下来——她到底是个女人,力气没有我大。

“我儿!”

我很快把她的哭喊抛到了脑后。

万鬼窟,在山腰上。

街上还有很多人,看我披着新郎官的衣服跑出来,都大吃一惊:“李家郎君怎么这个时候出来了?”

“别是有什么事儿吧——李家郎君,你上哪儿?”

我奔着山腰跑过去,风在耳边一掠,把衣襟带的猎猎作响。

后面有人追我,苏先生和大舅哥,可我一次都没回头。

我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意愿。

我得要知道,脑子里的残片,是什么意思。

上了山,果然,有一个很深的洞窟。

可洞窟已经被封住了。

我一下就愣住了。

这一瞬,有人从身后盘住我,就要把我给抱摔过去:“早知道你小子这么不是东西,我就不该把妹妹嫁给你!”

“舅哥,稍安勿躁——别闹出人命!”

我死死盯着那个洞窟。

化身鬼呢?阴阳先生呢?那个怪人呢?

“你现在就跟我回去——给我妹妹下跪道歉!”

大舅哥猛然一反扭,我脑袋歪下来,就看到了山下。

这一下,我瞬间就愣住了。

站得高,看的也就远,这地方全部的风水,都映入到了我的眼帘。

“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大舅哥和苏先生都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这地方——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大舅哥给我脑袋上来了一下:“你说什么胡话?烧的你!”

不,是因为这里的风水。

我告诉他们,我们脚踩的这是山,下面的是村庄,本地的风水,是个灵龟地。

山为圆山,形似龟壳,街分四行,犹如四足。

有水贯直流出,如头尾。

灵龟地是极好的风水——地平安,人长寿。

大舅哥和苏先生弄明白了之后,对看了一眼,打断了我:“这不是挺好的吗?”

我说听我完,但是有一样——这个龟,是反着的。

四脚朝天,阴阳逆反。

世上没有这个风水——这个地方,只有天地倒置才会出现。

他们俩又是对看一眼,眼神忽然也凝住了。

没错,世界不可能天地倒置。

也就说——这个世界,是假的。

“假的……”大舅哥一把抓住我:“把咱们生养大的地方,活了这么多年,怎么会是假的?”

苏先生的表情就更迷茫了:“要是假的——那咱们,是什么?”

这地方既然是假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之前一切的不对劲儿,也可以解释了——剧痛,残破的意识。

我们,只怕是在一场梦境里。

“眼……”进入到了这里之前,我听到了这么一个字。

虽然我忘了是谁跟我说的,可这是,什么意思?

“说起来,风水……”大舅哥盯着我:‘你是什么时候,学会看风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