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87章

风水两个字,我似乎并不熟悉,可脑子里,却有清晰的身体记忆。

就好像失忆的武林高手在遇上危险的时候,身体迸发出来的本能一样。

这种反应,错不了。

而且,我一拍大腿,终于想明白了。

那个残破记忆里,恐怕不是“眼”。

而是“魇”。

也就是,醒不来的噩梦。

甚至有人,能通过这种噩梦,跟牵线木偶一样,操控人的行为,决定人生死。

这个“魇”,是从哪里来的?我,又到底是谁?

他们俩一片沉默。

“这不对,”大舅哥重新揪住我,厉声说道:“你当我们傻吗?谁没做过梦?一旦知道这是梦,那人立刻就醒过来了。”

“对呀!”苏先生也反应过来了,一把掐住了大舅哥的胳膊:“真要是在梦里,那一疼,还不醒?”

大舅哥一瞪眼,追着苏先生就要踢:“掐你自己去!”

是啊,我们在这里,也没少受伤,没少担惊受怕,按理说,早该醒了。

这不是什么平常的梦境。

我蹲下,也掐自己。

是疼,但一丝醒过来的意思都没有。

怎么样——才能醒?

还是——根本是我想错了?

不可能,这地方的风水,不是现实世界能出现的。

得想起来,得赶紧想起来。

玄武局,迷魂……

那个怪人的话,倒是浮现到了脑海之中。

难不成,我们是在一个叫玄武局的地方,被什么东西,把魂给迷住了,才出现了这样一个世界?

怪人还说过什么来着:“快来不及了……”

“你也会成为含着笑的尸体。”

“清醒过来,你是李北斗!”

“还有人在外面等着你!”

肯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可不管怎么思索,除了让头一阵剧痛之外,根本就想不出来。

金毛狗也摇头晃脑的到了我身边,趴在我身边,像是在陪着我一起想。

“他这样对不对?”苏先生用肩膀撞了大舅哥一下:“这要不是梦,那他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

大舅哥猛烈的回撞了过去:“你懂个屁,少咒我妹妹。”

如果这真是梦境,那我得赶紧醒过来——那种一直特别急迫的感觉,是因为我还有迫在眉睫的大事要做。

我转过头,一丝没犹豫,跳起来就往岩壁上撞了过去。

“咚”的一声,眼前顿时炸起了一片的金花。

耳朵里也是一阵耳鸣。

还是没醒。

“你疯了!”在耳鸣消退的声音里,脚步声冲我逼了过来:“你真要找死,昨天怎么不找?”

脖子一紧,被揪住了,脑袋上来就被打的发出一声脆响。

“大舅哥,你小点力气——这么下去,他还没撞死,先被你给掐死了!”

如果这是梦,我得赶紧醒过来。

在外面,肯定也有人希望我赶紧醒过来。

可要怎么醒呢?

这一瞬间,我就听到自己一声极为痛苦的呻吟。

不光是我——大舅哥和苏先生,都是异口同声。

腰上猛然就是一痛——几乎要把人给勒死!

果然,大舅哥和苏先生,甚至那个金毛狗,全露出了极为痛苦的表情。

跟我猜的一样——像是一条看不见的绳子,把我们给缠在了一起!

我强忍着剧痛,看向了山下。

可山下熙熙攘攘,跟我们一样受罪的,几乎看不到。

这么说来——我跟大舅哥,苏先生,还有黄毛狗之间,有某种联系。

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可这到底是个什么联系,跟我们一起的,还有其他人吗?

知道真相的,只有那个怪人。

可那个怪人,似乎也没有什么法子让我醒过来。

一种无力的感觉袭来——要从这里醒过来,只能靠着自己。

这一瞬,痛苦减少了一些,我们也就缓过来了。

大舅哥低头盯着自己腰上的“连环疮”,一瞬间也露出了很迷惘的样子:“这到底是什么?”

如果这是真实世界,那我没法解释。

如果是在梦境里,那就能猜出来——是因为身体受到了什么遭遇,才会折射到了梦境之中来。

只是还有一件事儿,我没能确定。

眼前的苏先生和大舅哥,是真的,还是梦境之中虚构的?

他们俩显然也跟我想到了一处去,看着对方的眼神,有怀疑,也有困惑。

是啊,这梦——按理说是一个人做的。

他们也会痛苦——他们又是什么?

得赶紧弄清楚。

我回头看向了那个封死的洞口,忽然想起来了:“这个洞,是谁封的?”

他们俩互相看了看,也没琢磨出来:“是啊,这可是万鬼窟啊,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么大的能力,能把这地方给封上?”

这个洞口被石头封的很密实,一个人做不到。

“你们俩退后。”

“你要干什么?”

我已经弯腰,折下了一段粗长的树枝。

我要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梦。

拿出了全部的力量,对着洞口就劈了下去。

苏先生咋舌:“你疯了——洞口是石头封的,你用个木头劈……”

可他话音未落,“咣”的一声,那个洞口被直接劈开,砖石瓦砾,炸了一地。

既然是梦境,那没有常理,才是常理。

洞口坍塌,里面是一个长而幽深的隧道。

我得找到那个怪人。

一步一步迈进去,内里“哄”的一下,出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像是蝙蝠之类的,阻碍着我们不让进去。

可我的力量很大,那些阻碍我的东西,全噼里啪啦落在了地上。

穿过一重一重的阻碍,果然,在最深的地方,我见到了那个蜷缩成一团的身影。

我吃了一惊——那个身影,竟然也越来越小,像是精气被什么给吸收了一样!

“这——”苏先生有些提心吊胆:“这玩意儿该不会是死了吧?”

“屁话,”大舅哥冷酷的说道:“刚才还吃了人,怎么会死?”

说着,上去要踹一脚来试试。

可那个人低声说道:“千万别动我——我已经被发现,快不行了,时间马上就来不及了。”

我立刻把缩回来,问道:“你说,我应该怎么出去?”

那人的声音越来越低:“去找到魇——除非把魇给打败,否则……”

魇?

制造出这个梦境的元凶?

“否则,别说出不去玄武局,你的命,也保不住了。你会跟那些尸体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