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590章 为自己活

我的呼吸一下屏住了。

这个人的脸,跟我自己的,一模一样。

我,还有个双胞胎兄弟?

还是说……我一把抓住了那个人——不,不应该说是“那个人”。

他是我,我是他——我们是同一个人。

这是,想把我从梦境之中,唤醒的,自己的意识化出来的。

但是下一秒,那个跟我一模一样的脸,对我露出个笑容来。

他飞快的干瘪,消失,跟飞灰一样,连点痕迹都没留下来。

我已经想起来了很多东西,他存在的意义也就没有了。

我回头看着新娘子。

她斜倚在秋千架上,秋千架上,还有新挂的红绸。

她意兴阑珊的摸着那个红绸:“奇怪——这地方,明明是你自己想要的,为什么,你跟其他人不一样?”

对,魇就是这种东西……

之前那些含着笑的怪人,为什么会那么死,也就清楚了——他们只怕也是因为梦魇,进入了梦境之中,导致永远也醒不过来。

之所以醒不过来,也大概是因为,那是一场美梦。

让人不想醒来,只想继续往下沉沦的美梦。

所以,人才会渴死饿死,都觉不出来,脸上,还是带着笑!

那些死灵,组成了这个强大的梦中世界,死的人越多,这地方的力量也就越强大。

难怪,那个我自己的意识变化出来的怪人说,我要是留下来,也会变成带着笑的尸体。

那些在梦境之中死了的人,全是那个样子,也是因为,是我潜意识一次一次的提醒自己,再不醒过来,下场,就会变成那个样子。

新娘子靠近了我,香气越来越浓,搅的脑子里一片混沌。

她盯着我,眼里却是寂寞:“你既然想要,为什么不任性一点?你总是为别人活着——为什么,不选择为自己活?”

是啊,我……为自己活过吗?

每个人都是有惰性的,每个人都是有欲望的——如果现在,一切欲望就能得以实现,那为什么还要去奋斗呢?

这样,也好。

可这一瞬,我额角猛然又是一阵剧痛。

这种剧痛简直濒临死亡,让人瞬间就清醒过来了。

新娘子微微皱起了眉头。

梦,是对现实的投射。

如果这真的是梦境,那我的真正身体,是不是也面临着什么危险?

有人在外面——想方设法,让我醒过来!

新娘子身上的香气更馥郁了,她靠近我,缓缓的,用极具诱惑力的声音说道:“你不用这么急着下决定,先睡一觉……闭上眼睛。”

她的手,盖在了我的眼皮上。

一阵倦意袭来,也许,我是应该休息一会儿。

可下一瞬,我反手就扭住了她的手腕,直接把她怼在了危墙上。

她的大眼睛,满是骇然之色:“不可能……”

但她眼神一厉,像是在说,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一瞬,天地万物,再一次震颤了起来。

“咣”的一声,那道危墙倒下,她身体重获自由,接着,她微微抬起了手。

数不清的树枝,藤蔓,好像活了一样,对着我就纠缠了下来——破风声“唿”的一下,快的像是能把空气撕裂。

我被死死的缠住了,根本动弹不得。

她那让人目眩神迷的笑容,瞬间变的残忍。

她一只手摸在了我脸上,眼神有怜悯,也有嫌恶:“为什么,我把你想要的全给你,你还是不要?你要的,到底是什么?”

是啊,我已经忘了,我要的是什么了。

“别走了。”她的声音跟催眠曲一样,再次柔和了下来:“留下,留在咱们的世界里……”

我只知道,我要的——不是眼前这些。

就在我即将闭上眼睛这一瞬,一股子奇异的力量,从身上猛然炸出。

“啪”的一声,危墙周围的藤蔓,忽然就从我身上松开了。

就连新娘子,也被震退了好几步!

她猛然抬起头:“你……”

可还没等她说出第二个字,她脚下的地砖猛然崩塌,刚才被她召唤过来的藤蔓,迅速把她包裹交缠了起来。

她动弹不得。

我卡住了她的脖子——居高临下,看见她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恐惧:“你怎么可能做到……”

这是我的梦境——出现什么,我说了算。

我可以选择沉沦在这里——但我也可以选择,主宰梦境之中的一切。

传说,这个迷魂阵,是最难走的阵——因为人最难战胜的,就是自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一颗一颗,只有自己最清楚。

这地方真好,可我不能留在这里——我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要紧到,比我想要的一切都重要。

她咬紧了牙,眼神极为倔强:“你的力量,没变。”

你认识我?

恍惚之间,我想起来,认识我的人,似乎有很多。

有人欠我的,也有我欠人家的。

也许,这一趟旅程,就是要为之前的因果,做一个了断。

我听见自己冷冷的说道:“最后一次问你,我要怎么做才能离开这里?”

她嘴角一勾:“你猜。”

“快点!”而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急促的响了起来:“来不及了!”

是那个阴阳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

而他掀起了自己的长衫,露出了腰腹——那上面,是深深的一道子勒痕,有血。

我这才反应过来,那一道看不见的绳子,似乎收的越来越紧了。

我开始窒息,眼前开始发白。

“外头发生了很多事儿——很多人,都在等着你!”算命先生大声说道:“下手吧!”

约略,猜出来了。

打败她?

我伸出了手。

手里凝结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手心接触到了那个东西,是极为熟悉,极为踏实的感觉。

这个东西,好像是叫——七星龙泉?

哪怕现在身体在剧痛,可右臂之中,炸出了极其强大的力量。

那个力量,像是能毁灭一切。

七星龙泉劈破了一切,所到之处,所向披靡。

那光芒,落在了新娘子娇美的,穿着嫁衣的身躯上。

她眼神一凝,地上的青石板拔地而起,就挡在了她面前。

“啪”的一声,青石板分崩离析,露出了她骇然的眼睛。

她想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为什么……为什么没人肯来陪我?”她的眼神,落寞的像是个无家可归的小孩儿:“我不想再被冷落,也不想再被人忘记了。”

可是——梦,要么被实现,要么被忘记。

砖石瓦砾粉碎,藤蔓断裂,金光所到之处,她消失了。

这个地方,跟地震一样,开始颤栗。

很多东西在眼前扭曲了起来。

可是——我皱起了眉头。

我还是没醒!

不光如此,我见到了我妈伸出来的手:“我儿……”

我握住了那只手,这感觉熟悉又陌生。

“娘害怕……”

我也是——我的手攥的很紧。

心里一酸,不想再失去了。

可是……

我吸了口气,举起了七星龙泉。

“咣!”

我从来没想到过,我会有这样的残忍。

苏先生在瓦砾下,已经看愣了,张了张嘴:“我……”

“咣!”

大舅哥的尸体,和塌下来的围墙,全部消失。

转过脸,那个阴阳先生直愣愣的盯着我。

他忽然笑了:“哥,动手吧。”

要离开这里,就得跟这里的一切告别,不管你有多眷恋,多不舍。

阴阳先生,和他身后的枇杷树也消失了。

这地方,成了一片废墟。

七星龙泉的锋芒调转,对向了我自己。

置之死地,方能重生。

我几乎没有多想,身体记忆让七星龙泉划出了漂亮且凌厉的曲线。

这个世界,在金光之中消失了。

我猛然睁开了眼睛。

与此同时,耳边就是一声绝望的呼喊:“李北斗!”

一道锋芒,对着我的脸就劈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