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1592章 那位先生

这一瞬,熊皮人的身体猛然后仰,险险把雷公锥那一下,从自己身上让过去——那一股子雷公锥打出来的破风声,跟他的脸,差不了一指。

我心里一凉——这一下,我已经是尽了全力,速度动作都刁钻,按理说是避不开的,可他竟然真能化解!

雷公锥的力道向着后面炸开,一棵两人合抱的树轰然就炸开了,树枝树叶溅的到处都是。

而我反应很快,抓住了这个机会,七星龙泉炸起一层龙气,对着他就砍。

他既然强,那我就要抢占先机。

龙气已经跟自己融于一体了,哪怕没有金气那么所向披靡,但是也没有金气那么伤身,用起来更合适。

时间是紧迫,不过,不扳倒了他,下面的旅途,会更麻烦。

熊皮人因为刚才那一下,身体本来就不稳,我追的又快,立刻翻转过来,就想重新落下雷公锥。

“不愧是那位先生!”

那些江家人都跟着叫好。

那位先生,这个熊皮没名字吗?

不过,确实是快。

可我更快一步。

龙气对着他手腕一掀,雷公锥还没来得及积蓄风雷之势,就已经被我从手中震脱。

“好!”

刚才那一交锋,速度极快,力道又重,在场的人几乎都没来得及眨眼睛,唯独倒挂在树上的程星河看清楚了:“七星,干得好!”

江家人反应过来,则倒吸了一口凉气,像是在说,把那位先生手里的东西震脱了,怎么可能!

是啊,熊皮人未必比之前见到的那些天阶差,不,甚至,也许能跟公孙统难分上下。

他也吃惊不小,露在熊皮下面的半张脸能看出来,微微咬了咬牙。

他没想到,我能有这个本事。

说实话,我自己都没想到。

可人都是有潜能的——不被逼到了悬崖边上,谁都不知道,真正的自己有多强。

他反应极快,身体凌空翻转,已经翻身去追脱手的雷公锥。

让他拿到,那就麻烦了。

我蓄足力气,奔着他就冲过去了。

风哗啦一声在我耳边掠过去,额头前的头发被全部掀起,就在他的手,即将抓住雷公锥的时候,七星龙泉龙气一炸,奔着他的手就削下去了。

他只能把手收回来,对我来说,最好的选择,自然是自己拿到雷公锥了。

但在熊皮人面前,太多贪心反而会坏事儿,这几乎不可能,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反手一甩,就把那个雷公锥打飞。

不让他拿到也好!

“咻”的一声,雷公锥裹挟着风雷之势冲出去,哗啦一下穿过了树林子,消失了。

“活该!”

程星河更高兴了,就要从树上翻身起来,用凤凰毛把雷公锥给裹回来。

可他在进入梦魇的时候,显然也受伤不轻,剧烈的一咳嗽,凤凰毛才一出手,嗓子里就是一口血。

白藿香立刻回头骂他——不过她也一身伤,骂也没有平时的气势。

熊皮人大怒,知道这不是一伸胳膊就能够到的距离,忽然凌空变招,对着我下巴就踢了过来。

我立刻往后退,但是那一下太快了,我整个人被踢的翻转过去,身体靠着蛟珠的力量,条件反射才稳稳落在了地上。

嗓子眼里一阵腥甜,还没等我抬眼,破风声已经追上来,我立刻转身,避不开了——可没想到,一股子极大的力量出现,硬是生生让拿一下,改了方向!

江采萍。

可这一下,显然耗费了她全部的力量,她的阴气,也一下淡薄了不少。

她在梦魇里,估计也吃了不少苦。

那一下追了个空,“咣”的一声,身后的树直接就是一个洞,木质香气猛然四溅。

“啪”的一声,一道长鞭破空而出,就把熊皮人给拦住了。

“哥!”是哑巴兰的声音:“我跟你一起上!”

我心里一揪——你看见他的本事了,你一起上,不是自讨苦吃吗?

熊皮人一脚奔着哑巴兰就踹过去了——这一下挨上,哑巴兰肋骨留不下一根完整的!

可金毛也抓住了这个机会,矫捷的凌空扑来,奔着那个熊皮人的脑袋就咬了下去。

熊皮人只能放过哑巴兰,拳头一攥,对着金毛重重一击,金毛以跟体型完全不符合的敏捷转身,那一拳打空,金毛变招,咬他后颈,可熊皮人一弯腰,手一抬,一把黑色东西奔着金毛就射了过去。

金毛只能让开,“笃笃笃”几声,那一串黑色的东西直接楔入身后一棵树上,而金毛一避,熊皮人早预判出了后招,另一拳,奔着金毛的肚子就砸下去了。

金毛整个身体被打的旋转飞出,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好!”江家人大喊:“哪怕是个犼,也不是咱们先生的对手!”

熊皮人还没来及起身,可我已经冲过去了:“哑巴兰让开!”

哑巴兰没反应过来,可幸亏苏寻手快,已经把他拽走,在哑巴兰让开的最后半秒,七星龙泉奔着熊皮人就削了过去。

这一下,他避不开了。

我自然不会让我们的人白吃亏。

“咣”的一下,熊皮人的身体整个飞出,重重的撞在了树上。

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大吃一惊,还想挣扎起来,可七星龙泉的锋芒,已经对着他脖子下去了。

熊皮人的身体猛然一僵,立刻往后翻转,可七星龙泉一扬,哗啦啦树木倒下,截住他所有退路。

他要起来,可我一脚已经踢中了他胸口。

金气倏然炸起。

好钢得用在刀刃上。

所有人的呼吸全屏住了。

可没想到,就在这最后一瞬间,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住手!”

我一转脸,呼吸一凝。

江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遗落的雷公锥重新捡了回来,搁在了程星河的脖子上。

“你这次来玄武局,不就是为了这个二郎眼吗?”江年微微一笑:“我现在就弄死他,你就不用继续破局了。”

程星河吸了口气,二郎眼却澄澈又坦然,大声说道:“要是这个时候死,那是我的命数——别管我,该做什么,做你的!我死也不拉别人后腿!”

说着,竟然翻过身子,凤凰毛的光芒炸起,奔着江年的脖子就缠了过去。

他要是没有那么重的伤。可以。

但现在——我心头一紧,速度和力量,他都不行!

果然,他的手还没展开,已经被江年一脚踹在了树上。

我心里倏然一痛。

江年歪头看我:“松手。”